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住院

    被赵芸香赶出病房后,周志新住进了赵国辉的家。这两天,除了吃饭睡觉,剩余的时间周志新一直躺在床上,反省着自己。

    周志新知道赵芸香这次是真的发火了,连“离婚”两个字都冲着他说出了口。

    结婚这么多年,赵芸香一直是温婉的,对周志新虽然说不上俯首帖耳,但也没有反对过周志新的任何决定。

    现在最要紧的事,就是找周春平问个清楚明白。事到临头,周志新却退缩了。几十年的父子,周春平对他无情,他却不能无义,就算他是周家的养子,那也承受了周家的恩情。

    养恩大于生恩,尤其是外人不知道他曾经被周春平父子一起“杀死”过一次。

    周志新很想做个鸵鸟,把自己的脑袋埋在沙子里,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听。

    罢了罢了!就当这次已经把命还给了周家吧!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周志新不打算再回去了。

    青山市,文梓青带着赵庆山赶到了人民医院。

    如果不是这次的情况太紧急,文梓青不会离开他的小丫头。

    文屹然病了,确切的说,是文屹然突发性中风进了青山市人民医院。

    文梓青找到病房的时候,看见的是鼻孔里插着氧气管,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文屹然。

    冯雪莹正坐在病床前抹眼泪。看见文梓青,冯雪莹脸上闪过一丝难堪和怨恨。

    如果不是因为文梓青,老文也不会和她吵了起来。现在倒好,老文躺在医院里生死未卜,文梓青这小崽子却红光满面的,显然过得挺不错。

    哼!一个穷山沟,缺衣少食的,能过得多好?不会是故意装的吧?

    冯雪莹身上对文梓青若有似无的敌意,第一时间就被赵庆山发觉了。

    难为梓青这孩子了!赵庆山暗自感慨。文梓青刚到?赵家沟的时候,连开口说话都是一件艰难的事,刚开始的时候,赵庆山很不解。据他所知,文屹然不时个苛刻自家子孙的人。

    和文屹然多年的朋友,赵庆山很少去文家。有限的一两次接触,赵庆山看出了冯雪莹的为人和品性?冯雪莹这个人太好强也太爱面子,在她的心目中,自闭而又孤僻的文梓青一直是文家的耻辱。

    “你来干什么?”冯雪莹看见了跟在文梓青后面的赵庆山,脸色一变。

    冯雪莹一直不喜欢赵庆山,每次见到都不会隐藏自己对赵庆山的鄙夷。在冯雪莹眼里,赵庆山就是一个习惯了去文家打秋风的乡巴佬。

    “我来看看老文。”赵庆山当作没看见冯雪莹的脸色。活到他这个岁数了,赵庆山不会被不相干的人影响自己的情绪。在赵庆山的眼里,文屹然是他的好友,并不代表着文屹然的家人应该对他笑脸相迎。

    冯雪莹挡在病床前,满脸的不乐意。看老文?来探病的人怎么两手空空的?该不是乡下的日子过不下去了,特地跑到文家来打秋风的吧?

    冯雪莹也不想想,文梓青去赵家沟这么长的时间,吃穿什么的都是赵庆山的,她还没给过一个大子儿呢!

    赵庆山没有理会冯雪莹,脚下虽然缓慢,却也没有丝毫停顿地往文屹然的病床走过去。

    冯雪莹只觉得眼前一花,赵庆山已经绕过了她的身子,坐到了文屹然的病床前。

    冯雪莹骇然。文家不是普通人家,冯雪莹的见识也比一般人广阔。看赵庆山这架势,显然身上有功夫。

    赵庆山没有理会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冯雪莹,拉过文屹然的一只胳膊,闭着眼睛替文屹然扶起了脉。

    装!装什么装?当自己神医呢?冯雪莹愤愤地瞪了赵庆山一眼。文屹然的主治医生可是人民医院最出名的胡医生和秋医生。胡医生是青山市中医界的泰斗,秋医生是留洋回来的西医博士。

    文屹然昨天昏迷送进医院后,介于文屹然的地位,青山市人民医院的领导高度重视,特地派了本院最好的两位医生替文屹然治病。

    胡医生和秋医生替文屹然做了详细的全身检查,得出的结论是重度中风,不宜挪动。

    问起文屹然昏迷前的情况,冯雪莹却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胡医生和秋医生商量后,只好先采取保守的治疗方法,先替文屹然戴上氧气罩,又给用上了治疗中风的特效药。

    文梓青默默地看着床上的文屹然,从进门到现在,文梓青还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冯雪莹早就习惯了文梓青这副样子,从文梓青进门时横了他一眼后,也没有其他的表示。

    一时间,病房里静悄悄的。

    赵庆山把脉的时间有点长,把完左手后又换了右手,大概十几分钟后,赵庆山才放开文屹然的手腕,站起了身。

    “赵神医不替我家老文开张药方?”冯雪莹斜着眼,阴阳怪气地来了这么一句话。

    文梓青觉得脸都烧了起来。外公大老远地跑来替爷爷看病,奶奶怎么这么个态度啊?

    “光吃药还不行。”赵庆山没理会冯雪莹找茬,老老实实地回答了一句。文屹然大约是碰上了什么令他震怒的事,气急之下脑部的微细血管破裂,才造成了重度昏迷。

    当务之急,赵庆山要做的事不是和冯雪莹斗嘴,而是要和文屹然的主治医生谈谈。文屹然脑部的淤血不能清除的话,就此长眠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没本事还充什么大瓣蒜。”冯雪莹没有听出赵庆山话里的意思,还以为赵庆山没本事治疗文屹然,满肚子的怒气再也憋不住了,噼里啪啦地说了起来:“我家老文有名医治疗,你这个江湖骗子,从哪儿钻出来的给我滚回哪里去!一把年纪了,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整天在老文面前转悠,打量我不知道你肚子里的算盘?我文家大孙子不会娶你家那个乡下妹的。”

    “奶奶,我和园园已经订亲了,我会娶园园。”文梓青走上前一步,冷冰冰的眼神盯着冯雪莹,认真地重复了一遍:“我一定会娶园园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