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严肃

    赵庆山每次替文屹然针灸,胡中良都陪在一边暗中观摩。

    胡中良觉得自己在这次治疗中,又从赵庆山身上学到了很多针灸方面的知识。下一次再碰上和文屹然相似的病人,胡中良自认抢救时的成算大了一成。

    对于赵氏医学的针灸方法,赵庆山对胡中良倾囊相授,只可惜胡中良年纪已大,能练出赵氏武学上的“气感”已经没有可能。

    赵庆山坦言相告,赵氏的针灸技术要配合赵氏武学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胡中良的针灸技术始终差了那么一点,原因就在这里。

    胡中良惋惜之余,也不禁被赵庆山毫不藏私的风格折服。私底下,胡中良给赵庆山敬了拜师茶,把自己当成了赵庆山的记名弟子。

    这天一大早,冯雪莹跑到医院来接文屹然出院。这些天,文屹然对冯雪莹的态度一直是冷冰冰的,冯雪莹心里有些害怕,又有点赌气,索性医院里有文梓青在照顾,冯雪莹这几天都尽量不在文屹然的眼前出现。

    今天文屹然出院,于情于理,冯雪莹都不能再躲下去了。

    看见冯雪莹,文屹然这次没有动怒,只是一脸平静地等冯雪莹去住院部结了帐后,才让文梓青搀扶着慢慢的下了楼。

    楼下停着一辆来接文屹然的黑色小轿车,司机小王看见文屹然一行人,赶紧从驾驶室钻了出来,替文屹然打开了车门。

    ”老文,车子是吴市长特批的,不是我去要来的。“见文屹然迟疑着不愿坐上车,冯雪莹赶紧解释了一句。

    文屹然是个讲原则的人,如果不是他不适合长时间站立和行走,文屹然是不会坐车的。车子是市政府的,开车的是个小伙子,叫小王,和文家的保姆刘阿姨一样,也属于市政府的后勤人员。

    文屹然的职务是市委书记,他的政见和吴市长有些出入,两个人私底下的关系不是很好。文吴两家就算是住在同一个大院,两家的家属都很少来往的。上次文梓青回青山市,进市委家属院后碰到的孙玉琴奶奶,就是吴市长的媳妇。

    没想到文屹然这次出院,吴市长还专门派辆车来接,文屹然心底惊讶之余,也对吴市长多了几分警惕。道不同不相为谋,他和老吴,这辈子是不可能成为好朋友了。不过,老吴派车的好意,l文屹然承他的情。

    小王开车是一把好手,一路上,车子行的平平稳稳的,十几分钟后车子开进了市委家属大院。

    文屹然下车的时候,小王照例把车停稳后,自己半跑着来到另一边的后座,替文屹然打开了车门。

    文屹然猫着腰走出车子,才发现小王的手替他挡在车顶上。

    这小伙子,怕自己的头撞上车顶呢!是个细心的。文屹然暗中点了点头。

    小王等众人下车后,谢绝了冯雪莹邀请他就去家里喝杯开水的邀请,开着车回市委办公楼向吴市长复命去了。这些天,后勤组都传遍了冯雪莹的闲话,说是后勤组的刘阿姨不知怎的得罪了冯雪莹,被冯雪莹赶出了文家。刘阿姨是个勤快而又谨慎的人,冯雪莹连她都不满意?

    后勤组属于市委秘书处管辖,市委秘书长是冯雪莹的儿子文玉祥。

    对于刘阿姨被辞退的事,文玉祥也很头痛。文玉祥知道老妈冯雪莹的脾气这两年不大好,却没想到冯雪莹已经不好到和一个家政阿姨计较的程度了。

    这几天,文屹然进了医院,文玉祥一头要忙工作,另一头又要忙着去医院探望老爹,对于文家的家政人员安排,也就懈怠了下来。

    在文玉祥的疏忽下,冯雪莹的名声在后勤组一落千丈。之前抢破头的文书记家,现在成了后勤人员避之不及的地方。

    小王也听说过刘阿姨的事,他才不会那么没眼色,明知道冯雪莹的邀请是一句客套话,还去当真。

    小王走后,文屹然躲开了冯雪莹递过来搀扶他的手,兀自扶着文梓青的肩膀,慢慢地走进了家门。

    赵庆山当作没看到冯雪莹委屈到热泪盈眶的样子,跟着文屹然身后进了屋。说实话,如果不是文屹然的病离不开赵庆山的针灸,赵庆山还真不想踏进文家。光想着整天和那个做作的冯雪莹在一个屋檐下呼吸空气,赵庆山膈应的慌。

    文梓青小心翼翼地扶着文屹然坐在了沙发上,又为文屹然烧好开水后倒了杯,才带着赵庆山去楼上安置。

    家里少了刘阿姨,什么事都要自己动手。如果刘阿姨还在文家,一早已经把客房收拾好了。

    指望着冯雪莹收拾客房?那更不可能。刘阿姨在文家做了五年,什么事都做的妥妥贴贴的,冯雪莹差不多已经忘了做家务这回事。

    文屹然的病还需要赵庆山施几天的针,为了文屹然着想,就算赵庆山和文梓青已经归心似箭,也不得不在青山市留多一段时间。

    文梓青和赵庆山一走,楼下就剩下了文屹然和冯雪莹这对老夫妻。

    文屹然不说话的时候,整个人显得有些严肃。冯雪莹偷偷看了文屹然几眼,试图从文屹然脸上找到一丝冰雪消融的信息。

    结果当然是大失所望,文屹然抿着唇,静静地坐在那儿,像是要坐到地老天荒。

    “老文,你还要生气多久啊?”冯雪莹见文屹然没有半点要理会她的意思,只好厚着脸皮凑过去找话说。

    文屹然看了冯雪莹一眼,没有作声。这些年来,他太惯着他家老太婆了,以至于老太婆活了一把年纪,都不知道活到哪儿去了。他该庆幸自己今天还活着,万一这次没挺过来,有老太婆这么个不着调的家长在,文家几个孩子的前途堪忧啊!

    文屹然想起前几天病房中的一幕。

    文屹然虽然动弹不得,也说不了话,但是病房中发生的一切全部听在他的耳朵里。听着冯雪莹用讥讽的口气嘲笑他的生死兄弟赵庆山,文屹然恨不能从床上跳起来。

    “老文,我们几十年的夫妻,为了我无意中的失言,你真的打算和我决裂吗?”冯雪莹的语气中带着点哭腔,她真的不明白,文屹然这次怎么会发这么大的脾气,这么些年来,老文不是一直都最支持她的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