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担心

    等周园园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了。

    “园园。”

    “妹妹。”

    “小九。”

    几个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周园园看着熟悉的白花花的房间,还有手上正挂着的点滴,马上明白:她这是又进了医院。

    唉!这小身板还真是弱。周园园闭上眼睛,让身体里的“气”快速地在经脉中运行了一圈。哈哈!貌似三条头发丝粗的“气”变成了秸秆般粗细,昏一次还有这么好的福利?周园园暗自乍舌。

    病房门外,赵芸香正在和赵国辉说着什么,说到激烈处,赵芸香满脸的愤怒。

    “姐,没事的,小九会没事的。”赵国辉醇厚的声音像是有魔力一般,在安抚着赵芸香。

    昨天,赵庆山有事去了青山市,临走时给周园园把了脉,说是没什么问题,赵国辉才安心让周园园在这家医院治疗,要不然,赵国辉早把外甥女带去县城看了。

    “妈妈。”周园园喃喃地叫了一声。看见赵芸香满脸的凄惶,周园园觉得自己的眼睛涩涩的。

    或许是母女连心,又或者是赵芸香时刻关注着病房里的周园园。周园园的声音并不大,赵芸香却听到了。

    “园园,你快吓死妈了!”赵芸香冲到病床前,一屁股坐在了周园园的身边,呜呜地哭了起来。

    这两天里,赵芸香流了很多泪,眼睛肿的像个桃子一样。

    说来也奇怪,周园园被送到医院不久,烧就退了下来,但就是昏迷不醒。这两天,医生替周园园做了多项检查,又是拍片又是验血的,也没发现周园园的身体有什么毛病。

    医生怀疑周园园是累的睡着了。但是,看着一堆人焦急地围在病房里,医生不敢和赵芸香他们说这个结论,只好给周园园挂上了葡萄糖补充能量。反正这个年代,葡糖糖算是个好东西,有病治病,没病就强身健体呗!

    “妹妹,看这里看这里。”周家胜本来坐在病房的角落里摆弄着手上的东西,见周园园醒了,忙冲了过来,举着手里的一只纸鹤摇了摇,大声说:“妹妹,这是我为你折的千纸鹤,送给你,你以后就不会再生病了。”

    周园园住院后,周家胜心急火燎的,想起之前和妹妹一起玩的时候,妹妹说起过折千纸鹤替病人祈福的事。这两天,周家胜折坏了上百张纸,才折出了这只他心目中认为最好看的纸鹤。

    “谢谢哥哥。”周园园伸出一只手接过周家胜手中的“纸鹤”,唔,说实话,这只“纸鹤”折的很丑,一点也不像周园园前世看过的千纸鹤,但是,周园园从上面看到了周家胜一片赤忱的心。

    “小九,这次可把舅舅吓坏啰!以后可不能再调皮了。”赵国辉这两天一有空就跑医院来看外甥女,眼见着赵芸香一天比一天憔悴,赵国辉的心里也很紧张。

    毕竟,如果周园园一直不醒的话,他姐和姐夫的这段婚姻说不定就走到尽头了。

    赵国辉还是第一次看到赵芸香发火。看见昏迷的周园园,赵芸香连周志新的话都不听,直接把他从病房里轰了出去。不仅如此,赵芸香还哭着说要和周志新“离婚”。

    赵国辉知道,赵芸香和周志新结婚这么多年,连一句口角都没有过。这一回,看样子是气狠了。

    周志新傻呆呆地不愿意离开医院,还是赵国辉好说歹说才把他拖回了自己家,暂时安置了下来。

    “舅舅,小九一直都很乖。”周园园甜甜地叫了一声后,还不忘替自己正名。

    “小鬼灵精。”赵国辉笑骂了一声,转回身对赵芸香说:“姐,我下午要去县里开会,有什么事找我,你直接打老王办公室电话。”

    要不是今天的会议很重要,赵国辉简直想请假了。这些天家里的事情特别多,不仅仅是他家,还有妻子徐丽琴的娘家,也是一件事连着一件事,赵国辉觉得有些疲惫。

    “国辉,你有事忙去吧!”赵芸香应了一声,想起身送送赵国辉。这两天,如果不是赵国辉经常在她身边开解她,赵芸香说不定钻进牛角尖里去了。

    看见床上昏迷不醒的周园园,赵芸香就想起上次园园落水的事。一想起周园园落水的事,赵芸香对周志新就恨的牙痒痒的。

    赵芸香站起身的时候又跌坐了回去,周园园醒来后,赵芸香焦虑和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才觉得浑身都没了力气。

    “姐,你休息会儿,我走之前回家和姐夫说一声,晚饭丽琴会送过来的。”赵国辉是个细心的,出个门早就把家里的事情给安排好了。

    看着赵国辉大踏步远去的背影,周园园陷入了沉思中。

    前世今生,赵国辉都是个爽朗而又大气的人,这样的人会贪污公款以权谋私?就算说破天周园园都不相信。

    前世的周园园太小,如今她竟然想不起赵国辉到底是因为什么进了监狱。前世赵国辉被抓的时间,和古铁柱被抓的时间相隔并不长。今生,古铁柱被抓到时间提前了,赵国辉还会发生那样的事吗?

    “舅舅再见。”周家胜挥舞着小手送走了赵国辉后,才有时间和周园园说话。

    “妹妹,梓青哥哥让我告诉你个事儿,他很快就会回来的。”周家胜这才想起文梓青临走时的托付。

    “呃?梓青哥哥去哪儿了?”周园园这才发现,病房里少了个文梓青。这些日子里,周园园一句习惯文梓青随时出没在她身边,这猛不丁不见人,还挺别扭的。

    “梓青哥哥的爷爷病了,外公和梓青哥哥去看他去了。”周家胜说的话有些绕口,周园园想了想也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文爷爷生病了?外公去了青山市?

    这可太好了!外公不在家,这辈子总不可能再被王碧云泼脏水了吧?

    周园园若有所思。

    说实话,周园园挺担心赵庆山的。古铁柱的事,赵庆山不会撒手不管,与其花了心思被王碧云泼脏水,还不如一开始就不理。毕竟,古铁柱犯的错摆在那里,该受到什么样的制裁,都是公安机关的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