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治疗

    老k跟着自家少爷十来年了,对于少爷的心病,老k虽然不是很清楚,但也能猜的到一二。如果说老爷的亲孙子是少爷必须除掉的人之一,这个文屹然就在少爷心里排第二。

    “知道了。”少爷没有像老k相像中那么高兴,连说话的语气里也没有半丝的兴奋,而是一贯的平静无波。

    “那······这几天老k需不需要监视着文屹然的病房?”老k不明白少爷的意思,只好小心翼翼地问多了一句。

    “不用,你去三合镇办好你的事。文屹然那里,我早有安排。”少爷说完这句话后,不等老k说什么,“吧嗒”一下挂上了电话。

    老k拿着话筒沉思了半响后,慢慢地把话筒搁回了原处。少爷的心思这些年来越来越不好猜了,不过,他老k已经没有退路了。自从他违背了老父的遗愿,选择了少爷作为他效忠的小主子后,一切都没有了退路。

    医院里,文梓青守在胡医生的诊室门口。他知道赵庆山和胡医生肯定要为文屹然的病情讨论治疗的方案。毕竟,胡医生是文屹然的主治医师,胡医生送医院的时候什么情况,没有人能比胡医生了解的多一些。

    文梓青没在门口站多久,赵庆山和胡医生一起走出了诊室。从胡医生的描述中,加上赵庆山自己的判断,文屹然这次的病情比较凶险,不管怎样,他都要尽快替文屹然开始治疗才行。

    赵庆山一马当先走在前面,胡医生背着个医疗箱落后赵庆山半步。文梓青见状,急忙跟在了两人后面。

    三人就这么排成一串,急匆匆地朝文屹然的病房方向走去,引来了不少人探测的目光。

    没办法,胡医生在医院里太有名。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们很少看到胡医生这副惶急的模样,更不用说亲自拿着医疗器具了。是出什么大事了吗?众人暗自猜测,就连和胡医生一起的赵庆山和文梓青,也被人在心里八卦了一番。

    病房里,秋医生正在查房。

    冯雪莹脸上满是哀痛,拉住秋医生的手,问道:“秋医生,你实话跟我说,我受的住,我家老文是不是······是不是不大好?”

    如果是平时,文屹然和冯雪莹不管哪个来医院看病,医生都马上把治疗方案拿出来了。不像这次,文屹然进医院已经有十多个小时,胡医生和秋医生却没有和冯雪莹说一下他们会采取什么治疗方法。

    “冯主任,文市长昨天的情况是比较凶险,不过今天已经稳定了一些。一会儿,等胡医生来为文市长做一次针灸,看看情况才能判断文市长的病情到底怎样。”

    秋医生本来不想和冯雪莹说的这么详细,可是,面对着冯雪莹悲痛欲绝的样子,秋医生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秋医生的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他母亲是个家庭妇女,什么都听父亲的。秋医生的父亲前几年去世的时候,他的母亲也是一副惶然的样子。

    ?文屹然是突发性的脑部毛细血管破裂,这种病的死亡率很高,有些人昏迷着昏迷着就没有了呼吸,连醒来的机会都没有。还有些人就算清醒过来,成为偏瘫的可能性也很高。

    文屹然是青山市的市长,他在青山市八年的时间,做了很多利国利民的好事。对于文屹然,秋医生希望他能好好的,才有可能继续为人民服务。

    可是,按照秋医生和胡医生昨晚的判断,文屹然这次能痊愈的机会几乎是零。就算不死,醒来后说不定也会偏瘫。一个偏瘫的人还能继续工作?结论是根本不可能。

    在文屹然醒来之前,秋医生没办法和冯雪莹说文屹然的情况到底有多严重,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医学上的奇迹不是没有,万一文屹然大难不死呢?

    昨晚做了一些紧急抢救后,文屹然脑部的毛细血管出血总算是止住了。但是,先前的那些淤血可能会堵住文屹然的某些神经,以至于一天多的时间过去了,文屹然还是没有办法醒过来。

    秋医生和胡医生一起探讨过文屹然的病情,觉得文屹然现在最好的治疗,就是让胡医生替文屹然做针灸化去脑中的淤血。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

    人的大脑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地方,它大约含有140亿个神经元胞体,100多亿个神经细胞,根据神经学家的部分测量,人脑的神经细胞回路比今天全世界的电话网络还要复杂1400多倍。

    这个年代的医疗设备还是非常落后的,根本看不到文屹然脑袋里面的淤血到底分布在哪些地方,胡医生的针灸,凭的是他多年行医的经验。

    秋医生是个留洋回来的医学博士,运动初期,秋医生也受了一些苦。还好有几个像文屹然这样的人保住秋医生,要不然,秋医生此时也不可能站在这里为人看病。

    秋医生四十来岁年纪,为人并不迂腐,他是学西医的,对华夏源远流长的中医学,也曾经学过三五年。当初去学西医,秋医生就是冲着“取长补短”的观点去的,秋医生一直希望能把中医和西医这两个不同体系的医术结合起来,让它们发挥更大的作用。

    令秋医生意外的是,胡医生并没有马上同意秋医生的建议。人的脑部结构非常复杂,没有超过七成的把握,胡医生根本不敢下针。

    万一扎的不好,把文屹然扎成了傻子该怎么办?

    文屹然本身的身份已经让胡医生心有忌讳,更不用说文屹然还是京都文家的人。这种有地位有身份的人,做医生的宁愿慢慢治疗,也不会采取激进的方法。

    “那就快点叫胡医生来啊!”冯雪莹听了秋医生的话,此时肠子都快悔青了。老文的情况这么凶险,是冯雪莹没有预料到的,早知道这样,她和老文赌什么气?

    “胡医生正在研究治疗方案。”秋医生尴尬地笑了笑,不好当着冯雪莹的面再说些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