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老师

    “你······你······”冯雪莹被文梓青突如其然的霸气惊的往后退了两步,才站定了脚步。

    这一瞬间,冯雪莹觉得文梓青像是一个护食的狼崽子一般,如果她再说一句不娶那个乡下妹,文梓青说不定会扑上来把她撕碎。

    养不熟的东西!冯雪莹暗骂了一句,却也不敢再说什么不好听的话。

    赵庆山没有理会冯雪莹的叫嚣,和进来时一样,三绕两绕地绕来了冯雪莹,顾自走出了房门。

    文梓青见状,马上跟在了赵庆山身后,他知道,赵庆山肯定是去找主治医生去了。

    文梓青的心里充满了担忧,前世的时候,文屹然也是昏迷入了医院,但是,文屹然那次的病情并没有这次严重。起码,那时候的文屹然第二天就清醒了。

    赵庆山有多大本事,文梓青心里再清楚不过。赵家武学高深莫测,赵家医学渊源流长,就连六岁的周园园,摆弄起银针也是像模像样的,更何况替人看了几十年病的赵庆山。

    文梓青有种感觉,能治好他爷爷文屹然的人,非赵庆山莫属。

    胡医生今年六十五岁,虽然头发已经全白了,却根根闪着银光,加上他红光满面神采奕奕的,让人一看就很有好感。简单的说,就是胡医生这人看上去就很有神医的范儿。

    胡医生是青山市人民医院的一块活招牌,还是金光闪闪的那种。胡医生擅长针灸,三年前曾经让一个瘫痪了三年的病人重新下地行走,一时间名噪整个青山市。就连上京城也有慕名而来找胡医生治病的病人。

    文屹然走进胡医生的诊室时,胡医生正在替一个中年男子把脉。做医生的到了胡医生这个地位,每天接诊的人数都是固定的,胡医生每天只看十个病人,多一个都不会看。

    中年人排了差不多半个多月的号,今天才算是排到了。

    看见赵庆山走进诊室,胡医生直接从凳子上跳了起来,病也不看了。

    中年男子愕然,却也是敢怒不敢言。

    “老师,您怎么来了。”胡医生看见赵庆山,满脸的惊喜和兴奋,又像是个忐忑的孩子般,希望得到赵庆山的夸奖和肯定。

    老师?正在看病的中年人抬头一看,满头银发的胡医生站在满头黑发的赵庆山身前叫老师,这个场面怎么看怎么有违和感。

    “中良。”赵庆山微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否认胡医生对他的称呼。

    三人行,达者为师。他赵庆山虽然算不上医术高明,年纪也比胡中良小。但凭着当年指点过胡中良几手针灸的手法,也算的上是胡中良的半个师傅。

    “老师有空来青山市,怎么事先不打个电话,好让中良去车站接您?我这刚好有个棘手的病患,想让老师出手相助。”胡医生的脸上笑开了花。这算是想瞌睡就遇上了枕头吗?文屹然的病情让他束手无策,上苍就把老师给送到了他的面前。

    胡中良永远也不会忘记赵庆山的指点之恩。中医一般都是家传医术,为了能让家族兴旺,很多有传承的中医家族是不会泄漏半点祖传的秘方,针灸的手法更不用说是秘中之秘。遇上赵庆山是胡中良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当年要不是赵庆山的指点,也没有他胡中良如今的中医界泰斗的地位。

    “我到医院来看个老朋友,顺便来看看你。”赵庆山说话比较直接,也不和胡中良客套,单刀直入地问道:“听说文屹然的主治医生是你,我想了解一下他的情况。”

    “老师,您是来看文屹然的?”胡中良觉得自己的运气真不错,文屹然脑部的淤血有些棘手,以胡中良的医术,还不敢替文屹然在脑袋上随意下针。

    见赵庆山谈起文屹然的病情,胡医生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胡医生刚想和赵庆山讨论文屹然的病情,转眼间看到来看病的中年男子还在诊室内,忙走到桌前,拿起笔唰唰唰写了一张药方,递给坐在桌前显得有些呆愣愣的中年男子。

    “呃?”中年男子愕然。

    “你的药。一天三次,连服半个月后再过来复诊。”胡医生才不管中年男子有没有听明白,挥了挥手像是赶苍蝇一般地让中年男子赶紧离开。

    中年男子不敢和胡医生?呛声,也不敢问胡医生有没有用心给他看病,接过胡医生的药方,怏怏地离开了诊室。

    “老师,您来的太好了,文屹然的病,我觉得应该这样······”中年人走出房门,正想驻足听听胡医生讲些什么,却被站在门边的少年用一双冷冰冰的眸子吓的打了个寒战。

    中年人只好加快了脚步。胡医生后面讲了些什么,中年人自然没有听到。

    文梓青冷冷地盯着中年男子的背影,心里闪过一丝疑惑。这个中年男人的表现有点奇怪,看起来像是认识他的爷爷文屹然。

    可是,文梓青记得很清楚,前世今生,他今天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中年男人,可以肯定,这个人和文家并没有什么关系。

    文梓青牵挂着病房里的文屹然,并没有追着中年男子的背影出去,自然也没看到中年男子接下来的动作。

    中年男子手里拿着胡医生的处方单,没有往医院的收费处走,反而离开了医院,来到了邮电局。

    中年男子到了邮电局后,在柜台上交了两块钱,要了一个打电话的单间。

    电话铃响了第二遍的时候,电话那头才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老k,怎么回事?”

    “少爷,文屹然住院了。”被称为老k的中年男子的声音有些兴奋:“好像病的挺严重的,连圣手胡都没办法医治。”

    老k觉得今天真是他的幸运日,先是排到了胡医生的号,再接着在看病的过程中听到了这么劲爆的内幕消息。文屹然是文家这些年来最出色的一颗政坛星星,老k记得少爷曾经说过,文家近几年如果有人能进入到那个最高层的圈子里,非文屹然莫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