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石子

    周志新眉头一皱,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站到了地上,正想出门看时,门外响起了周志刚呼唤周春平的声音:“爸!爸~!”

    周志新心情一松,紧绷的肌肉也随着放松了下来。是家里人就好,这么晚了,周志新还怕是什么小毛贼摸进了周家。

    “咳咳咳……”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后,周春平闷闷地问:“志刚,有什么事?”

    “爸,是三弟妹的事。三弟妹她……”周志刚后面的话声音压的很低,周志新竖起耳朵也没听到周志刚说些什么。

    芸香怎么了?周志新有些愕然。不知怎的,周志新听到周志刚提起赵芸香名字的语气,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周志新万万没想到,

    深更半夜的,周志刚找周春平,说的是赵芸香的事。有他这个当丈夫的在这里,大哥为什么不找他说?

    “什么?赵芸香傍晚回村了?她回村不进家门,到底想干啥?”周春平怒气匆匆地说。

    “爸,您别着急,照我看来,三弟妹或许是回村有事,要不然也不会有人看见她进了何寡妇的家门。”周志刚柔声劝说着。

    “啊~!?何寡妇名声这么差,赵芸香她也敢往前凑?不行,我要去看看这女人到底想干啥!就算找何寡妇有事,这会儿天都黑透了,还不归家?不要把咱们老周家的老脸都丢光!”周春平恨铁不成钢似的长叹了一声。

    何寡妇?周志新心里“咯噔”一声。何寡妇在周家村是个出了名的风骚婆娘,听说在周围几个村子里都有相好的。

    芸香什么时候和何寡妇走的这么近了?回村后不回家却往何寡妇家跑,是什么原因?不期然的,周志新脑海里浮现出上午周大牛拦住自己,说他头上的帽子变色那句话。

    不!芸香不是这样的人!周志新摇了摇头,像是把心底的一丝怀疑摇了出去。周志新和赵芸香结婚八年,对赵芸香的性格很了解。赵芸香不是何寡妇那样好吃懒做的人,俗话说:“道不同不相为谋”。赵芸香怎么可能和何寡妇交朋友?

    周志新正愣神间,“嘎吱”一声,前院的门又响了。这一次,出门的是两个人的脚步声,看来,是周春平和周志刚一起去何寡妇家里。

    周志新回过神,赶紧打开房门跟了出去。

    不管事实如何,既然知道芸香回村,周志新肯定要去接赵芸香回家。其它的事,留待明天再说吧!

    今晚的月亮很圆,月光下,周志新可以清楚地看见周春平和周志刚步履匆匆。

    芸香既然找何寡妇有事,一会儿办完事自己会回家。我这么跑过去,会不会被芸香认为自己不相信她?周志新有些犹豫,脚步不由得放缓了下来。

    周志刚和周春平走出一段路后,趁着转弯的机会往后一看,路上哪里有周志新的身影?

    “爸,没跟上。”周志刚轻轻地提醒了周春平一声。

    “哼!小兔崽子,脑子鬼精!”周春平骂了一声。

    “爸,咱们咋办?真去何寡妇家?”周志刚有些拿不定主意。何寡妇家什么都布置好了,错过这次机会,还不知道有没有下次呢?

    “不去!先回家。”周春平犹豫了几秒钟,马上拿定了主意。周志新没有跟来,他们去何寡妇家有什么用?再说了,还有周志强那小子在何寡妇家守着呢!

    不管怎样,今天一定要把周志新弄到何寡妇家。明的不行就来暗的,他们父子三人,他就不信搞不定周志新这么个小兔崽子!哼哼哼!到那时,要怎么样还不是他周春平说了算?

    周志新心急如焚,抄小路几个纵身起落,就走在了周春平和周志刚父子俩前面。

    周志新的身手不是周春平父子俩能比的,他有心掩藏自己的身形,自然有不被周春平他们发现的办法。

    月光下,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走出了何寡妇家。

    周大牛觉得脑袋晕乎乎的。今天一天的时间里,周大牛听到了太多的秘密,以至于他的脑子到现在还有些打结。

    先是何寡妇家侄女和周洪明的事,让周大牛暗中羡慕了一把。何寡妇的侄女周大牛也认识,是个城里来的女知青,整天扎着条高高的马尾,是村子里数一数二的大美人。

    周洪明这龟孙子,怎么就这么好命?先是那晚的女人,再是何寡妇的侄女,周大牛暗中吐了口唾沫,才算是把心中的愤懑吐了出去。

    周洪明走后,何寡妇的侄女一直没走,周大牛呆在杂物房里,无聊到睡着了。

    周大牛醒过来的时候,听到隔壁房间里一男一女的计划,差点没吓的尿出来。

    男的那把声音周大牛很熟悉,正是村里的会计周志刚。

    太狠了!老周家的人都是狠人,自己惹不起就躲远点。周大牛有了这个意识后,更加不敢让人发现他在隔壁杂物房里。

    杂物房里没有什么东西,只有何寡妇的一些坛坛罐罐。周大牛今天的运气还不错,到了晚上,何寡妇都没进过杂物房拿东西。

    何寡妇吃完饭后,收拾收拾出了门。何寡妇的侄女在隔壁也没了声息,周大牛才哆嗦着腿走出了何寡妇的家。这一天到晚的,周大牛饿的肚子咕咕叫也不敢出声,总算是溜出来了。

    “啪嗒”一声,一颗石子不知道从哪里飞来,打的周大牛的手臂生疼生疼的。

    “谁?”周大牛一惊,压低声音问了一声后,四处张望着。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来钟了,周家村的村民们大部分已经进入了梦乡。

    周大牛慌乱地看了看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

    是幻觉吗?周大牛回转身子,继续往自己家的方向走。

    “啪嗒”一声,又一颗石子打在了周大牛的胳膊上。这一次,石子的力度比上一次重了一些,周大牛摸了摸被打到的地方,肿起了一个疙瘩。

    农村里,喜欢用石子打人的一般都是孩子闹着玩。这深更半夜的,还有哪家孩子会在外面晃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