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二旺

    “嗯,我找二旺问点事。”徐丽琴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妹妹的问话。天知道,徐丽琴用了多少力气才控制住自己,没有歇斯底里地冲进徐家。一路上,徐丽琴都在怀疑,赵国辉的事应该和徐二旺脱不开关系。

    这些年来,徐丽琴对娘家算的上掏心掏肺的,她真的没想到自己从小带大的弟弟会这么狠心,她要问问二旺,这些年来,她这个做大姐的对他还不够好吗?二旺为什么要害他姐夫?

    站了一会儿,徐丽琴觉得自己的喘气均匀了些,才抬脚迈进了娘家。

    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怪味,徐丽琴憋着气,好歹才没被那股怪味熏的晕过去。

    徐二旺的房间房门大开,站在门口就可以看见地上横七竖八地扔着一堆脏衣服和臭袜子,而徐二旺躺在床上盖着棉被睡的正香。

    小心翼翼的绕过脚底下的这些“障碍”,徐丽琴才走到了徐二旺的床边。

    睡梦中的徐二旺,脸上没有清醒时的玩世不恭,薄薄的嘴唇微微抿着,还算是一枚青春美少年。

    这个弟弟,是徐丽琴一手带大的。徐妈妈生了徐二旺后身体差了很多,又要忙活着家里家外的事,,徐二旺两个月后,就扔给了当时才六岁的徐丽琴带。

    徐丽琴抱不动徐二旺,就坐在床边逗弟弟笑,把屎把尿洗尿布什么的也都是徐丽琴来做。

    当年那个小小的婴儿,已经这么大了呢!徐丽琴望着徐二旺的睡颜,有些愣神。

    “大姐,你怎么不叫醒这小子?”徐丽芳见徐丽琴进屋后光顾着看二旺,没有其他的动作,不由得也走了进来。

    “啧啧啧······脏死了,臭小子,谁让你上次骂我是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婆,姐姐我才十来天没给你收拾,你这房间都快赶上猪圈了。”徐丽琴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一边偷偷的看了看徐丽琴的脸色。

    徐丽琴出嫁后,徐家的一些琐事全都堆到了徐丽芳身上。徐妈妈的工作是环卫所的工人,每天天不亮就要爬起来去扫大街。

    环卫工人的劳动强度大,徐妈妈一天累下来,回到家差不多直不起腰了。

    徐丽芳和徐二旺闹脾气也有一段时间了,徐丽芳无意中见到小弟和镇上的几个混混在一起,回家说了他几句,徐二旺不服气徐丽芳管他,两姐弟这才拧上了。

    吴大妮没有占到徐二旺的房子,她就把两个儿子塞给了徐妈妈,徐妈妈每天忙完工作,回家还要忙活两个孙子的事,也顾不上替小儿子收拾。这么些天堆积下来,徐二旺的房间就乱糟糟的了。

    徐丽芳没能从徐丽琴脸上看出什么来,此时的徐丽琴,一门心思想着赵国辉的事,徐丽芳话里话外向她告徐二旺的状,徐丽琴管不到也不想管。

    徐家的事太多,徐丽琴每个月光是替徐老赖善后,已经心力憔悴。弟妹都大了,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小九九,徐丽琴不傻,不愿意再参合他们的事。

    毕竟,徐丽琴已经出嫁了,弟妹的事,父母来管才合适,不是吗?

    “懒猪,起床了。”徐丽芳见徐丽琴没理会自己的话头,只好讪讪地走到床边,伸手捏住了徐二旺的鼻子。

    徐丽芳才不会得罪大姐,徐家除了大姐,她也没人可以依靠了。

    睡梦中的徐二旺没有呼吸到新鲜空气,憋了一会儿,终于惊醒了过来。

    徐二旺睁开眼睛看见床边的徐丽芳,一挥手就拍打了过去。此时此景,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是徐丽芳搅和了他的好梦。

    徐二旺昨晚在马胜利家打了一夜的牌,天亮后才回家睡觉,此时不过睡了几个小时,他根本没睡醒。

    徐二旺的起床气有点大,加上这几天和二姐吵的像是乌眼鸡似的,不趁机打徐丽芳一巴掌,徐二旺心里不舒服。

    徐丽芳才不会傻傻地站在那儿被打,她早有准备,见到徐二旺扬起手的时候,徐丽芳快速地跳开了。

    徐二旺见自己的巴掌落了空,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骂道:“徐丽芳你这个老姑婆,想找死是不?”

    “小弟?”徐丽芳还没说说什么,徐丽琴却惊呼出声了。徐二旺在徐丽琴面前一直是腼腆而又乖巧的,这样的一面,徐丽琴还是第一次看见。

    “大姐?你怎么在这儿?”徐二旺一愣,这下彻底地清醒了。徐二旺睡的迷迷糊糊被吵醒,整个人还是懵懵的,刚才刚顾着对付罪魁祸首去了,还真没看见徐丽琴站在他床前。

    “懒猪,快起床,大姐找你有事。”徐丽芳这时才重新凑了过来。徐丽芳知道,徐二旺的脾气是徐家最怪的,在这个家里,就连爸妈也管不了的徐二旺,其实最听大姐徐丽琴的话。

    “哼!老姑婆,你给我等着。”徐二旺斜了徐丽芳一眼,言下之意就是待会儿再收拾徐丽芳。

    徐二旺到底顾忌着徐丽琴,没有再说一些令徐丽芳难堪的话。

    “姐,今天怎么有空回家?”徐二旺一边快手快脚地穿着衣服,嘴上也不闲着。大姐难得回家一趟,徐二旺打算去隔壁豆腐张家称块豆腐回来,留大姐在家吃个中饭。

    说实话,在徐二旺心中,大姐徐丽琴一直是这个家的人,就算她嫁给了赵国辉那小子,那也是他们老徐家的大沽娘,他徐二旺的亲亲大姐。

    或许是从小到大都是徐丽琴带着徐二旺的原因,徐二旺一直很粘徐丽琴。徐丽琴结婚后,回娘家的次数少了,徐二旺暗戳戳地把这笔帐记在了赵国辉头上。

    照徐二旺看来,大姐徐丽琴不仅长得漂亮,干起活来也是一把好手,这样的大姐,嫁给了赵国辉,算他们老赵家的祖坟冒青烟了。

    在徐二旺的眼中,赵国辉的老家赵家沟就是个偏僻的不能再偏僻的穷山沟,赵国辉这么个乡下人,能娶到大姐徐丽琴,算他走了狗屎运。在徐二旺这些三合镇少年的眼中,除了三合镇和县里,其它地方都是乡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