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媳妇

    “怎么回事?”后来的人问先来的。

    “不知道啊!何寡妇昨晚是不是被人钻被窝了?叫的好大声。呵呵······”一个村民猥琐地笑了几声。

    “或许还真是。”有村民附和着这个说辞。何寡妇有相好的事,差不多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只不过这种风流韵事,没有当场被人抓奸,谁也不会来戳破,免的遭人怨恨。

    “胡说八道,我昨晚看见何寡妇去邻村了,不在家。”一个大婶子反驳着这些说辞。

    “那可奇怪了,何寡妇不在家,里面传出女人的尖叫,是进狐狸精了?”另一个和何寡妇不对付的大娘撇了撇嘴,表示不相信。

    “哟嗬~!一大清早的怎么这么热闹啊?”周志强在人群后面幸灾乐祸地开了腔。

    不用周围的人解释,周志强也知道何寡妇家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周志强其实觉得有些可惜,他们家的骄傲,他们家最有出息的兄弟,过了今天早上,就要成为臭名远扬的“臭流氓”了。

    “志强的耳朵可真尖,你家离何寡妇家这么远,怎么也能听到响动?”何寡妇的邻居周二楞和周志强年纪差不多大,平时在生产队里就看不惯周志强偷奸耍滑,此时趁机刺了他一句。

    “我起早去自留地看看呢!”周志强讪笑着说了声。确实,离何寡妇家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周春平就有块自留地。

    周二楞嗤笑了一声,没有再说话。一早起来看自留地?周志强是这么勤快的人吗?不过,大家都是一个村的,说话点到为止就好,说多了遭人怨恨。

    “里面怎么回事,光靠猜测有用吗?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有几个大胆的青年趁机起哄。

    何寡妇家传出这声惊叫,声音婉转凄厉,让大家不禁朝着香~艳的场景去想象。农村里平时没什么娱乐,抓~奸斗破~鞋算是农村老爷们的一种恶趣味。

    此时的房间里,刘茉莉满脸的惊恐。

    刘茉莉是真的被吓到了。周志刚不是说要整他那个当兵的兄弟吗?周志刚还有个和他爹差不多年纪的兄弟?

    周大牛的年纪虽然比周春平小十几岁,但是满脸的褶子,加上整个人黑不溜秋的,浑身上下散发着猥琐的气息,看上去确实挺老的。

    “嘿嘿嘿······”周大牛此时已经恢复了行动,看见娇花一般的刘茉莉,周大牛差点看直了眼。

    如果没有意外,这个漂亮的姑娘,过了今天,就是他周大牛的媳妇了?

    “你滚开,你快点滚开!”刘茉莉快崩溃了。说好的兵哥哥呢?怎么变成了猥琐大叔了?

    更让刘茉莉抓狂的是,周大牛身上的被子此时正在她自己身上,被子下面的刘茉莉,自然是什么都没有穿。光看一眼光溜溜的周大牛,刘茉莉都觉得辣眼睛。

    肯定是上了周志刚的当了!刘茉莉暗恨。

    窗外传来一阵阵喧哗声,刘茉莉这时才发现,刚才她惊愕之下发出的那声尖叫,引来了一大堆看热闹的闲人。

    “你去把门关上。”刘茉莉从被子里伸出一只脚,踢了踢周大牛的身子。

    周大牛光顾着傻乐,连魂都差不多飞到天外去了,哪里听的到刘茉莉到底说了些什么。

    就这么一迟疑间,外面的人已经涌进了何寡妇家。

    周志强一马当先走在前面,伸手推开刘茉莉的房门,嘴里嚷嚷着“三哥,昨晚一晚上没看到你在家,原来是跑到这里来了?”

    看见有人进门,周大牛更高兴了。这下子,满村的人都知道了他和女知青的事,他的媳妇总算是有着落了。

    周大牛想的高兴,裂开嘴冲着门口的周志强发出了“嘿嘿······”的笑声。

    “三···三···三哥?”周志强像是见了鬼一般,惊恐地指着周大牛。

    躺在床上的明明应该是周志新,怎么变成了周大牛?三哥呢?哪儿去了?

    三哥?周志强的三哥不就是周家村最有出息的年轻人周志新吗?在部队里当军官呢!周志新和何寡妇有关系?

    被周志强堵在身后的人个个竖起了耳朵。这个八卦太劲爆了,震撼力十足啊!

    “你让开一点!让我们看看。”周志强身后的周二楞推开周志强的身子挤进了房。看见一脸傻笑的周大牛和裹在棉被里羞愤欲死的刘茉莉,周二楞也惊呆了。

    周大牛和刘茉莉?这怎么可能?要不是现在是大白天,又有一大堆人跟着,周二楞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一个城里来的女知青,会看上他们周家村最没出息的老光棍周大牛?怎么想怎么不可能啊!

    周春平和吴金凤匆匆赶到何寡妇家的时候,何寡妇家已经围了一大堆人。桃色新闻的受关注度不管是在什么时候都是最火热的,今天,周家村在家的村民们差不多都聚集到了何寡妇家。

    看见周春平夫妇,正在叽叽喳喳说着什么的村民们不约而同地停住了嘴。

    “唉~!家门不幸哪!小儿不懂事,还望众乡亲给我周春平几分薄面,不要怪罪他。”周春平装模作样地擦了擦眼角不存在的泪水。

    “当家的,周志新他自己不学好,怎么关你的事?”吴金凤赶紧替周春平推卸责任。一想到恨了二十几年的周志新终于死了,吴金凤今天精神百倍,非要跟着周春平过来看热闹。

    “噗!”

    “噗!”

    “噗!”

    围观的吃瓜群众个个笑喷了。

    家门不幸?小儿不懂事?什么时候周大牛成了你周春平的儿子了?你周春平能生出周大牛那么大的儿子?

    看着其他人的样子,周春平就算再蠢也明白事情可能有了变数。他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连何寡妇家都没进,拉着吴金凤回了家。

    周园园还是没能看完整场大戏,她的脑袋太晕了,差点一头栽下树去。

    文梓青伸出手拉住周园园的时候,才发现小丫头身上烧的厉害。

    “丫头,丫头。”文梓青轻呼了几声。

    “我想睡觉,别吵。”周园园撩开眼皮看了眼文梓青,又闭上了眼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