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余悸

    文梓青又用自己随身带着的水壶替周志新灌了几口水,周志新这才恢复了清醒。

    做完这些事后,周志刚和周春平的身影才出现在文梓青的视线之内。

    文梓青带着周园园上树安置好之后,才回头扯了周志新上树。周志新整个人显得呆愣愣的,没有一点生气。

    还好大樟树的年份够久,树干也足够粗壮,文梓青他们三人站在树丫上,也没让大樟树有什么影响。

    “哼!”周园园扭转脸,不想看到周志新。

    周园园心里怒气满满,既有对周春平父子的怒气,也有对周志新的怒气。

    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她周园园这辈子又没爹了。

    周园园觉得她的心好累,人家的爹都会为自己的小家遮风避雨,他的爹,只知道为他们家招灾惹祸。

    ??周园园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文梓青去审问周大牛的时候,周园园坐在大樟树上,眼见着周志新没有进何寡妇家的门,拧身回了家,心里还松了一口气。

    周园园见文梓青久久不回,一个人觉得无聊,就闭上眼睛,玩起了身体里面的“气”。

    随着气息的缓慢,周园园的神识在身边一寸寸地延伸,一会儿就“看”见了周大牛正在和文梓青。周园园想起自己还没试过远距离的偷窥,心里涌上一个念头:不知道在这里能不能“看”到周春平家?

    周春平家和大樟树的直线距离大概有六百多米。往常,周园园只窥探过自己周围一百多米的范围。

    想到就去做,周园园平心静气,让神识一寸寸地蔓延,近了,更近了,终于“看”到了周春平家。

    周园园“看”着周志新在吃那碗明显有问题的面条,整个人都急了。气息一乱,周园园的神识弹了回来。

    猝不及防之下,周园园差点从树上掉了下去。幸好文梓青及时赶到,才避免了周园园的脸蛋差点和大地亲密接触。

    周园园一边指挥文梓青背着她向周春平家狂奔,一边继续“看”着周春平家发生的事。

    看到某个傻x挨了一棍后还故意把脑袋送到周春平的棍子底下,周园园气的牙龈都咬出了血。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如果周春平对着周志新脑袋上砸的那一棍子砸在后脑上,十个周志新都已经死的透透的,哪里还有机会给周志新装死?

    ?想到这里,周园园不禁有些迁怒周志新,她拉了拉文梓青的衣角,说了声:“我们走了。”

    周园园知道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何寡妇家肯定没什么动静,眼见着离天亮还有四五个小时,他们几个总不能傻傻地呆在树上装鸟吧?

    “去哪儿?”文梓青贴着周园园的耳朵悄声问。文梓青看出来了,小丫头现在的心情非常不爽。

    周园园犹豫了。

    是啊!去哪儿呢?回周家他们家那间西厢房?周志新的心情正差着呢!他愿意回那个刚被“杀死”的伤心地?

    回赵家沟?天亮后何寡妇家还有一场好戏,他们一走,周家村的热闹不就错过了?

    “我不走,你们俩先回去休息,我就在这儿看着,看他们到底要搞什么鬼。”周志新终于开口说话了。周志新的声音平时是洪亮而又清晰的,此时说出来的话,却带着些许沙哑,里面满满都是疲惫。

    周志新真的不甘心就这么离开,他想看看,接下来的事,是不是会像赵芸香梦中的情形一样,周春平他们会鼓动着乡亲们往他的身上泼脏水吗?

    赵芸香和周志新说起那个噩梦的事,有些地方说的很含糊,只是说梦见周志新和一个女知青“好”上了,然后死在了人家床上。

    周志新对自己的品德很自信,他自信不会成为赵芸香口中的“渣男”,自然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奸情,叫做“被奸情”。

    此时此刻,周志新的心中充满了悔恨。芸香都已经借着“梦”来提醒他了,可他呢?枉费当了那么多年的兵,半点警惕性都没有。

    周园园和文梓青对望了一眼,各自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无奈和担忧。

    “那里面不会有事吧?”周园园冲着刘茉莉房间的方向驽了驽嘴。

    “没事,那人被我封住了**位,五六个小时后才能恢复。”文梓青解释了一句。

    用周大牛代替周志新,是周大牛自己同意的。怕周大牛半夜按奈不住做出什么丑事,文梓青还特地点了他的**道。

    文梓青是想着,万一刘茉莉后悔了,不愿意诬陷周志新,他这样做,也算是为刘茉莉留了一条退路。

    ??周志新不走,周园园和文梓青只好靠着树干眯了眯眼。文梓青还好,前世在部队当侦查兵的时候,文梓青已经训练出在什么环境都能让自己睡着的本领,周园园也还好,一左一右有文梓青和周志新护着,想掉也掉不下去。

    周园园觉得自己只是一眯眼的功夫,耳边就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还别说,光听着那声惨叫,就可以知道那个刘茉莉还是很有表演天赋的。

    周园园被刘茉莉的惨叫声惊醒,睁开眼一看,才发现天色已经大亮。

    周园园想起身,却发现小脑袋有些晕乎乎的,喉咙里干的像是有把火在烧。

    生病了吗?周园园后知后觉。昨天为周志新担心了一天,又强行“窥探”了六百米外的周春平家,周园园的身子毕竟还小,经受不住了。

    周园园想叫人,张了张口没发出声音,又看着周志新和文梓青都被何寡妇家的那声惊叫声吸引,想拉文梓青衣角的手就忍住了。

    也好,不管怎样也撑着看完热闹先。周园园想。

    昨晚守了一晚,眼见着胜利就在眼前,周园园才舍不得就这么撤走,她也有一颗八卦的心好不好?

    随着刘茉莉的高声尖叫,何寡妇家附近的几户村民开始出门看个究竟。农村里就这样,一家有事,大家相帮。就算伸不上手,帮句口也不会嫌累。

    不一会儿,何寡妇家门口就聚集了十几号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