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改变

    周志新不说话,是因为心虚。

    从赵庆山的叙述中,不难听出赵庆山对王碧云的痛恨。做为妻子,丈夫古铁柱犯了错,王碧云应该劝他悬崖勒马,或者找村里的干部把古铁柱偷树的事补救一下。

    王碧云在村里半句口风都没露,一连两次去镇上举报古铁柱,她的打算可想而知。她不仅仅是要让古铁柱倒霉,还想把赵庆山和赵有田给拉下马。毕竟,管辖的村子里出现了古铁柱这样的“害群之马”,赵庆山和赵有田脱不了一个“工作失职”的责任。

    难怪俗话说:升米恩斗米仇。从王碧云身上,赵庆山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心凉。

    周志新由古铁柱被妻子举报联想到了自己的老娘吴金凤。吴金凤因为看不顺眼赵芸香,跑到镇上举报赵芸香“投~机倒~把”,她的做法和王碧云比起来也不相上下。

    周志新更担心赵庆山知道了吴金凤的事,会和他翻脸。赵庆山是个护短厉害的,赵芸香被吴金凤这样对待,赵庆山知道后肯定不会罢休。

    赵国辉的沉默是在思考。从古铁柱这件事上,赵国辉怀疑上了人性的可怕。被外人捅一刀,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被自己的枕边人捅一刀,该怪自己眼睛瞎了吗?

    万一有一天他赵国辉倒霉了,不知道徐丽琴会怎么做?是会像古铁柱的婆娘一样“大义灭亲”?还是会不离不弃?

    周家胜是没有听懂赵庆山话里的意思,他只听到古铁柱因为偷树被公安抓走了。至于谁去举报的?还有古铁柱会被判什么样的刑?周家胜的年纪还小,都不懂。

    只有文梓青和周园园两个,面上一片平静,心中却是思潮起伏。

    周园园记得上辈子的时候,赵家沟有个村民偷树被判了死刑。

    判决下来后,村民的老娘带着孙子和孙女喝农药自杀了。赵庆山认为量刑太重,为那位村民四处奔走。

    结果,那位村民的老婆站出来污蔑赵庆山,说赵庆山垂涎她的美色,才让人抓走了她丈夫,逼死了她的婆婆。她丈夫根本没有偷树,身上的罪名也是赵庆山勾结公安硬按上去的。

    赵庆山被气的当场脑溢血,一头栽下去后再也没有起来。

    可是,这件事明明是两年后才发生的呀!这一世怎么提前了这么多?周园园百思不得其解。

    前世的时候,周园园还小,并没有留意偷树的村民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污蔑外公的那个女人是谁,只知道那个女人和她妈妈赵芸香有点牵连,好像是赵芸香未出嫁时在赵家沟的好友。

    赵芸香因为赵庆山的死,内心一直责怪自己交友不慎,不到三天时间,满头乌黑的头发有一小半变的花白了。直到赵芸香收到周志新要复员回家的信后,赵芸香的脸上才开始有了笑容。

    现在看来,前世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就是王碧云无疑。想起前些日子王碧云信口污蔑赵芸香和文玉伦有染的事,想起王碧云腆着脸凑到他们家要好处的事,周园园觉得满心的厌烦。

    两年后发生的事提前到了两年前,这预示着什么呢?周园园紧皱着眉头继续思考。

    不过,前世的时候也没有吴金凤被抓进派出所这回事,周志新此时也好好地呆在部队里,并没有回周家村。看来,说不定是因为自己重生这个“蝴蝶的翅膀”,改变了事情发生的时间?

    一转眼间,周园园想了这么多,她的脸色变了几变后,才恢复了平静。

    文梓青一直盯着周园园,从周园园的脸上,他看到了惊讶,愤怒,伤心,了然······

    照理说,这些情绪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出现在一个六岁的小女孩身上。看来,虽然不能直接判定小丫头就是重生的,起码也能看出小丫头和自己一样有着奇遇。

    至于古铁柱和王碧云是谁?文梓青才没有兴趣去了解或者同情他们。这个世界上,能获得文梓青关注的人并不多。

    “爸,这件事你不要管了,古铁柱自己犯的错自己要承担,更何况举报他的人是他自己的婆娘,一个大男人,连个婆娘都管不住,怪的了谁?”赵国辉说话很实在。

    说白了,古铁柱偷树是事实,镇领导如果为这件事批评赵庆山,那也是没法子的事。村子里那么多人,一个人一条心,没理由赵庆山管头管尾抓生产管赵家沟的建设,还要管着人家的婆娘不去举报自己家汉子?

    这些年来,赵庆山把心思都花在赵家沟了,加上前些年在战场上受的伤,赵国辉觉得自家老爹看上去老了不少。赵国辉劝过几次让赵庆山卸下书记的职务好好休息,这倔老头都不干。正好,这次的事一出,说不定镇领导会罢免了赵庆山的书记职务,赵庆山也能好好休息休息。赵国辉盘算着。

    “我知道,我只是觉得古家嫂子太可怜了。”赵庆山摇了摇头,把脑海中铁柱娘拉着他要下跪的场面给摇了出去。

    “爸,我觉得国辉说的对,有时候好心帮人,别人未必会领情。”周志新也搭了一句。

    周志新是一名军人,遵纪守法是每个军人刻在骨子里的烙印。铁柱娘虽然可怜,但是古铁柱罔顾国法也可恨。古铁柱家是穷,但是穷人难道只有偷盗这一条出路吗?世上的路万万条,古铁柱偏偏选了一条宁愿犯罪也不愿意求人的路,又怪的了谁?

    “我······我不稀罕别人的感激,我只是想无愧于自己的内心。”赵庆山站起身子,沿着吃饭的四方桌转了几圈后,说道。

    古铁柱是赵家沟的村民,赵庆山作为赵家沟目前的村支书,如果什么都不做,他又怎会心安?

    “外公,铁柱叔叔会被枪毙吗?”周园园忽然间的一句话,让大家伙都愣住了。

    枪毙?偷了几棵树就要枪毙?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这个年代,为了对其他人造成威慑,量刑一般都会比较重。古铁柱偷盗国家财产,罪名可不轻。

    “这······不能吧?”赵庆山犹豫了一会儿,才吐出这么一句话。说实话,赵庆山的心里七上八下的,他还真不知道古铁柱会受到怎样的惩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