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犯冲

    吴金凤觉得自己就是和周志新一家犯冲,和每个人都犯冲。

    特别是那个小丫崽子周园园,和她对上几次,吴金凤一次都没捡到便宜。

    周园园自从落水被捞上来后,整个人像是换了一个芯子一样,不仅不怕她这个奶奶了,还撺脱着赵芸香和她作对。这个小丫崽子,不知道哪里借来那么大的胆子?

    不对,换了个芯子?嘶~!不会是被鬼附身了吧?

    想起近来在家中过分活跃的”老头鬼“,吴金凤倒抽了一口冷气。这口冷气不小心窜到了吴金凤的气管里,引起了一阵剧烈的咳嗽。

    周志新见状,急忙伸出手去轻拍吴金凤的后背,想帮她顺顺气。

    吴金凤身子一扭,避开了周志新的手,很明显对周志新有些抗拒。

    “三哥,要不你先出去,我劝劝妈。”周志美假意要帮周志新,劝他先离开。

    吴金凤摇了摇手,正想说她还没有骂完呢!

    周志美和吴金凤面对面的,冲着吴金凤直眨巴眼。周志新站在周志美身后,没有发现周志美暗地里的小动作。

    吴金凤被周志美挤眉弄眼的模样楞了楞,顺势把手里的动作换成了摆手的动作,示意周志新出去。

    周志新默默地走出了吴金凤的房间,周志美掂起脚尖走到门口,看见周志新坐在走廊下发呆,才转回身,掂起脚尖轻轻地走回到吴金凤的床前。

    吴金凤见周志美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也不由得压低嗓音问道:“志美,怎么了?”

    “妈,爸说了,今晚一定要留住三哥。”周志美凑在吴金凤的耳边轻轻地说了句。

    周志美不知道周春平为什么要这样做,不过,周家现在是周春平当家,周春平既然吩咐了,周志美肯定要把话给传到。

    这死老头,又想搞什么?吴金凤皱了皱眉头,决定等会问问周春平。这个家她吴金凤也有份,对于周春平这样不直接和自己说话反而要由周志美传话的做法,吴金凤觉得很不满意。

    “妈,你说爸他是不是有事瞒着咱们?我可是你们的女儿,不行,你们要是有什么好处可不能落下我。”周志美以为周春平留下周志新是要问他拿什么好处,她是个不肯吃亏的性子,有好处的事肯定要插一脚。

    “行了行了,少了谁也不会少了你的。”吴金凤白了周志美一眼,承诺了一句。

    两母女在房间里嘀咕了一阵后,才商量出个办法来。

    从进门到现在,周志新觉得自己像是被周家人遗忘了一般,没有人问他有没有吃饭?也没有人问他饿不饿?

    往常赵芸香在家,周志新什么都不用烦心,回到家就有热气腾腾的饭菜等着。不像今天,从赵家沟骑车到周家村,足足用了两个多小时,周志新早上吃的那点稀粥饼子早就消化的一干二净了。

    周志新想去自家厨房弄点吃的,又怕一会儿吴金凤找不到他要发脾气。

    周志刚和周春平刚进了门,看见周志新正耷拉着脑袋坐在走廊下。看见周春平的身影,周志新急忙站了起来,说:“爸,时候不早了,我先回赵家沟。”

    周春平一愣,心里暗自骂着周志美的不着调。他出门前不是和周志美说的好好的,让她和吴金凤想办法留住周志新,这么久过去了,那两个娘们怎么一点用都没有?

    还没等周春平张口挽留周志新,吴金凤的房里响起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叫:“妈,妈,您别吓我,三哥他不是故意的。”

    “金凤,你怎么了?”周春平神色一动,以异于他年纪大速度蹿进了房里。周志刚看了周志新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跟着周春平的后面进了房。

    周志新一愣,只好跟在了周志刚后面。

    床上的吴金凤双眼翻白,唇色带着点青紫,一副发病的模样。如果周园园在这里,准能看出吴金凤此时的模样和上次在生产队分粮时装病的模样差不多。

    可周志新不知道啊!

    吴金凤这个样子算是“老毛病”了,在周家,只要吴金凤做出这副模样,就连周春平都要让着她。

    “妈,您别生气,可不能为了个不孝顺的儿子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周志美狠狠地瞪了周志新一眼,以表示他说的不孝顺的儿子就是指的周志新。

    周志新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替自己辩驳一下,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干涩的厉害。确实,刚才是他提起让芸香随军的事,吴金凤才大发雷霆。如果因为这件事气坏了吴金凤,对他来说是一个严重的打击。

    “妈,您可不要有事啊!三弟他一向孝顺,有什么事都会听妈的。”周志刚飞快地看了一眼周志新,见周志新满脸的愧疚,赶紧替周志新承诺下来。

    “我,我······”周志新想说他这次一定要带赵芸香走,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看着床上的吴金凤痛苦的模样,周志新在心里后悔刚才说话太直,才惹的吴金凤大发脾气。

    “三儿,你先回屋休息休息,你妈这里有我们看着,不会有事的。”周春平表现出一副为周志新着想的模样,让周志新更愧疚了。

    夜幕降临,周家村笼罩上了一层黑幕。

    周志新躺在床上,想着赵芸香和一对儿女。早上出门,他说过今天会赶回去,结果呢?却因为吴金凤的晕倒而留了下来。

    在园园和家胜的心目中,自己这个做爸爸的说话不算话了吧?该怎么做才能挽回自己的形象呢?周志新表示很头疼。

    他家两个孩子都太精了,特别是女儿园园,在她面前,周志新一点都摆不出做父亲的威严。

    周志新正想着明天该怎么和孩子们解释,前院的大门“嘎吱”一声响,在静静的夜里显得很突兀。

    周志新不由得竖起了耳朵,全身的肌肉也紧绷了起来。周志新是个警惕性很强的人,在部队里,周志新带的营是侦察营,这个时代军人中的军人,精英中的精英。

    一阵脚步声从大门口方向一直来到了周春平和吴金凤的房门前,停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