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面条

    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啊?文梓青皱紧了眉头。

    奇怪的是,女知青对于周志刚这个莫名其妙的要求,竟然还同意了?

    怀孕?回城?长的像赵芸香的女知青刘茉莉?周洪明?周志刚?

    这一串串的问号摆明了:今晚有一个针对周志新的阴谋。

    想起小丫头一个小时前非要来何寡妇家,文梓青更不淡定了。难道小丫头真的能听到周春平父子三人在屋里的谈话?要不然,小丫头怎么就能未卜先知呢?

    让周大牛扯下自己的袜子塞住自己的嘴后,文梓青才拿出一小截麻绳把周大牛的手绑了。

    文梓青的绳结绑的很刁钻,是军中常用的栓马扣,周大牛乖乖地躺着不挣扎还好,一挣扎,绳子会越绑越紧,最后勒到肉里去。

    周大牛可怜巴巴地看着文梓青的背影,他敢发誓,他真的已经全部交代的清清楚楚了,什么都没有遗漏。

    对了,何寡妇的侄女从后面看和周志新的媳妇有七分相像,又和周洪明有那样的关系,难道那天晚上被他抓奸的女人,就是何寡妇的侄女,而不是他认为的赵芸香?

    想起自己当着周志新的面嘲笑他头上的帽子变颜色了的话,周大牛惊出了一身冷汗。

    周志新是个当兵的,身强体壮,要是他相信了自己的胡话,回家找赵芸香打一顿出气,那岂不是他的罪过?

    “唔唔唔!唔唔~!”周大牛想到这里,剧烈地挣扎了起来。

    文梓青走出一段路后,听到周大牛的挣扎,本来不想理他,又怕周大牛还有什么没有交代清楚。文梓青站在原地犹豫了两秒钟,又转了回去。

    “唔唔唔~唔唔~。”周大牛看见去而复返的文梓青,眼神中露出惊喜。

    冬天的天气已经很冷,夜里更是滴水成冰。周大牛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躺上一夜后,明天早上不知道会不会被冻僵?见文梓青肯回来,周大牛的心底涌上一丝希望。

    “你还有话说?”文梓青居高临下地望着地上蜷缩成一团的周大牛,眼底满是寒意。如果周大牛胡说八道想骗他,文梓青不介意让周大牛好好尝尝他的拳脚功夫。

    “嗯嗯。”周大牛死命地点着头,生怕文梓青一个不高兴就甩下他不理了。

    文梓青弯下腰,解开了周大牛手上捆绑着的绳索。至于周大牛嘴里的臭袜子,文梓青看了一眼就撇过头去。意思很明显:你自己动手搞定。

    周大牛三把两把掏出嘴里的臭袜子,说:“小哥,我忘了说了,那天晚上天太黑,我没看清楚,把刘茉莉当成是志新媳妇了,今天我还拦住周志新和他说了一堆胡话。”说实在的,那天晚上的刘茉莉要不是穿了一件军大衣,周大牛还不会朝赵芸香身上想。毕竟,军大衣可是稀罕货,周家村也只有周志新在部队当军官。

    “怎么?良心发现?”文梓青的嘴角往上扯了扯,看起来像是在讥笑周大牛一样。

    “不是,是我的错。我误会周志新的媳妇赵芸香了。”周大牛越想越觉得自己对不起周志新,说:“前些天,那个女知青刘茉莉和周洪明在大队部搞破鞋,被我抓住了。当时天黑,我把人给认错了。”

    周大牛说到这里,有些害怕地看了文梓青一眼,文梓青眼底一片冰凉,看不出半点情绪,也让周大牛心里很没底。

    正当周大牛以为文梓青不会理会周志新的闲事时,文梓青开口了:“你想不想娶个媳妇儿?”

    文梓青居高临下地看着周大牛,眼神里一片认真。

    周大牛点了点头,可怜巴巴地看着文梓青。

    满周家村的人谁不知道他周大牛想娶媳妇快想疯了?只要是个女的,就算长的丑些他也不挑。女人嘛!反正关了灯都差不多。

    “想娶媳妇就跟我走。”文梓青伸出一只脚踢了踢坐在地上不敢起身的周大牛,再一次肯定了心底那个模模糊糊的主意。

    周春平家,周春平正气的直跳脚。

    “老大,你真的看到你三弟回家了?”周春平第六次这样问。

    “爸,刚才我真的看的清清楚楚的,三弟一直跟在我们后面,这一转身就没人影了,不是回家又上哪儿去了?”周志刚有些不高兴。三弟没跟在后面,他提醒一声难道还有错?决定引三弟去何寡妇家的人是爸,决定回家另想办法的也是爸,怎么回家后没看到三弟,这错就全部成了他的呢?

    “算了算了,别说这些没用的,一会儿你做点吃食,把这药粉搅拌进去,想办法给那小兔崽子吃下去。”周春平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纸包,想了想,周春平又掏出一包,说:“注意了,不要洒了啊!贵人说了,这玩意儿很难弄到手的,金贵着呢!”

    “爸,做点什么?我只会擀面条。”周志刚有点傻眼。要不是周春平不愿意让李春娇知道今晚的事,他都想直接回房叫醒李春娇来做事。煮饭做菜什么的,还是女人拿手啊!

    “面条就面条,哪有什么好挑的?面条这玩意儿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吃到的,便宜了那小兔崽子,临死还能吃上一餐断头饭。”周春平叽叽咕咕地抱怨着。

    周志刚当做没有听到周春平的抱怨。这个家,最凉薄的人就数周春平了。前两天,还一副以周志新为荣的样儿,这一转身要起周志新的命来,周春平可没眨过一下眼。

    今晚,周志新老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暗中观察着自己。

    周志新回头看了好几遍,都没有看到半个人影。看来,是自己疑神疑鬼了吗?周志新苦笑。

    周志新知道自己的状态不正常,他也努力在调整。只是,一碰上赵芸香的事,周志新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赵芸香回村没回家的事在周志新心里成了一个疙瘩。一边是老娘,一边是老婆,两边都不肯退让一步,让周志新心里有着说不出的狂躁感。这一次,如果他不尽快办成芸香随军的事,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