第一百四十六章 偷树

    “庆山叔,赵家沟的村民王碧云今天下午到镇政府举报,赵家沟偷树的人就是古铁柱。镇长派我们下来把人带回去审问。”说起正事,乔爱国一脸的严肃。

    王碧云?那不是铁柱媳妇吗?赵庆山茫然。

    铁柱娘听了乔爱国的话,哭声被卡在了喉咙里,张大的嘴巴和不停滚落的泪水,让她显得很无措。

    “原来是这个死婆娘做的好事。”古铁柱大怒。从去年到现在,古铁柱一共才偷卖了两次树。去年年底的时候卖了一根,是古铁柱背到山那边的三阳县卖的。上个月卖了四根,有几个掮客路过赵家沟,古铁柱刚好撞上了,主动凑上去捞的生意。

    .要不是他娘的身体实在撑不下去了,古铁柱绝对不会去打大青山里那些树的主意。

    铁柱娘的身体不好,整天要好的吃食养着,铁柱家本来就穷,怎么有钱给铁柱娘买好吃的?

    去年过年前,铁柱娘又一次晕过去了。赵庆山去给铁柱娘扶了脉,断定铁柱娘的身体亏损太厉害,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背着人,赵庆山告诉古铁柱,让他尽量对老娘好些,铁柱娘活不过三年了。说完后,赵庆山还塞了两块钱给古铁柱,意思是让古铁柱买点好的给老娘吃。

    古铁柱大恸。他的娘,这辈子还没过上一天好日子,只剩下三年的命,还是病病歪歪的。

    有赵庆山的两块钱,古铁柱给他娘买了几只鸡补了半个月。眼见着老娘的身体一天好过一天,古铁柱心里对赵庆山的感激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两块钱花完后,铁柱娘撑了半个多月,又病倒了。

    古铁柱是个孝子,为了让老娘吃口好的,把眼睛瞄向了大青山上的树。深山里,过百年的大树比比皆是,就算他砍上一两棵,小心一点,人家也发现不了。

    古铁柱第一次偷的那棵树卖了十几块钱,抠抠搜搜地用了大半年,还是用了个精光。有一就有二,不死心的古铁柱找了个时机去深山里放倒了四棵树。

    古铁柱上次卖树的时候听说了,砍倒后晾上一两个月的树卖的价钱要高些。四棵树,差不多能卖八十多块钱,够他老娘舒心一点过完剩下的两年了。

    刚被戴上手铐的那一刻,古铁柱怀疑过是不是那几个买树的掮客被抓了,把他供了出来。古铁柱没有反抗,从他做了这件糊涂事开始,古铁柱就有心理准备,他犯法是事实,被抓也是应该的。

    看见赵庆山,古铁柱心中的愧疚让他深深地低下了头。赵庆山是赵家沟的村支书,他古铁柱是周家村的村民,他犯事,其实也等于往庆山老书记的脸上抹黑。

    面对着赵庆山,乔爱国肯定要解释一下抓古铁柱的原因。做为赵家沟的村支书,赵庆山有权利知道古铁柱到底犯了什么事。

    听乔爱国说王碧云去镇上举报,古铁柱才明白他的被抓并不是因为那几个陌生的掮客。

    这一瞬间,古铁柱觉得自己的心中好恨!恨不该自己说漏了嘴,被王碧云那婆娘看破了端倪。

    王碧云可真狠哪!他打了她几顿,她就暗中想要自己的命?上次庆山老书记开会时说了,偷树的人被抓到,说不定会被枪毙的。他死了不要紧,他的娘该怎么办?两个孩子该怎么办?王碧云一点都不顾夫妻之情,指望以后她会照顾老娘和孩子?那是不可能的事。

    “领导啊!您会不会弄错了?王碧云可是我的儿媳妇,我儿铁柱的婆娘啊!她怎么会去举报铁柱?”古大娘抬起袖口擦了擦眼泪,走到乔爱国身边问。

    古大娘的脸上满怀希望,像是要从乔爱国嘴里看出个“不”字来。王碧云嫁到他们古家七年了,古大娘自认从没有苛刻过王碧云这个媳妇。王碧云又不是疯了,怎么会去举报自己的男人偷树?

    面对着古大娘那张满怀希望的脸,乔爱国的心里满是同情。弄错举报人?那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乔爱国出发之前已经把举报人的资料了解的清清楚楚的,毕竟,他不可能带着公安胡乱办案不是?

    乔爱国的心中满是感慨,真不明白现在的人怎么了,一天的时间他就遇到两桩被自己的亲人举报的事。吴金凤那件事还可以说一句“婆媳本是天敌”,王碧云这又是为了什么呢?十年修的同船渡,百年修的共枕眠,夫妻之间真过不下去了,离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总好过想要送枕边人进监狱吧?

    赵庆山和赵有田也惊呆了。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王碧云,居然去举报丈夫古铁柱偷树,记得上次开村民大会时说的清清楚楚的,偷树的人会被严判。

    还是说······王碧云巴不得古铁柱去死?赵庆山想到这里,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赵庆山想起上次乔爱国带着几个干部下乡来调查的时候,那封举报信。

    那封举报信上的字迹,赵庆山此时回想起来,分明就是王碧云的字迹。王碧云未嫁人时和赵芸香玩的好,王碧云肚子里的墨水差不多都是赵芸香教的。

    赵庆山上次光从赵家沟几个上过学的人身上想了,漏过了王碧云。

    从赵家沟到三合镇的路不好走,其中有一段山路只能容一人走过。

    赵庆山留乔爱国他们去他家住一晚上,等天亮后再押着古铁柱回镇上。

    乔爱国征求了几个公安的意见后,点点头同意了。今晚的月色不亮,夜里赶路的速度也提不上来,还不如在赵庆山家休息几个小时,等天亮的时候再押解古铁柱回镇上也不迟。

    就这样,天刚蒙蒙亮,赵庆山就跟着乔爱国他们一起来了三合镇。

    赵国辉家里,几个人听完赵庆山的话,全部沉默了。

    赵芸香是由古铁柱这件事想起了自己。多亏了弟弟赵国辉想事周全,替她办好了青山市食品厂的委托书,她才能逃过一难。要不然,凭着吴金凤的狠劲,举报赵芸香投~机倒~把,赵芸香昨天上午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