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怒火

    周志新心里转不过弯,整天躺在床上自怨自艾顺带思考人生。等他好不容易决定不再和周家人来往的时候,赵芸香的怒气却达到了顶点。

    等周志新从自怨自艾中挣脱出来的时候,发现赵芸香看他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周志新此时再去安抚赵芸香,已经没有丝毫作用了。

    赵芸香的怒气不仅仅是因为周园园的昏迷,更多的是因为周志新的傻忠。

    赵芸香相信自家老爹的医术,赵庆山当天赶到医院替周园园把过脉后,已经说过周园园的身体并没有大碍。

    这些年来,周志新对家人的掏心掏肺赵芸香是深有感触的。要不然,赵芸香也不会怕影响到夫妻感情,这些年从来不在周志新的面前说一句周家人的不是。

    周志新这么多年的容忍和爱护,换来的只是周家人的狠毒,居然在周志新的面条里下药?这些就是周家人对周志新的“好”?

    赵芸香心里怒气萦绕。为了所谓的孝道,为了所谓的别人的眼光,这些年来,他们夫妻俩该有多傻啊!

    赵芸香以为经历了那件事后,周志新最少也要去质问周家人,去周家闹一闹。最好,周志新能趁这次机会,把周家人的关系断个干干净净。

    周园园醒来后也在赵芸香面前故意上眼药:爸爸不是那人的亲儿子吧?

    得,小丫头还挺牛的,说起周春平都不屑叫爷爷,直接“那人”两个字代替了。

    周园园其实挺郁闷的,明明知道真相却不能说出来。

    周园园的话,赵芸香听进去了,也难怪,虎毒还不食子呢!周春平这样对待周志新,说他是周志新的亲爹,赵芸香也不敢信。

    周志新在赵芸香心中,一直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可是,在对待周家人的这件事上,周志新退缩了。

    为了所谓的“孝道”和“人言”,周志新决定自己吃个哑巴亏算了,周春平父子要杀他,只有他这个当事人清楚。事情过了,无凭无据的,就算他去质问,周春平也不会承认。

    赵芸香觉得好失望,她要的只不过是自己小家的安稳和幸福。周志新明明知道周家人的狠心和恶毒,却像是只鸵鸟般把脑袋埋在沙子里,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样的周志新,还值得她赵芸香托付终身吗?这样的周家,他们娘儿三个还能回去吗?回去后,等待着他们的,还不定有什么恶毒的招数呢!

    赵芸香觉得,上次的噩梦说不定就是老天给她的一个警示。他们一家再和周春平他们纠缠下去,梦中的一切说不定都会变成现实。

    梦中周志新的死,她的疯,儿子周家胜的坐牢,女儿周园园的被卖······都是赵芸香不能忍受的。罢了罢了!既然周志新舍不得周家,就让周志新去做他的“孝子”吧!她赵芸香,决定不奉陪了。

    赵芸香的性格有点固执,她打定主意后,不再理睬周志新。

    就算在弟弟家住着,赵芸香也是带着儿子和女儿单独住一间房,不准周志新踏入半步。一道门,隔绝了昔日里最恩爱的两夫妻。

    周志新这才发现,一向温婉的妻子这次是真的火了。在赵芸香恼怒之下嚷出“离婚”两个字后,周志新的心像是被一只大手揪住似的,疼的慌。

    这些天里,不管周志新怎么道歉,赵芸香都不为所动。她只是默默地替孩子们添置衣物,顺便帮弟媳徐丽琴做做家务。那天回娘家,赵芸香只收拾了她和孩子们的几件衣服,其它的都放在了周家。

    赵芸香是个有眼色的人,作为一个嫁出去的姑奶奶,弟弟肯让他们一家子回娘家居住,是弟弟的情分,她平时多做点事,也是为了让弟媳妇的心情好些。毕竟,现在赵家的女主人是弟媳妇徐丽琴,而不是她赵芸香。

    周家,赵芸香不会再踏进去一步,她在等,等赵庆山回来的那一天。

    家里的气氛这两天有些怪怪的,周家胜还没什么,又怎么瞒得过鬼灵精的周园园。

    前世今生,周志新对周园园来说一直是个可有有无的人物。刚重生那会,周园园甚至想过带着妈妈和哥哥离开周家。

    这一次,赵芸香终于挺直了身板,让周园园很是欣慰。在婚姻生活中,女人一般都是弱势的一方,如果事事不管对错,都要听从男人的话,这样的女人,一辈子未免太悲哀。

    周园园支持赵芸香给点颜色给她老爹看看,免得周志新高估了自己的魅力,和稀泥般地把周家人做的那些事糊弄过去。

    不过,周园园是不会让父母真的离婚的。周志新的死劫已过,否极泰来这个词可不是说假的,以后等待着周志新的,有很大机会是事业上的一帆风顺。

    她妈赵芸香为周志新吃了这么多苦,周园园才不会脑子犯迷糊,让她妈把以后的荣华富贵往外推。再说了,赵芸香这么坤着周志新,其实也是心底对周志新“爱”的表现呀!

    给周志新一个教训,把他调~教成妈妈赵芸香的忠犬男,是周园园目前的努力方向。

    这一天,又是三合镇的集市。周园园一早吃了饭,就拉着哥哥周家胜出了门。

    临近过年,三合镇的每个集市都人头涌涌。

    于源县的风俗,有钱没钱都要过个好年,再穷的人家,年三十晚上的那一餐都要比平时准备的丰盛数倍。

    集市上,拿了农产品来交换的农民也多了不少,毕竟,过年的吃喝,还有孩子的新衣服,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周园园和周家胜在人堆里钻来钻去,经历过前世的孤独,在人多的地方,周园园觉得心里很踏实。

    “春花娘,听说你娘家村子有处理的布卖,有没有适合我家二妮穿的花布啊?我想扯几尺给妮儿过年做身新衣裳。”一个身穿粉色花棉袄,手挎着篮子的小媳妇,真和身边一个穿着蓝布大褂的小媳妇说着话。

    周园园刚好走在两人个小媳妇的身后,听到两人的谈话内容,心里闪过一丝讶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