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犹豫

    何寡妇并不知道周志刚打算在她家弄出人命来,要不然,不要说两块钱,就算有两百块,何寡妇也不愿意找这样的麻烦上身。

    今天何寡妇家的人来来去去的,周洪明和周志刚来何寡妇家后,何寡妇都识趣地避开了,但是,何寡妇那双眼睛可不是摆设,有些人有些事,她还是一眼看透了七八分。

    刘茉莉这个人,何寡妇没有多喜欢,认下刘茉莉这门亲也是看在钱财的份上。可是,看在同是女人的份上,何寡妇愿意提点刘茉莉几句。

    这人哪!通常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刘茉莉自以为很好地隐藏住和周志刚的暧昧,何寡妇这个过来人却是一眼就看穿了。

    周春平的这个大儿子,何寡妇一直觉得不是个省油的灯。就凭周洪明这个村长对他言听计从,何寡妇就高看了周志刚一眼。

    何寡妇走后,刘茉莉越想越心惊,今晚这件事,摆明了她占不到什么便宜。不管那个“奸夫”的下场如何,事情一闹出来,她刘茉莉的名声算是臭了整个周家村了。

    万一周志刚说的那位“贵人”没那么大能耐,把她弄回城,她刘茉莉岂不是把自己给坑了?

    刘茉莉心情激荡之下,没有注意到周大牛出门时发出的细微声响。

    等到夜色越来越深,刘茉莉越想越觉得自己被周志刚忽悠了。

    不行!我不能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

    刘茉莉刚打定主意,院子里传来了脚步声。

    “谁?”刘茉莉大着胆子喝问了一声。此时此刻,刘茉莉希望来人是周志刚,正好,她可以和他说自己不干了。人在做天在看,坏事还是少做为妙。

    “我。”周志强应了一声,到门后找了个位置藏了起来。在家时,周志刚吩咐过周志强,今晚的他,要做的事就是在背后打闷棍,其他的事都不用理。

    刘茉莉听出来人的声音并不是周志刚的,心都凉了半截。刘茉莉心底把周志刚给怨上了,这么隐秘的事,周志刚难道还另外找了帮手?这样一来,就算她想退出,说不定也由不得她了。

    月光下,一个健硕的身影腾挪移跳,不一会儿来到了树下。

    望着十几米之遥的何寡妇家,周志新的脚步迟疑了。

    一路上,周志新一直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来?每当他想转回身回家的时候,周大牛那句“头上的帽子变了颜色”这句话就会浮现在周志新的脑海中。

    周志新知道自己和妻子聚少离多,他不在家的日子里,芸香注定是孤独的。军人的妻子不容易,在家要为自己的男人撑起一个稳定的大后方。

    周志新也曾听说过战友某某某的妻子在家耐不住寂寞,红杏出墙。也曾听说过某某某的妻子嫌弃日子太苦,抛下孩子跟人跑了。

    以前,周志新从来没有把战友们的遭遇往自己的头上套过,他的芸香,是爱着他的。

    今天被周大牛和周志刚模模糊糊的话语引导着,周志新不由得越想越颓废。只要想起赵芸香有可能会对另一个男人笑,周志新就有着撕心裂肺般的痛楚。他忍不住想去何寡妇家看看,忍不住想知道芸香为什么会和名声狼藉的何寡妇走的这么近?

    周志新告诉自己,他不是不相信赵芸香,他只是······他只是想弄明白,为什么芸香回周家村,宁愿来找何寡妇而不愿意回家?周家,在芸香的心中已经不是她的家了吗?

    何寡妇家静悄悄的,没有灯光,也没有一点点声音。芸香在里面?她已经歇息了吗?

    周志新觉得他的脚似有千斤重,短短的十来米路程,周志新一步一步,几分钟后还是挪到何寡妇家的院子外。

    敲门还是叫门?周志新傻眼了。

    深更半夜的,他一个大男人跑到寡妇家?万一被人误会,还不知道会传出什么话来。算了算了,时间太晚了,他还是先回家,等天亮后再过来找芸香好了。

    周志新一跺脚,转过身子,踏上了回家的路。

    大樟树上,周园园看见周志新准备进何寡妇家,心都提了起来。周志强还在门后躲着呢!周志新如果推门进去,不迎头挨上一闷棍才奇怪。

    死冰山坏冰山!一点都不靠谱!关键时刻不知道哪儿去了?周园园拧巴着小脸,心里把文梓青骂了一遍又一遍。要不是她这副小身板太小,光靠她自己不能从树上跳下来安全着陆,刚才周园园都想滑下树去阻止周志新了。

    一百米开外,一间废弃的木屋里,文梓青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感冒了?不像啊?他的身子健壮地像是只小牛犊,一年到头鲜少生病。是小丫头念叨他了?或许。

    糟了,他离开小丫头也有这么一会时间了。不知道小丫头一个人呆在高高的树丫上会不会害怕?文梓青后知后觉。

    周大牛并不是什么骨头硬的人,文梓青还没使出手段,周大牛就招供了,就连他和何寡妇相好了几次这种事也交代的清清楚楚。

    文梓青才懒的管周大牛的风流韵事,直接让他讲讲今天在何寡妇家干了些什么?总不可能青天白日的,两个人关起门来做那档子事吧?再说了,文梓青是看着何寡妇出门的。何寡妇出门后,何寡妇家东厢房里,明明还有个年轻女人的身影透过窗纸印了出来。

    而周大牛,并不是从东厢房里出来的。看他出门时那副贼头贼脑的模样,文梓青觉得,周大牛还不如说他是进何寡妇家偷东西的这个理由可信些。

    周大牛被文梓青问的瞠目结舌,只好把今天在何寡妇家偷听到的事全部老老实实交代了一遍。

    何寡妇有个女知青侄女叫做刘茉莉,长的妖妖娆娆的,模样有点像周志新的老婆赵芸香?

    周洪明和女知青何茉莉有染,还搞大了人家女知青的肚子?

    周志刚和那女知青好像也有点暧昧?

    周志刚替周洪明做说客劝刘茉莉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另外,周志刚还交代女知青今晚帮他办一件事,这件事就是让女知青指认今晚进她房的男人是“奸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