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熟人

    周春平见状,咬咬牙,转过身,“啪”的一声,一个耳光甩在了周家兴脸上。周春平这下打的够大力,周家兴的半边脸马上肿了起来。

    周春平知道中年男人是故意找茬,可是,他没办法,如果不让中年男人高兴,说不定他们一家子马上就要倒霉了。上次贵人给的钱,前几天分了一些给周志刚兄弟俩,又被吴金凤拿走了大部分。

    吴金凤可不傻,拿完钱后,马上跟着周志美去了县城。周春平可以预料到,等吴金凤回家的时候,那叠钱肯定什么都不剩了,就算有剩下的,进了吴金凤的口袋再叫她掏出来,那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办事拿钱,事未办成退钱。这是当天那贵人说过的话。周春平前些天以为对付周志新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为了让周志刚和张志强出力,所以才提前把钱分了,张志强和周志刚一人拿了三百。如果中年男人此时撕破脸问周春平追回那笔钱,他可拿不出来。

    “爷爷。”周家兴用手捂着麻木后开始火辣辣的半边脸颊,愣住了。他做错了什么吗?他什么都没做,就是在外人面前维护了爷爷的面子,这也要挨打?

    周春平的脸色变了几变后,终于恢复了平静。家兴是他的孙子,为爷爷挨个耳光,也算不上什么吧?

    见周春平打了周家兴,中年男子的脸色才好了一些,他停住了往外走的脚步,转回头吩咐道:“周春平,再给一个机会给你,在年前把那件事办妥,要不然,你知道后果的。”

    “是,是。”周春平点头哈腰的,等中年男人的背影都看不见了,周春平才慢慢直起了腰。

    “家兴······”周春平转回身想和大孙子说说话,周家兴却已经不见了人影。

    这孩子,还气上了?周春平摇了摇头,没有在意。等周志刚回家后,让他管一管吧!他老了,刚才被中年男人吓了吓,觉得浑身都累的慌,还是去睡个觉先。

    周家兴躺在自己家的那张木床上,眼里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脸上火辣辣的痛,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周家兴刚才发生的事。

    爷爷平时说最喜欢他这个大孙子,看来也只是说说而已,要不然,他刚才也不会打自己这么狠了。

    周家兴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

    周家兴在家的时候,觉得爷爷有工资,做事也还算公正,所以一直对周春平很尊敬。

    这半年多,周家兴一直在镇上混,胆子比以前大了很多,要不然他也不敢在中年男人打了周春平后跳出来。

    结果却让周家兴很失望,周春平不说支持他一起把中年男人赶走,还听了那人的话打了自己一巴掌。呵呵······他爷爷就是个欺软怕恶的怂货。

    这一巴掌,把周家兴的心都打凉了。

    算了算了,反正这个家他也呆腻了,还不如跟着马哥,吃香的喝辣的,不管怎么都比呆在这破家强。

    周家兴打定主意,从床上跳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周家。

    周园园和周家胜在集市上又转了一圈,确认身后没有人跟踪,才回到了舅舅家。

    刚走到巷子口,周园园就听到舅舅家传来一阵哭喊声,声音尖锐中带着点凄惶,正是舅妈徐丽琴的声音。

    出什么事了?这个时间,赵国辉和徐丽琴都应该在供销社上班才是,怎么会在家?

    周园园一愣,拉着周家胜的手使上了一点劲,两双小短腿飞快地跑了起来。

    两小刚跑到赵国辉家门口,就看见几个穿着制服的公安,一左一右站在赵国辉的身旁。赵国辉偏过身子正在交代徐丽琴什么,徐丽琴一边“呜呜”地哭,一边点着头。

    “舅舅。”周园园和周家胜一惊,马上扑了过去。

    上辈子的事还是发生了吗?舅舅还是没能逃脱被诬陷的命运?周园园的脸一下子变的刷白。

    “小九,家胜,舅舅没事,你们要乖乖的,听妈妈的话,啊~!”赵国辉看见受到惊吓的周园园兄妹俩,急忙弯下身子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顶。

    说实话,公安今天就上门了,赵国辉有些意外。

    王经理和赵国辉说过,要到月底才会向上级汇报那批物资的事,没想到这才两天的时间,这些公安就找上门来了。

    “叔叔,你们为什么要抓我舅舅?我舅舅是好人。”周园园抬起小脸,向站在赵国辉左边的那位娃娃脸公安发问。

    娃娃脸公安算是周园园的了“老熟人”了,正是前些天上周家村抓赵芸香的那个小张。当时小张还被吴金凤推了一把,擦破了整个手掌。

    此时的小张,面对着周园园那双清澈的双眸,觉得自己的脸都在发烧。也不知道什么“猿粪”,这才几天的时间,他们就在这样的情景下见面了。

    抓赵芸香的时候,小姑娘就用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盯着小张,让他很不忍心。今天,他又跑到这儿来抓小姑娘的舅舅来了。在小姑娘心目中,自己成了“坏蛋”了吧?

    说实话,小张并不知道赵国辉犯了什么罪。今天上午,派出所的所长接到于源县公安局的电话,说供销社的主任赵国辉在工作中存在着重大的失误,让三合镇派出所赶紧出警,把当事人赵国辉给控制起来。

    在小张年轻的心里,当了领导的人犯错误最可恨。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领导没做好,祸害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他工作的整个单位。

    另一个公安老江横了小张一眼,觉得小伙子的态度有些奇怪。

    刚出警的时候,小张听说去抓人,一副义愤满胸的样子,一路上唠唠叨叨的,说是不能放过一个坏人。

    到了供销社后,老江通融了一下,让赵国辉回家收拾点东西再跟他们走,也被小张埋怨了几句,说老江心肠太软,对待犯了错误的赵国辉,怎么可以心软呢?

    在外面,老江也不好和小张解释什么,笑了笑后没有理会小张的嘀咕。

    老江和赵国辉平时的关系不错,赵国辉的人品老江也信的过,上面打电话来让他们抓捕赵国辉,说赵国辉犯了严重的错误,老江还真不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