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拦路

    周家村人求上门去,马神婆很少会拒绝。

    相传,只有那些“罪有应得”的人,马神婆才不会出手帮忙。

    周大军拒绝的话刚说完,周春平的脸色就黑了下来。

    不期然的,周春平的脑子里浮现出那天吴金凤被抓走前,马神婆张开双手仰天长叹的情景。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法网难逃。冤魂索命,子孙不孝啊!”

    马神婆那几句神神叨叨的偈语到底是什么意思?

    冤魂索命?冤魂索命?难道吴金凤真的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有冤魂来向她索命?

    周春平越想越觉得心惊。吴金凤天天晚上“见鬼”应该就是冤魂索命,可是······子孙不孝又是什么意思?他出生后没多久父母就死了,正经的长辈只有爷爷周革命一个。难道说······当年爷爷的死······有隐情?

    不得不说,人类的想象力是无穷尽的。周春平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怀疑有道理,当年,爷爷虽然腿脚不方便,身体却很健康。如果没有人捣鬼,又怎么会几天就倒下了呢?

    周春平越想越觉得吴金凤可疑。

    俗话说,疑心生暗鬼。周春平怀疑上吴金凤后,怎么看怎么觉得吴金凤碍眼。见吴金凤白天呼呼大睡,晚上大吼大叫的,周春平渐渐有些不耐烦起来。

    周春平的态度就是周家人行事的风向标,周春平对吴金凤不耐烦后,几个小辈对吴金凤也渐渐怠慢起来。

    周志美的脚裸好了,却还是赖在娘家没回县城。周志美那天和王小强吵架后,心里憋了一口气,要等着王小强服软来接。

    谷大花这几天快忙死了。周志强“脚扭伤”后,为了看起来像样一点,周志强天天躺在床上,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就连上个厕所,也扯着嗓子叫谷大花。

    谷大花嫁到周家到现在,一直没这么忙碌过。之前吴金凤两老的家务基本由赵芸香囊括了,谷大花只顾着自己的小家就好。

    这些天来,吴金凤躺在床上养病,周春平和周志美都是在周志刚家搭的伙。伙食由大房搞定,吴金凤和周春平的衣服什么的就要谷大花负责洗干净晾晒好。周志美可不懂得客套,她的脏衣服,也甩在吴金凤的脏衣服堆里,由谷大花搞定。

    谷大花累的喘口气都费力,还要围着躺在床上的吴金凤转,这神色间就有些不好看。

    周志美大为光火。这做人儿媳妇的,不就是要在婆婆生病的时候任劳任怨吗?

    没有吴金凤撑腰的周志美,谷大花才不怕她。周志美骂了谷大花几句后,谷大花也不顶嘴,直接拍拍屁股,回房服侍“脚伤”的周志强去了。

    留下个李春娇更是忙的脚不沾地。怕被李春娇责怪,周志美只好收拾起气焰,替李春娇打打下手。对于李春娇这个大嫂,周志美还是不敢得罪的。

    吴金凤一病,周家人自己就内斗起来,天天扯的一地鸡毛。

    这天,周志新一个人回了周家村。

    没办法,吴金凤病了,赵芸香拧着性子不肯回。周志新拖了一天又一天,今天确实拖不下去了。

    农村里就这样,老人生病,不管小辈有什么不满,也不能在这个时候甩脸子。要不然,就等着满村人的唾沫就淹死你吧!

    周志新走的时候,周园园张了张嘴,想说周春平父子几个对周志新不怀好意,让周志新小心点。话到嘴边,周园园又吞回去了。周园园知道周志新不是周春平的亲生儿子,可是周志新自己不知道啊!

    周园园一提醒,如果周志新反问周园园这么个小丫头是怎么知道这个秘密的?难道周园园能回答说上辈子见识过吗?再说了,就算周园园肯说,周志新能相信才怪。

    这个年代的军人,全部是无神论者。对一个无神论者说重生?周园园的脑子还没有秀逗。

    最终,周园园还是眼睁睁地看着周志新走了。周志新走后,周园园就像心里长了野草一般,慌的很。

    周志新骑着自行车刚进村,就被人拦住了。

    周家村的路不算宽,但也能容的下四个人并肩走。周志新的自行车刚被周大牛挡住的时候,周志新还以为周大牛是无意的。接连两次换了方向又被挡住后,周志新觉得有些奇怪。

    周春平家和周大牛虽说在同一个生产小队,平时却没有来往。在路上碰见,最多也是点点头打个招呼。

    周志新此时正急着赶回家看望吴金凤,见周大牛不声不响地堵住去路,心里有点烦。

    “大牛叔,有事呢?”周志新忍住心中的不快,单脚踩着地撑住了自行车,人却没有下来,摆出一副随时走的架势。

    周志新离开周家村去部队当兵已有十多年了。每次回家探亲,周志新对乡亲们的态度都是客客气气的。农村里就是这样,觉得离了农门的人都是有出息的,如果周志新回乡后对村里人不够亲热,人家会说他出息了眼珠子长在脑门上,看不起乡亲。

    “志新娃子,叔有句掏心窝子的话想跟你说。”周大牛佝偻着背,显得比实际年龄苍老,再加上他此时的神情有些猥琐,让人望而生厌。

    偏偏周大牛一点都不自觉,一双浑浊的双眼贼头贼脑地观看了一下四周,才鬼鬼祟祟地凑近了周志新,准备说什么悄悄话。

    周大牛在周家村的风评很差,是个出了名的赖子加光棍。和这样的人说话,一般的村民都觉得掉份。更何况周大牛经常用这招骗乡亲们的烟抽,就连很少在家的周志新也有耳闻。

    周志新以为周大牛是不满他没有敬烟,心里叹了口气后,周志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包“大红鹰”牌的香烟。

    周志新自己不抽烟。在于源县,烟民很多,和人说话前先敬一支烟算是不成文的规矩。当然,这个敬烟也不是乱敬的,一般是小辈敬给长辈,或者是下级敬给上级。遇上平辈的亲戚或者朋友,接了别人敬的烟要还敬一支。

    每次回家,周志新的口袋里都会揣上一包烟,遇见亲戚朋友的时候也不会失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