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狠心

    “那就好,三儿啊~!面条的味道不错吧?”周春平提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贵人说过,那种药粉,只要放上一包,一般的壮汉就会昏睡上十二个小时。刚才,他可是让周志刚直接在周志新的那碗面条里放了两包药。周志新虽然没吃荷包蛋,这荷包蛋夹一夹抖一抖的,药粉不就跑到下面的面条上去了?

    被周春平这么问,周志新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摇了摇头,只觉得脑袋一阵阵发昏,整个人像是被抛在颠簸的小船上一样,晕乎晕乎的。周志新眼前的周春平,也仿佛变成了几个人影。

    是病了吗?周志新不够确定。今天一天的事,够周志新闹心的,先是被吴金凤大骂了一顿,又被赵芸香回村的事气了一回。

    “爸,大哥,我先去睡会。”周志新打算回房去睡一觉。从小到大周志新都这样,身子有什么不舒服,睡一觉起来就没事了。

    周志新迈开脚步,啷啷呛呛地往外走。

    周春平冲着周志刚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快点动手。

    周志刚哆嗦着双手,从灶台下拿出一条婴儿手腕粗细的木棍,蹑手蹑脚走到周志新身后。

    “大哥,我没事,不用你送。”周志新没有回头,一只手背到背后摆了摆。

    “周志刚,还不动手!”周春平轻喝了一声。都到这个地步了,还表演什么兄友弟恭?早点弄死这个小兔崽子,早点把钱要到手才是硬道理。

    周志刚一狠心,举起手中的木棍向周志新的脑后打去。

    周志新听到背后木棍带起的风声,侧身想避。不知怎的,他的手脚都是软哒哒的,明明该避开的这一棍直接打在了他的肩膀上。

    “咚”的一声,棍子砸在肉上,发出令人心悸的沉闷声。

    周志新回过头,惊愕地看着一脸狰狞的周志刚,口里喃喃地问了句:“为什么?”

    周志刚见棍子打偏了,一时间楞了神。有心想举起手里的棍子再冲着周志新的脑袋来一下,却发现他的手酸软地厉害。

    周春平见状,从周志刚手里一把夺过木棍,直接冲着周志新的头上打了一棍。

    “咚”的一声,周志新身子晃了晃,闭着眼摔倒在了地上。

    过了良久,周志新也没有一点动静。周志刚大着胆子走上前去,伸出一只手指放在周志新的鼻孔下探了探,没有声息。

    “死了没?”周春平问。

    “好像死了。”周志刚回答。之前听人说过,死人是没有呼吸的,周志新现在连出气的声音都没有,应该是死了吧?

    周志刚的心在狂跳,他们杀人了?他和他爸把周志新给杀了?

    “哼!要不是我让你在面条里下点东西,还真不容易搞定这兔崽子。”周春平哼了一声后,有点自得。凭着周志新的身手,清醒的时候,他们父子几人一起上,还不知道打不打得过人家。

    现在好了,一包药粉下去,再厉害的周志新也中了招没了力气。还是贵人有本事,这样的东西都能拿的出来。

    周春平找出家里装粮食用过的大麻袋,想把周志新给装在了里面才抬出门。虽然是夜里,难保不会有人起夜什么的,有个麻袋遮挡着,也能掩人耳目,有人问起,也可以说里面装了猪羊什么的。

    没想到周志新长的太高,快一米八的身子怎么也塞不进麻袋里。眼见着天色不早了,周春平怕时间来不及,让周志刚就这么背着周志新的尸体出了门。

    “快点。”周春平走在前面,催促着周志刚。

    “爸,我背不动了,先休息会儿,就一会儿时间。”周志刚喘着粗气。

    哎呀妈呀~!累死他了。没想到周志新看起来不胖,却死沉死沉的。

    “休息什么?早点做完事早休息。”周春平很不满意周志刚的态度。他们现在做的事可不是什么好事,杀人,从古到今都是要赔命的。没进何寡妇家门前,他们在外面留多一分钟,就多了一分危险。

    再说了,周志强还在何寡妇家守着呢!早点完事后,他们几个也好早点撤离,把自己撇开。

    此时,月亮躲进了一片乌云中,仿佛不忍心看这世上刚发生的这幕惨剧。

    夜色很黑,只能依稀辨认着脚下的路。周春平怕走大路会遇见周家村的人,只好和周志刚挑了条偏僻的小路走。小路要绕过一片荒地,路程远了一半还多。

    荒地上,长着成片的野草,还有几座孤零零的土坟包。走在静谧的荒地上,周志刚觉得心里毛毛的。他总觉得背上的周志新,说不定什么时候回睁开眼睛。

    一不小心,周志刚绊了下脚,摔了个大马趴,背上的周志新也不知道摔到哪里去了。

    “怎么了?”周春平听到后面的动静,赶紧调转身子回来看个究竟。

    “爸,我摔了一跤。”周志刚忍着痛爬了起来。

    “嘶~,不知道哪个缺德鬼,在这路上撒了这么多尖石子。”周志刚觉得掌心有些湿润,看来,是被石子磕破皮,出血了。

    “走个路都会摔跤。关键时刻一点都派不上用场?”周春平咕哝了一句,到底没敢冲着周志刚骂。周志刚是他的长子,周春平以后还要靠他这一房养老呢!再说了,他们两父子一起做了这么件要命的大事,以后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周志刚当作没听到周春平的话,一瘸一拐地走到路边,那里有个浅浅的坑,里面趴着一个黑乎乎的人形物体,应该就是周志新了。

    在周春平的帮助下,周志刚背着“周志新”,一鼓作气来到了何寡妇家。不知道是不是摔了一跤后力气变大了,周志刚觉得背上的“周志新”没有一开始那么沉。

    周春平父子俩推开何寡妇家虚掩的院门,一根木棒从天而降,打在了走在前头的周春平头上。

    “要死了,是我。”周春平骂了一声。进门之前,他倒是忘了何寡妇家的院子里还留了个打闷棍的周志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