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借力

    第六根银针下针的时候,赵庆山的手腕有点颤抖。赵庆山深呼吸后,停顿了半分钟,才把银针插了下去。

    文屹然的情况还需要再扎两针才保险,赵庆山觉得有点力不从心。

    看来是老了!赵庆山在心里暗叹。

    赵氏医术最出名的就是针灸。

    赵氏的针灸和普通中医的针灸不同,要用上赵氏武学修炼出的“气”来辅助,才能达到最佳的治疗效果。把“气”附在银针上,配合医者特殊的提拉捻攥手法,可以替患者通筋络,活血气。

    众所周知,大脑不能缺氧,脑部分布的脉络众多,血液循坏带动氧气到达身体的各个部位。

    此时的文屹然,脑子里有几条脉络被淤血拥堵了。被堵住的脉络肯定不能把血液和氧气带到该到达的部位,时间久了,那几条脉络得不到血气的供应,会渐渐枯萎或者坏死。

    如果到了那个地步,文屹然的下场可想而知,不是瘫痪就是死亡。

    赵庆山和文屹然多年的好友,自然明白文屹然心中的抱负。

    文屹然是个心有民众的好领导,凭着他的实力和年纪,还是有可能再进一步的。冲着文屹然做人的风骨和做事的气节,赵庆山希望他能尽快地好起来。

    赵庆山武功最鼎盛的时期,一次能替十根银针附上“气”。自从膝盖受伤后,赵庆山身体里的“气”运行到膝盖处就不能通过,以至于这么些年来,赵庆山体内的“气”并没有壮大半分。相反的,三年前开始,赵庆山觉得体内的“气”正在慢慢地流失。

    赵庆山把脉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治疗方案,先用八根银针替文屹然驱除脑部的“风邪”,再用空心银针替文屹然把淤血给导出来。可是现在,用了六枝针,赵庆山已经后“气”乏力了。少了两针,这效果就差了不止一倍。怎么办?难道眼睁睁看着前功尽弃?

    赵庆山停止了动作,皱眉沉思了起来。

    “外公,擦擦汗。”文梓青见赵庆山满头的汗珠,急忙去洗手间,用暖水壶的热水绞了块热毛巾过来。

    赵庆山机械地接过文梓青手里的热毛巾,胡乱地在额头擦了擦。

    文梓青等赵庆山擦完汗后,接过他手里的毛巾。

    病房里的气氛有些凝重。胡中良见赵庆山的脸色不好,手心里也攥了一把汗。

    胡中良不由得有些后悔。早知道是这么个情况,他就不该拖赵庆山下水,直接宣布没办法医治也就罢了。

    医者父母心,也要看是什么人。

    文屹然并不是普通人,冯雪莹又是个拎不清的。万一赵庆山也治不好文屹然,冯雪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样一来,他胡中良等于替老师招来了祸事。

    果然,冯雪莹见赵庆山满脸的凝重,不由得急了。

    “喂,赵庆山,我说你到底会不会治啊?万一你把我们家老文给治坏了,我可饶不了你。”

    冯雪莹说话的语气很冲,一点都没有顾忌胡医生和秋医生的面子。在她看来,胡医生和秋医生没有阻止赵庆山出手,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她家老文是送医院里来治病的,赵庆山并不是医院的医生,胡医生私自找赵庆山帮忙,本身就犯了忌讳。

    “治坏了?再坏还能坏到哪儿去?赵老师不出手,你以为文市长能醒过来?”胡中良一听冯雪莹话里的意思不对,也火了。

    文屹然这样的情况,赵庆山如果不愿意出手,文屹然只不过是戴着氧气罩躺在病床上等死罢了。他们做医生的能治病,可治不了命。

    “你······你怎么说话呢?什么我家老文醒不过来了?做医生的人一点口德都不讲。”冯雪莹气的脸都白了。

    “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冯主任,您不是以为文市长只是普通的昏迷吧?昨天就和您说了,文市长是脑溢血,脑溢血您懂不懂?就是脑子里面出血了。这种病能醒过来的十个里面都没有一个。如果不是赵老师肯出手,文市长这次绝对凶多吉少。”胡中良才不管冯雪莹是谁,张嘴就是噼里啪啦一顿说。

    秋医生站在一旁,几次想开口劝劝却没找到机会。冯雪莹的态度确实有些过分,救死扶伤是医生的职责,病人家属的无理取闹却是每个医生都不能容忍的。

    “你······我······”冯雪莹气了个倒仰,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说实话,冯雪莹一直以知识分子自居,吵架什么的还真不擅长。

    病房里吵成了一锅粥,赵庆山却丝毫不为所动。思考了良久后,赵庆山终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梓青,我需要借你的力。”赵庆山没有理会胡中良和冯雪莹的斗嘴,抬起头,盯着文梓青的眼睛,认真地说。

    “借力?”文梓青有些茫然。

    “一会儿,你把你身体里的气息渡一丝过来给我,要缓慢而又持续的,不能快了也不能乱了,你能不能做到?”赵庆山知道文梓青的“气”已经炼到了筷子粗细,有他帮忙,老文或许还有救。

    渡气?传功?胡中良和秋医生听的一愣一愣的。随即心底传出一丝疑惑:世上还有这样的绝学吗?

    用不着胡中良和秋医生暗自琢磨,文梓青已经拉开文屹然病床前的那张方凳,站在了赵庆山身后。

    胡中良和秋医生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文梓青和赵庆山,生怕错过了什么。他们真的很好奇赵庆山的治疗方式。

    文梓青练习内功的时间不短,自然明白赵庆山说的“渡气”是怎么一回事。针灸他不懂,不过文梓青知道,赵庆山和文屹然的友情半点都不掺假,为了文屹然好,文梓青只要照着赵庆山说的做就好了。

    赵庆山借着文梓青的“气”,终于替文屹然下了最后两针。说来也奇怪,最后一支针刺入文屹然的脑部后,文屹然的脸色不再是死灰死灰的,而是渐渐地有了一丝生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