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裂痕

    不知怎的,文屹然觉得自己的心空落落的。当年那个坚强而又善良的姑娘,算是一去不复回了。什么时候开始,冯雪莹开始变得势利而又刻薄?什么时候开始,冯雪莹学会了站在高处俯视他人?她难道忘记了吗?他们一家人,也有过曾经狼狈不堪的时候。

    文屹然静静地在发呆,冯雪莹抬起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接着说:“老文,那一年,你音讯全无,我带着几个孩子一趟一趟地跑各个部门,足足跑了两个月,才查到你躺在第x野战医院的消息。老文,我们的感情经历过这么多的风风雨雨,难道临老了还要有什么变动?我已经知道错了,你就不能原谅我吗?”

    冯雪莹真的是慌了。这么些年来,文屹然一直很纵容她,从来没有像这次这样下她的面子。难道真的和晶晶说的那样:男人有权有势就会变坏?

    无缘无故的,我怎么想起何晶晶了呢?冯雪莹的脑子里刚出现这个念头,就觉得脑袋一抽一抽地痛了起来。冯雪莹伸出左手扶住前额,脑袋里的抽痛停止了。随即,冯雪莹的脑子里一片模糊,压根儿就想不起她刚才想的是什么。

    看见冯雪莹一脸的悲切,文屹然的手指攥紧了又松开。

    文屹然知道冯雪莹说的是二十多年前的事。那一年,刚好是”抗x援x“战争爆发,文屹然上了战场。在那场战役中,文屹然身受重伤,要不是赵庆山拼死相救,文屹然差点把命交代在了战场上。文屹然算是幸运的,但也在病床上足足躺了三个月才能重新站起来。冯雪莹找到他的时候,整个人显得很狼狈。

    文屹然想起他和冯雪莹一路扶持着走过来的点点滴滴。这些年来,他们夫妻俩并不是一帆风顺的,运动刚开始的时候,文屹然被关进了牛棚里,要不是叔叔文惊涛的关照,也没有了如今的文屹然。

    不过,这些年来,不管文屹然是倒霉还是身居高位,冯雪莹都一直站在他身边,不离不弃。要不然,文屹然也不会这么纵容着老妻,宁愿把孙子交给家政人员带,也舍不得让冯雪莹回归家庭做一位家庭妇女。

    这就是文屹然对冯雪莹的爱,他爱她,他愿意让冯雪莹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也舍不得用家这个桎梏困住她想要飞翔的翅膀。

    “错了?让你冯雪莹认错还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你说说,你知道自己错哪儿了?”文屹然一脸的严肃。

    “老文,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几天回想那天发生的事,脑子里一片空白。”冯雪莹的神情有些茫然,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沉不住气,明明这些年来,老文对她的感情半点都没有参假,她怎么会胡乱怀疑他和刘阿姨之间有什么呢?

    “冯雪莹啊冯雪莹,结婚这么多年,我文屹然自认从未有过对不起你的想法,做什么事前你好歹要过一过脑子,不要听风就是雨,没风也要起浪。”文屹然真的很痛心,他和冯雪莹在战场中结识,在红旗下结的婚,他们这一对革命伴侣,当年不知道羡慕坏了多少人。

    “老文,我……”冯雪莹词穷。冯雪莹知道文屹然的脾气,在文屹然批评人的时候,最好不要去打断他,要不然,文屹然的批评会更猛烈。

    文屹然看着冯雪莹,心里也很矛盾。

    年轻时的冯雪莹,漂亮、大方,善良,做事勤恳利落。可是,今天的冯雪莹已经不同往日,冯雪莹的心大了,什么时候开始,在冯雪莹的眼中,亲情,友情,全部抵不过名利和地位了?

    冯雪莹讥讽赵庆山的那些话语,文屹然此时回想起来还觉得脸上一片**辣的。他的兄弟,以命相救他的兄弟,在冯雪莹眼中只是一个来占他文屹然便宜的乡巴佬?文屹然心里很明白,这一次若不是赵庆山,他文屹然不可能清醒过来。他文屹然······欠了庆山兄弟两条命了。

    回不去了,一切都回不去了吗?文屹然默然。他知道,经历过这一次的生死轮回之后,他和冯雪莹之间已经出现了一条深深的裂痕。

    这次的事,还好刘阿姨是个厚道人,没有趁机向文家要好处。要不然,光凭着冯雪莹那些侮辱人的话,刘阿姨可以不依不饶的闹上一场。

    “雪莹,你好好想想,那天你说的那些话是从哪里听来的?光靠着捕风捉影,你就怀疑我和刘阿姨有什么。如果换成是我说你,你会怎么样?”文屹然终于开口了。人前教子,人后教妻,趁着今天家里没有外人在,他应该和冯雪莹说说这件事的严重性。这个年代,男女之间的事可不能乱说,省得哪一天老太婆头脑发热,在外面胡言乱语。

    冯雪莹赫然。她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这些天来,她就是看刘阿姨不顺眼,连带着刘阿姨说的话,脸上的神色,都要掰开来思量几遍。

    对了,是晶晶,晶晶那天说······

    想到这里,冯雪莹的头又开始抽痛起来。那天发生的事,那天的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冯雪莹强忍着头痛,回想起那天的点点滴滴。

    那一天,文屹然从京都开会回来,进门的时候,刘阿姨问候了一句:“文书记,您可算回来了。“

    看见文屹然,刘阿姨确实松了一口气。这几天,那个京都来的大小姐把她“折磨”的快疯了,要是文书记在家,那位娇小姐应该不会这么过分吧?刘阿姨想。

    文梓青偷偷溜走后,何晶晶一股怒气憋在心里,又不能像在京都何家一样可以冲着家里的佣人发脾气。刘阿姨就成了何晶晶的出气筒,何晶晶每天不停地挑刘阿姨的刺,不是说刘阿姨“做事不利索”就是说刘阿姨“文爷爷是看在你长得还不错的份上让你在文家工作的吧!”之类的话。

    刘阿姨每天眼泪往肚子里流,冯雪莹天天讨好何晶晶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为刘阿姨做主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