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放了

    “园园,小孩子家家的,不知道别胡说。”周志新见岳父的脸色难看,急忙责骂着女儿。

    “园园才不会乱说话。”赵芸香不高兴了。她的女儿一向乖巧懂事,就算猜测一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前世因为这个古铁柱,赵家有什么事发生吗?文梓青飞快地在记忆中翻找着有关赵家沟的资料。

    赵庆山是文屹然的好友,前世的时候,文屹然生病,刚好赵庆山也是麻烦缠身,不能及时去青山市看望文屹然。

    接着,赵庆山死了,文屹然也没活多久,这一对好朋友,昔日战场上的好兄弟,一起前后离开了人世。

    而造成赵庆山之死的直接原因,正是那个王碧云。想到这里,文梓青的眉头皱了起来。

    这个王碧云脸皮够厚,心肠也毒辣,这样的人,该不该提前结果了她?文梓青思考着。

    不行!前世不同于今生,今生的王碧云还没有影响到赵家,为了一个可能下手结束一条生命,文梓青自认下不了手。

    “爸,您今天来镇上是不是有事要办?您办完事后,我们娘儿三个一会儿跟您一起回赵家沟。”赵芸香眼神亮晶晶的看着赵庆山,神色间带了一点期盼。爸爸这段时间心情不好,有他们娘儿三个陪在身边,想必会开心一些。

    “芸香,是咱们四个,咱们四个一起去爸家住多几天。”周志新见赵芸香说话间撇开了自己,急忙纠正了一下。周志新打定主意了,在他休假的这段时间里,芸香去哪里他也去哪里。芸香正生着气,如果任由她自己带着两个孩子回了娘家,周志新可以断定自己的下场一定很不美妙。

    赵芸香白了周志新一眼,想反问一句:“谁要你去?”到底还是给周志新留了几分面子,没有当众反驳他的话。

    有情况!看女儿女婿之间的互动,赵庆山可以断定女儿和女婿肯定闹矛盾了。为女儿的担忧瞬时间盖过了赵庆山对古铁柱一事的关注。

    三合镇派出所,小张一早来上班,就去打开了小黑屋的门。几个同事昨天出任务去了,说好了今天由小张和老江一起审讯吴金凤。

    在小张看来,吴金凤这么个农村老娘们,在小黑屋里关上一天也算是给她个教训。时间久了,不知道会不会关出毛病来。

    “爷爷,我不敢啦!爷爷,对不起!”

    小张一打开门,就听到吴金凤嘟嘟哝哝地说着什么。

    小黑屋的门一打开,光线从门外**屋里,小张就着那点光亮,看见吴金凤正跪在地上,嘴里嘟哝一句后,就把头往地上磕一下,显得很是虔诚。

    “吴金凤,出来。”小张站在门口叫了一声。

    虽然吴金凤的样子有点奇怪,小张还是没有放在眼里。小张进派出所工作不过几个月,形形色色的人却见过不少。装疯卖傻企图逃避惩罚的人也有,吴金凤这样的,算是小儿科。

    “吴金凤,再不出来我关门了。”小张又呼喝了一声,心里有些不耐烦。

    这一回,吴金凤听到了。只见她呆滞地转过脖子,看见站在门口的小张后,脸上闪过狂喜的神色。

    从昨晚见到那个酷似周革命的那张脸开始,周革命死时灰败的样子就不时出现在吴金凤的脑海中。吴金凤扯着嗓子叫了好久的“有鬼啊”“放我出去”之类的话,可惜就算喉咙喊破了也没有一个人理她。

    吴金凤不敢睡觉,一闭上眼睛,吴金凤就会梦到周革命一脸狰狞的样子。吴金凤只好跪在地上向周革命请罪,道一句歉磕一个头,就这么过了一夜。

    见昨天来过家里的小公安站在门口,吴金凤才觉得自己终于算是活了过来。她顾不得跪地麻木的双腿,站起身后跌跌撞撞地从小黑屋里冲了出来,像是屁股后面有什么东西追她似的。

    老江已经在审讯室等着了,今天他们派出所很忙。比起古铁柱的那件事,吴金凤的事只能算是小事,老江和小张都想快点打发了吴金凤,好为接下来提审古铁柱做准备。

    经过一番的批评教育后,吴金凤终于走出了派出所的大门。

    三合镇派出所对面的一栋居民房里,王碧云站在开了一条缝隙的窗后,偷偷观察着派出所的动静。

    见到吴金凤从派出所里出来,王碧云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

    王碧云认识吴金凤。作为赵芸香的闺中好友,赵芸香出嫁的时候,王碧云做为送亲的好姐妹到周家村转了一圈。

    第一眼看见吴金凤,王碧云就知道这个女人不好惹。之后的日子里,王碧云只要想起赵芸香在吴金凤的手下战战兢兢地讨生活,心里就舒爽的很。

    此时才早上八点半,公安上班也才半个小时。王碧云一晚上没睡觉,为的就是亲眼看见古铁柱被抓进派出所。

    只有亲眼看到古铁柱被抓,王碧云才能计划自己的下一步。那个山旮旯的赵家沟,那个穷的叮当响的破家,王碧云不想回去了。

    王碧云很确定早上并没有看见吴金凤走进派出所,那么,吴金凤现在从里面出来,是不是代表着吴金凤是昨天被公安抓进来的?

    王碧云只要想起这个可能,心底就高兴的直冒泡泡。有一个被抓进派出所的婆婆,看赵芸香以后还敢不敢在她面前得瑟?

    赵芸香从来都不知道王碧云会这样看她。赵芸香和王碧云交朋友,一个原因是王碧云自己凑上去的,另一个原因是赵芸香同情王碧云的家庭困苦,愿意伸把手帮她的忙。

    王碧云自己的内心有些扭曲,才把赵芸香的一片好心了歹意。所以说,内心肮脏的人,看别人都是肮脏的。内心阳光的人,看别人也都是一片阳光。

    赵国辉家,大家伙儿讨论了一下古铁柱的事后,也就放开了。毕竟,古铁柱和赵家的关系并不亲近,赵庆山只是出于村支书的职责,才想着出来找王碧云。

    王碧云昨天到镇上举报了古铁柱后,一直没有回赵家沟,赵庆山想着找到王碧云后劝上几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