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柔情

    周志新觉得很诧异。

    今天周志新都已经提到了部队的领导,周春平却没有一丝想巴结领导的心思。这太不像周志新熟悉的周春平了。

    还有二房的侄女周苗苗和大房的侄女周美美,往年周志新回家,这两个小姑娘早就扑上来了,如今见到周志新,却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连话也没说一句,“哧溜”一声溜得远远的。

    周志强也一样,以前周志新只要回家,周志强都会缠着他问部队里的生活和外面的世界。

    周志强的脚“扭”伤后,这几天一直躺在床上“休养”,周志新去看望他,周志强懒洋洋的,连话都不想说。

    从众人趋之若吉到无人问津,只相差了不到一年的时间。犹记得上次周志新离家时,周家人全部出动到路边送行的壮观场面,此时回想起来像是周志新的一场梦一般。

    周志刚跟着周春平回到家的时候,周志新正坐在吴金凤的房门外发呆。

    周春平刚走,周志新进屋去看望吴金凤,就被吴金凤破口大骂了一顿。吴金凤骂周志新是“白眼狼”,“不孝子”,眼睁睁看着她倒霉也不伸手搭救,又骂周志新是“怕老婆的软蛋孬种”,跟着赵芸香去赵家沟。

    赵芸香也是个狼心狗肺的,嫁到周家这么些年,一点都不尊重婆婆,不爱护小姑,那样的女人,就该休了她!让她以后没脸见人。末尾处,吴金凤恶狠狠地总结。

    周志新忍气吞声,低着头任由吴金凤骂。他知道吴金凤从小就不喜欢自己,对于吴金凤有一点小事就喜欢骂的他狗血淋头的恶行恶状,周志新已经习惯了。

    吴金凤破口大骂的时候,周志新不会插嘴,吴金凤骂累了,自己会停下来。

    吴金凤说起要“休”赵芸香,周志新听不下去了,才反驳了一句:“妈,芸香是个好媳妇,这些年来她在咱家可没享过一天福,您怎么就不喜欢她呢?”

    “好?好个屁!要不是这个扫把星,老娘会被抓进派出所?”吴金凤怒吼。想起赵芸香,就让吴金凤想起在派出所里的一天一夜,冷饿交加的滋味,让她一辈子都忘不了。

    被抓进派出所是你自己作出来的,怎么能怪芸香呢?周志新心里很不服气,嘴上却没有继续为赵芸香辩驳,他知道吴金凤恨赵芸香已经恨到走火入魔了,再多的辩驳都是对吴金凤的再一次刺激。

    吴金凤见周志新不再为赵芸香说话,心里的气才觉得平息了一些,她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慈爱些,拉着周志新的手,语重心长地说:“三儿啊!妈这辈子已经过了一大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闭上眼了,妈对你们兄妹四个别无所求,只希望你们兄妹几个和和睦睦,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

    “妈。”周志新点了点头,叫了一声。周志新的声音里带上了一点哽咽,眼眶也湿润了。

    从小到大,周志新就被吴金凤忽视。周志刚和周志强就算什么都不做,也能得到吴金凤慈爱的目光和一声声的“大宝”“二宝”。可他呢?就算再怎么努力,做的再好,吴金凤对他都是冷淡的。

    每一对父母是自家孩子最早期崇拜的偶像,没有一个做孩子的不渴望母爱和亲情。

    吴金凤破天荒出现的柔情让周志新的心软的一塌糊涂的。他就知道,吴金凤对他不会一直淡漠下去,他的努力总有一天能得到吴金凤的肯定。

    吴金凤看见周志新眼角的泪水,心里暗暗有些得意。吴金凤一直知道,几个孩子中,最孝顺心肠最软的就是周志新。周志刚周志强和周志美都像她,有些自私,只有周志新,不知道是不是血脉的原因,一直是个阳光而又心软的人。

    可惜,周志新不是她的亲骨肉,再怎样,她都不能把他当成一家人。吴金凤想。

    “三儿啊!听妈一声劝,你现在已经是个军官了,就算休了赵芸香那贱人,也不怕找不到老婆······”

    “妈!我不会和芸香离婚的!”周志新大惊失色,还没等吴金凤说完,赶紧反对着。

    “不离婚?不离婚你就留着这么个祸害在家里?想气死你老娘吗?”吴金凤的嘴角耷拉了下来,一双三角眼里射出恶狠狠的光,盯着周志新。

    照吴金凤看来,周志新不会在家留多久。周志新走后,有她这句话垫着,就算她怎么搓磨赵芸香,周志新也不敢吭声。

    “妈,您放心,过完年后我会把芸香他们带到部队去,部队领导说了,要家属们支持我的工作,去随军。”周志新耐着性子和吴金凤解释。言下之意就是:过完年后我就把赵芸香带走,他们母子三人不会在家里碍着您老的眼。

    什么?赵芸香要去随军?放心?这让我放的哪门子心?吴金凤气的一口老血好玄没碰出来。

    吴金凤挑剔赵芸香,是因为赵芸香不得她的欢喜。周志新部队所在的那个大城市,可是全华夏都排队上名号的地方,吴金凤这么大年纪了还没去过,赵芸香反而能跟着周志新成为城里人?

    “滚!滚!不孝的东西,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娘?你给我滚出去!”吴金凤勃然大怒。赵芸香什么事都顺着吴金凤的时候,吴金凤还不让赵芸香跟着去部队“享福”,如今吴金凤算是和赵芸香结了仇,又怎么会眼睁睁地看着赵芸香去过“好日子”?

    周志美藏好那包红糖,回来找吴金凤有事,刚好碰上吴金凤大叫着让周志新“滚”的场面。

    “三哥,你怎么又气妈了?你是回家探病还是专门回家气妈的呀?干脆,你把爸妈都气死,自己去赵家沟当上门女婿算了。”周志美火力全开的时候,说话还是比较刻薄的。

    “志美,我没有。”周志新脸色苍白,呐呐地解释着。

    “你滚,带着你的妖精滚出去,就当我吴金凤从来没养过你这么个儿子。白眼狼!一家子都是白眼狼!”吴金凤想起屡次和她作对的周园园和赵芸香,觉得肚子里的火一拱一拱往上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