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耳光

    周家兴这次猜错了,周家村里的村民们,因为那天早上的蹊跷,对周春平父子起了疑心。

    这几天,周春平都不敢出门,生怕被人笑话。

    吴金凤当天回到家,搜罗了周春平箱子里的一叠钱,跟着周志美去了县城,说是去散散心。

    周春平没敢拦住吴金凤。周志美在娘家呆的时间太久了,再呆下去,人家王家说不定不要这个媳妇了。毕竟,王小强他妈可不是个善茬。有吴金凤跟着周志美,女儿不方便说的话,吴金凤也可以说的出口。

    周春平错把周大牛认成是他“儿子”的事,一上午就传遍了整个周家村。

    周家村的村民们笑死了,没想到周春平聪明一世,临老还搞了一个大乌龙。

    大部分的村民都是看热闹,有几个脑子聪明点的村民,包括周二楞在内,却在心里暗自嘀咕:为什么张志强没进门就开口叫三哥?张志强眼睛会透视?要不然怎么一口咬定刘茉莉房里的男人就是周志新?

    还有啊~!周春平和吴金凤老两口没进何寡妇家的门就叫大家包涵他家小儿子,他们俩怎么知道里面那个搞破鞋的男人就是周志新?这其中的事,细想起来让人心惊胆战哪!

    知道一点点内幕的周大牛当然不敢瞎嚷嚷,就算不看在新娶的美娇娘份上,光是那晚夺命罗刹般的文梓青,就让周大牛把嘴巴闭得紧紧的。

    这人哪!要知足,不知足的人通常都活不长。周大牛午夜梦回的时候,经常想起文梓青对他说过的话。

    老村长周大柱也为了这件乌龙事,特地跑到周春平家来串门。周大柱才不管周春平的面子,话里话外挤兑周春平“老眼昏花”“不中用了”。

    周大柱前些天找周春平商议刘茉莉的事,周春平还推三阻四的,让周大柱心里很不爽。

    眼见着不用周春平出手,周大柱靠着自己,也成功地替儿子甩了刘茉莉这个包袱。这件事让周大柱颇也有些自得。看来老天爷都站在他家洪明一边,让刘茉莉那个娘们被周大牛这坨狗屎给糊上了。

    周春平闷着头任由周大柱数落,此时此刻,周春平担心的并不是周大柱,而是怕自己没法和贵人交代。钱也拿了,保证也保证过了,事情却超出了他们的掌控。

    周志新那天晚上就这么消失了,周春平父子三人找遍了整个周家村,都没看见周志新的人影。这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春平好烦,他知道,周志新的事算是被他办砸了。就算周志新没死,以后也不可能会听他的话,再想暗算周志新,比登天还难。

    周春平真的很奇怪周志新到底去了哪儿?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明明看着周志新吃下了那碗下了药的面条,明明看着他没了气。

    一大早,周志刚和张志强就被周春平打发到赵家沟去了,除了周家村,周志新也只有赵家沟岳父家可以容身了。

    有时候有些事就是这么奇怪,怕什么就来什么。周春平生怕贵人找他算账,家里就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中年男人一路走一路听到村民们在说周春平家的闲话,听的他肺都快气炸了。

    “废物!一家子都是废物!”中年男人一进门,就毫不客气地骂道。

    中年男人快被周春平气死了,为了周志新的事,他这些天都住在三合镇上,随时帮周春平出主意。

    把周志新骗到何寡妇家结果了他,再弄成搞破鞋的假象,这个主意就是中年男人替周春平想的。周春平呢?一家子人都笨的像猪一样,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

    中年男人前两天去青山市看病去了,这一回来,马上来周家村听周春平的好消息。结果呢?好消息没有,有的只是周春平一家子的“糗事”,可把他气得够呛。

    “我······”周春平低着头,想替自己辩解几句,又怕中年男人在贵人面前说他的坏话。那天中年男人和贵人相处的情景,周春平看在了眼里。在贵人面前,中年男人还是很有面子的。

    中年男人越想越气,抡起左手,“啪”的一声,甩了周春平一个重重的耳光。中年男人明白少爷的心里有多希望周志新死,要不是怕老爷子起疑心,少爷都打算自己动手了。

    这下倒好,他们这些天的布置全都落了空。中年男子可以想象到,自己会面对少爷怎样的怒火。

    “你干嘛打我爷爷?”周家兴刚进家门,就见到周春平挨打的场面,不由得急了,冲到了中年男子身前。

    这个陌生人,周家兴是第一次见。不过,周家兴在镇上做混混有一段时间了,在他看来,在自己家的地头上欺负自家人,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事。

    “呵呵······周春平,你家小崽子还蛮有血性的嘛!不过,我不喜欢。”中年男子冷笑了几声,说。

    “家兴,走开。”周春平对着周家兴呵斥了一声,装作没看到周家兴委屈的脸,向中年男人说:“大兄弟,小孩子不懂事,您不要见怪。”

    “别乱攀亲,谁是你的大兄弟?要不是少爷要用你,我认得你是谁?”中年男子斜了周春平一眼,冷冷地说了一句。

    “我······”周春平暗恨。

    中年男人第一次来周家村找周春平的时候,态度摆的很低,不仅递烟,对周春平的态度也很恭敬。

    这才几个星期,中年男人马上换了一副嘴脸,让周春平一时间很不适应。

    “小孩子不懂事,就是欠教训。”中年男人脸上一片漠然,说出的话却让周春平一惊。

    周春平犹豫了。对于周家兴这个长子长孙,周春平还是很看重的,更何况家兴刚才并没有做错什么,他说那句话,也是为了维护周春平呢!

    中年男子见周春平没有理会自己的话,手一甩,拔腿就走。反正,要收拾周春平是迟早的事,他用不着生闷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