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眼熟

    周家胜的心里满是激动,和妹妹在一起,好玩的事情就是多。这不,他们俩现在就想是电影里的侦查员一样,在查坏人呢!

    可怜的周家胜,一点都没想到他们两个孩子小胳膊小腿的,还不够人家一个在手指的力量。周家胜对于妹妹周园园有着一种说不出口的信任感,他还心心念念上次去派出所扮鬼吓唬吴金凤的事呢!

    周园园和周家胜的小身板太矮,就算踮起脚尖也看不到院子里的情景。从他们沿着巷子绕过来的路程来估计,这栋带院子的平房最少也有两百多平米,加上围墙围着的院子,占地面积最少有四百平米左右呢!

    在三合镇上有一栋这么大房子的人家,说起来很少见。三合镇上人多地少,一大家子挤在两间十来平米的房子里的,比比皆是。

    周园园眼前这栋房子看起来很旧了,围墙有些地方甚至窝进去几个洞,房子的主人看起来日子不是很好,连最基本的地方都没修整一下。

    周园园和周家胜缩在拐角处,听到木门被敲响了。

    “谁啊?”一个少年的声音在院子里响了起来。

    黄卫红脸上露出喜色。总算没找错,是她小弟的声音,她听出来了。

    “小弟,是我,你大姐卫红啊!”黄卫红的声音里多了几分热络。一路找过来的时候,黄卫红的心里还有些忐忑,生怕老娘是吹牛的,说小弟在镇上住大房子。镇上的大房子有这么容易住的?小弟还不定窝在哪个窝棚里呢?

    这也是黄卫红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带曹桂芳来的原因之一,万一被曹桂芳见到了弟弟的窘况,是黄卫红不愿意的。

    现在好了,按照老娘给的地址,黄卫红不仅找到了小弟。看这家人的屋子,宽敞的不得了,她小弟也算是混出头了。

    黄卫东拉开院子门,看见一脸惊喜的黄卫红,呵斥的话在嘴边滚了滚,还是没有说出口。

    “小弟,有没有灯芯绒的花布?扯个······”黄卫红想起没问曹桂芳要多少,嘴里的话打了个顿,眼神看向了站在她身边的曹桂芳。

    “五尺五。”曹桂芳一路上已经在心中盘算好了用料,此时张口就把要扯的长度说了出来。

    三尺五给二女儿做一身棉衣,两尺给大女儿做个褂子,两人都有新衣服穿。

    “行,在这等着。”黄卫东见状,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他姐也是一片好心。

    黄卫红未出嫁的时候,对黄卫东很好。看在黄卫红的面子上,黄卫东愿意冒一次风险。

    眼见着木门在眼前合上了,曹桂芳和黄卫红都楞了楞。黄卫东怎么这么没礼貌啊?照理说,她们都上门来了,怎么也该请她们进院子里坐一会儿吧?

    周园园背靠着院子的围墙,闭上眼睛,让体内的气息流动慢上了几分。院子里的情景出现在了周园园的脑海里。

    黄卫东走的有点急,他怎么也没想到大姐回找上门来,还知道他手上有布。

    看来是前几天拿回家的那两匹布惹的祸,难怪马哥说了,不准他们拿东西出去,也不准他们回家显摆。

    可是,有几匹布浸了水,不处理掉,放在他们房间里也是个烂掉的下场。他只是不忍心而已,自己在镇上吃香的喝辣的,家里那些人却穿的破破烂烂的。

    浸了水的布有二十几匹,就怎么胡乱扔在黄卫东睡觉的那个房间的地上,这些布,就算少了一匹两匹的,马哥应该也会在乎吧?

    黄卫东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才趁着马胜利他们睡觉的时候,偷偷拿了两匹布回了秀水村。

    没想到那两匹布把大姐给引来了,趁着马哥在东厢房睡觉,他还是赶紧把他大姐打发走吧!要不然,等着他的将会是马哥的怒火。

    周园园“看”着黄卫东进了房,从一摞看起来有些潮湿的布里挑了一匹小碎花的灯芯绒布。黄卫东没有尺子,只是估算着长度,只多不少的撕了一大块花布下来。

    撕布的脆响声惊醒了在床上睡觉的一个少年。少年转过身的时候,黄卫东已经把花布揣进了怀里。

    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熟人?看到那少年的脸,周园园一惊,气息就乱了。

    少年正是周志刚的长子周家兴。

    “黄毛,你干啥呢?”周家兴狐疑地看着黄卫东。刚才在睡梦中,他明明听到有响动。这些天,马哥一直约束着他们不让出门,他们几个天天晚上打牌赌钱,昨晚也是,天亮了才睡觉。

    “没啥,有点饿了,我拿两块钱去集市上买点吃的。”黄卫东淡淡地回答了一声。和周家兴一起呆了一个多月,黄卫东也摸透了周家兴的脾气,这个人是不讲情面的,被他知道自己拿布给大姐,说不定会去马哥那里告状。

    等周园园收拾好心情继续“看”的时候,黄卫东已经走到了大门边。

    黄卫东刚把怀里的布塞进黄卫红的篮子里,后面传来周家兴懒洋洋的声音:“好啊黄毛,你竟然把陌生人带到这里来了”。

    “三块钱,你给我大姐。”黄卫东快速而又小声地对曹桂芳说了一句话后,转过头和黄卫红急促地说了了句:“快走。”

    等周家兴摇晃着身子来到门边的时候,黄卫东已经关上了大门。

    “哟呵小子!一点都没把哥放在眼里啊?老实交代,是谁来找你?”周家兴双手抱着手臂,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好不容易抓到了黄毛的痛脚,周家兴不打算放过他,谁让他黄毛能干,前些天把他给比到泥地里去了呢?

    围墙外,周园园有些纠结。眼见着曹桂芳和黄卫红要走了,她该留在这里看周家兴的秘密,还是跟着曹桂芳和黄卫红?

    曹桂芳虽然觉得黄卫东的态度不大好,但是看在五尺多布才三块钱的份上,还是笑开了花。这种布,曹桂芳在供销社见过,一块一毛钱一尺,五尺五就是五块五毛钱,更何况刚才曹桂芳瞄了一眼,黄卫东塞进黄卫红篮子里的布有那么厚,肯定不止五尺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