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老赖

    徐丽芳知道徐丽琴的工作和自己不同,徐丽芳作为护士,还经常要上个夜班什么的,轮到徐丽芳上夜班,白天就在家休息。徐丽琴不一样,供销社站柜台,通常是早上八点到下午六点。现在还没到下班时间呢!她姐怎么回娘家来了?

    而且,徐丽琴每次回娘家都是大包小包的,手上从来不落空。徐家有了徐丽琴时不时的贴补,除了住的地方狭窄了一些,平时的日子还算过的去。

    今天的徐丽琴,手上空空的不说,就连脸上的神色也带着丝凄苦,是和姐夫吵架了吗?徐丽芳猜想。

    “丽芳,二旺在家吗?”徐丽琴在妹妹打量的眼神下醒过神来,问。

    “那小子,昨晚在外面混了一夜,今天早上才回家,正在睡大觉呢!”说起弟弟徐二旺,徐丽芳气就不打一处来。徐家四个孩子,徐二旺是最小的一个,也是最懒的一个。十六七岁的人了,也不说去找份活干,整天吊儿郎当地混着。

    “姐,你找二旺?”徐丽芳多嘴问了句。前些天,徐丽琴回娘家,和徐妈妈说了句娘家不能靠她长期贴补,让徐妈妈多管管徐老赖和徐家的几个小辈。

    徐丽琴说的也没错,她现在还没有孩子,发了工资还可以贴补一下娘家,等她有孩子后,身上的负担会加重,再让她贴补娘家,说不定也是有心无力。

    徐家一大家子,除了徐妈妈和徐丽芳靠谱一点,其他几个,懒的懒馋的馋,就连三个侄儿侄女,在吴大妮的教唆下,一天到晚只想着怎么从徐丽琴两姐妹身上占多点便宜,小小年纪,都快给吴大妮教坏了。

    徐老赖更不用说,整天除了喝酒就是打牌。徐老赖本名并不叫徐老赖,而是叫徐仁寿。老赖是别人给他取的外号。

    徐老赖在农具厂上班,厂里的活稍微累一点,徐老赖就说这里痛那里痛,躺在床上哼哼唧唧要请病假。农具厂的领导算是怕了徐老赖,为了不影响其它工人的工作,领导只好把徐老赖调去守仓库。

    守仓库的活比起在车间要轻松很多,徐老赖靠着自己的赖劲得了份好工作,让有些下不了脸面的同事们又羡慕又鄙夷。徐老赖也因此成名。

    徐老赖才不管别人怎么看他,照他看来,他要不是脑瓜子灵活,知道和领导耍小心眼,守仓库这么好的工作怎么会落到自己头上?没看见很多单位守仓库守大门的都是领导的亲戚吗?

    这件事算是徐老赖一辈子少有的“丰功伟绩”之一,徐老赖一喝酒,就时不时拿来在孩子们面前吹嘘几句。

    这样的家长,又能教出多好的孩子。徐家姐妹要不是心疼徐妈妈一天到晚忙个不停,说不定也要和徐家大部分人一样,吃要挑肥的捡瘦的,脏活累活不愿意干。

    徐家几个男人加上吴大妮,家里什么事也不想干,在外面买东西,零钱也是能赖就赖,三合镇上的人一听到徐老赖父子三个就要摇头。连带着徐家两个闺女的婚事也艰难不少。

    徐丽琴算是运气好,找到了赵国辉这样一个“金龟婿”。徐丽琴嫁给赵国辉不久,赵国辉就当上了供销社主任,乐的徐妈妈一直和街坊们吹嘘他们徐家的闺女有旺夫命。不过,就算徐妈妈说的再好,徐丽芳的婚事却是一直不顺,想追徐丽芳的镇上小伙子都被徐老赖的一百块钱彩礼给吓跑了。

    徐丽芳过完年也二十岁了,这个年纪也不算大也不算小,和徐丽芳同年的几个邻居都有了婆家,要不也是订了婚等着结婚的那种。

    还好徐丽芳在人民医院做护士,也是个吃商品粮的,医院这样的工作单位在一般人的眼里算的上高大上了,要不是徐老赖一百块钱彩礼的要求太离谱,徐丽芳根本不愁嫁。

    至于徐家的长子徐大富,徐老赖办了早退休让徐大富顶班。这几年待业的青年多,工厂只有那么几个,没有空缺的职位,那些等分配的年轻姑娘和小伙子们往往要等几年才轮的上一份工作。

    徐老赖是自己躲懒,巴不得早点退休,天天喝喝小酒打打牌,日子过的不要太惬意。徐大富顶了徐老赖的班,也有好处。徐家穷的叮当响,要不是徐大富有工作,说不定连吴大妮这样的媳妇也找不到。

    吴大妮是农村户口,娘家在山沟里,吴大妮能找到家在三合镇上,还是吃商品粮的徐大富,算是高嫁了的。

    摊上这么个娘家,徐丽琴也做不到什么都不管。和赵国辉结婚后,徐丽琴还是会偷偷地给娘家送东西,有时还会拿点钱给徐妈妈。徐丽琴知道徐老赖自己的钱还不够花,经常要拿走徐妈妈的钱去喝酒打牌。要不是徐丽琴偷偷贴补着,徐家的日子过的肯定还要艰难。

    徐老赖不争气,高兴不高兴都要喝两口。徐老赖喜欢喝酒,酒量却不大,一喝酒就会醉,喝醉后就会发酒疯,不是把这个打了就是把那个踢了,惹来一堆人到徐家找后账。打了人,打伤的要赔钱,打疼了的要赔礼,要不是徐老赖这么能作,徐家的日子也不会过成这样。

    徐老赖打牌又喜欢来点刺激的,就算别人不肯,徐老赖也要赖到人家肯玩钱。徐老赖的打牌技术又不好,一晚上经常把口袋里的钱都输个精光。

    徐老赖一输钱,就骂骂咧咧的,还会跟人打架。

    为了徐老赖的这两个毛病,赵国辉为徐老赖擦了几次屁股。徐老赖一打架就被抓进派出所教育一两天,要不是赵国辉替他周旋,徐老赖早就抓去监狱改造去了。

    徐丽琴看着娘家一直这么乱糟糟的,心情也很差。那次徐妈妈因为孙子没能去徐丽琴家住上一段时间,不高兴地嘟哝了几句,徐丽琴才说让徐家人要自立的那些话。

    徐二旺当时在家听到了,气哼哼的指着徐丽琴的鼻子骂,说他大姐是自己过好日子了看不起娘家人,骂的徐丽琴哭着回了家。

    这才没几天的事,徐丽琴就上门来找徐二旺,说实话,徐丽芳心里挺好奇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