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物资

    周园园弄清楚事情的始末之后,不由得目瞪口呆。

    刘茉莉和周大牛?怎么看怎么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不过,周园园才不会替刘茉莉可惜,这样的一朵“毒花”,周大牛不知道消受的起不?

    不过,这些都不是周园园该操心的事。在周园园看来,刘茉莉也好,周大牛也好,只要不来祸害他们家,谁祸害了谁,周园园都不带眨眼的。

    说她自私也好,说她无情也罢!周园园记得很清楚,她重来一回的人生,不需要多姿多彩,唯愿自己在意的家人平安喜乐,直到老死。

    赵国辉从县里开会回来后,这两天一直闷闷不乐。供销社出了事,而且还是一件大事。

    因为临近年底,这个月县里拨给三合镇供销社的物资有点多,光自行车就有十几辆,还有两百多匹布,以及五百斤的白糖,五百斤的盐,还有一百多桶的酱油以及一些零零碎碎的针头线脑。

    前两天三合镇供销社的盐卖的差不多了,赵国辉还没见这个月补货的车,觉得有些纳闷,趁着这次去县里开会,赵国辉就顺嘴和王经理提了下。

    王经理拿出一张提货条,上面的字迹和赵国辉的一模一样。更要命的是,提货条上还盖着三合镇供销社的公章。

    那个年代,公章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接触到的。就算是一张便条纸,盖上公章就能当正规的凭证使用。三合镇供销社的公章一直是赵国辉亲自保管的,每个月会计和出纳要用公章,也要当着赵国辉的面盖章。

    也就是说,县里分配给三合镇供销社的这批物资,不知怎的被人从县里直接运走了。去运货的人手里拿着赵国辉的条子,上面还盖了三合镇供销社的公章。王经理当时有事在忙,见来提货的人手续齐全,就没有再打电话和赵国辉确认。

    赵国辉傻眼了,他很确定自己没有写过这样一张条子。光看笔迹,赵国辉都差点认为那张条子是自己亲手写的。条子上面的字迹和赵国辉平时的字迹一模一样,就连笔锋的收尾出有一丝的上挑,也符合赵国辉平时写字的习惯。

    年底了,上供销社买年货的乡民们多了好多。没有这批货补充,三合镇供销社的有些柜台都快卖断货了。

    王经理也出了一身冷汗。仔细辨认后,王经理发现那张提货单上的公章有些模糊,和供销社正规的鲜红清晰的公章比起来还是有一点小小的差距。

    王经理知道自己上了当,这么一大笔物资被人从他手上“骗”走了,这件事如果被捅出来,他这个经理也不用做了。

    在王经理的配合下,由赵国辉和王经理私人掏钱,先替供销社补上了白糖酱油等生活用品,至于自行车和两百多匹布,赵国辉是拿不出钱来补货了。

    也难怪,这批货物的总价值差不多有两万左右,赵国辉一个月才三十多块钱工资,又怎么填的上这么个大窟窿?更别说自行车和布匹的供应都是有计划的,赵国辉和王经理就算口袋里有钱,也弄不来这么一大批的紧俏物资。

    离过年只有十多天的时间,每个单位在过年前都会盘账清点,三合镇供销社也不例外。

    这就代表着赵国辉和王经理必须在过年前把这批失踪的货给找回来。要不然,年终盘点的时候,货和钱都对不上号,等待着他们俩的,绝对是牢狱之灾。

    赵国辉这两天打了好多个电话,拖朋友拖关系帮忙找那辆运货的车,蓝色的铃木,车牌号码是本地的。两天过去了,不要说货,就连车都没有一丝消息。

    三合镇是个小地方,买的起车的都是一些机关单位,至于私人,没人能够买的起汽车这么昂贵的物品的。

    在赵国辉的印象中,整个三合镇一共有三辆蓝色的铃木,分别是农具厂,收购站和酿酒厂的。

    可是,这三个单位赵国辉都去问了,上个星期,他们的司机连车都好好地呆在三合镇,根本没有去过县城。

    难道······是外地的车辆?赵国辉想。

    从货物失踪到现在已经快一个星期了。这么一大批物资,不可能消失的无影无踪。

    赵国辉焦头烂额之下,只好求助于天天在家长吁短叹闲的快长毛的周志新。

    周志新在部队里是侦查营副营长,擅长从蛛丝马迹中发现事情的真相。

    收到小舅子的求助后,周志新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有事做总比整天无所事事的好,最重要的是,他现在帮多赵国辉一分,芸香对他的冷硬,就会软上一分。

    周志新很了解赵芸香,本质上,赵芸香就是个把身边的人看的重要过自己的人,只要赵芸香在意的人过的好了,她才会放下她的心防,重新考虑他们的将来。

    周志新这几天特别无奈。周园园刚进医院的时候,周志新还没有从周春平要杀他的伤心中走出来,整个人呆愣愣的,像是失了魂。

    也难怪,一向被周志新敬重的周春平转眼间成了催魂夺命的无常,周志新怎么也想不通。这些年来,他对周家二老掏心掏肺的,就连两个兄长,周志新也敬重有加。

    周园园送进抢救室的时候,文梓青和陪在外面赵芸香说明了一下情况。毕竟,赵家几个人都知道,文梓青带周园园出去的时候,周园园还是活蹦乱跳的,这一晚上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让周园园陷入了昏迷?

    文梓青是个精明的,他知道如果不能消除赵庆山和赵芸香对他的不满,说不定以后他都不能靠近小丫头身边了。毕竟,小丫头是赵家众人心中的宝贝。

    为了在未来岳母面前刷好感,文梓青毫不犹豫地把周志新给“卖”了。说实话,文梓青对周志新很有意见,如果不是为了陪周志新,又怎么会在树上吹了一夜的冷风?小丫头的昏迷,周志新应该要负全部的责任。

    文梓青心里对周志新有意见,才不会替周志新隐瞒什么,那晚周家村发生的事,文梓青原原本本都说给了赵芸香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