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挑拨

    看见文屹然,刘阿姨觉得自己总算盼来了大救星。她虽然是个保姆,但也希望能得到别人的尊重。在何晶晶的眼里,刘阿姨觉得自己还不如地上的蚂蚁。

    “嗯,辛苦了,小刘。”文屹然冲着刘阿姨点了点头,换上刘阿姨拿过来的拖鞋。

    ”冯奶奶,你们家保姆对文爷爷可真是服侍周到。她不会是看上文爷爷了吧?“何晶晶和冯雪莹站在楼梯上,看着楼下发生的那一幕。文屹然刚进门的时候,冯雪莹想下去迎接文屹然,是何晶晶拉住了她,告诉她不能太惯着自家男人,要不然,男人会不当你一回事。

    冯雪莹不知道何晶晶这么小一个人儿,哪儿来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奇怪的是,她一点都没有觉得一个八岁的小女孩说这些话是不应该的。

    何晶晶身上有着奇怪的魅力,让冯雪莹不由自主地去靠近她,去认同她。或许,这就是大家族教出来的女孩。冯雪莹想。

    何晶晶愤愤地看着刘阿姨,她觉得刘阿姨讨厌极了。想她何晶晶在京都的时候,不管去哪一家做客都是深受欢迎的,只有这个文家的刘阿姨,一点都没有把她这个何家大小姐当一回事。

    何晶晶在文家的这几天,刘阿姨见到何晶晶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只要有何晶晶出现的地方,刘阿姨坚决不久呆。何晶晶对刘阿姨不满极了,何家的保姆,才不会像刘阿姨这么没眼色。

    何晶晶不知道,刘阿姨是真的怕了她。在何家,光是做饭的阿姨就有三个,还有搞卫生的,买菜的,洗衣服的,零零总总加起来,人数比何家的主人还多。文家只有刘阿姨一个家政工人,这些天,刘阿姨被何晶晶使唤的团团转不说,还经常被何晶晶骂她笨。

    “晶晶,小孩子家家的,别胡说,小刘确实是个好同志。”冯雪莹难得地夸了一声小刘。这些天,何晶晶的某些做派就连冯雪莹都看不过眼了,更何况当事人刘阿姨?刘阿姨没有向文屹然告状,已经很容忍的了。

    ”文书记,前几天梓青少爷回来过,看见您不在家,又走了。”楼下,刘阿姨和文屹然继续说着话。刘阿姨上次被冯雪莹逼着把文梓青骗回了青山市。这件事刘阿姨觉得挺对不起文梓青的。可是,没等她道歉,文梓青就离开了。

    文屹然愣了愣。文梓青去赵家沟一个多月了,每次他打电话过去,那孩子都说很好,让他不要记挂。这次回青山市,是有什么事吗?

    ”多嘴多舌的保姆,冯奶奶,您看她是要向文爷爷告状吧?“何晶晶有些心虚,只好挑拨冯雪莹去阻止刘阿姨说话。何晶晶心里很清楚,让文梓青回青山是冯雪莹让刘阿姨打的电话,追根究底,冯雪莹是为了她。

    ”小刘,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去替老文下碗面条。“冯雪莹走下楼,对刘阿姨说。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按时间算起来,文屹然回家的路上肯定还没有吃饭。

    ”好的,冯主任。“刘阿姨答应了一声,转身就走。

    ”雪莹,怎么回事?你让梓青回青山市干什么?“文屹然一看冯雪莹的样子,哪里猜不出让文梓青回来的人就是冯雪莹。

    ”我想我大孙子了,不能让他回来看看?“冯雪莹剜了文屹然一眼,为他刚才说的话生气上了。

    ”雪莹,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梓青好好的呆在他师傅身边学功夫,你这样把他叫回来,会耽误了他。“文屹然解释着。

    ”学功夫学功夫,呆在那个乡巴佬身边又能学到什么高明的功夫?“冯雪莹这下更不满了,文屹然一直对赵庆山青眼有加,每一次赵庆山有什么要求,文屹然都会千方百计帮他办到。记得前几年自然灾害,各地庄稼的收成都不好。这个赵庆山,竟然跑到文家让文屹然想想办法,减免他们县的农业税。

    冯雪莹当时就甩了脸子。文屹然那年刚到青山市担任市委书记,新官上任屁股都还没坐热,就要替赵庆山忙活这件难度超高的事,这不是给他们家老文找麻烦吗?

    文屹然却满口子答应了赵庆山的要求。

    为了完成赵庆山的要求,文屹然三天三夜没有合眼,又是跑基层调研,又是在市委扩大会议上和吴市长据理力争。最后,于源县的农业税是减了一半,文屹然却和吴市长撕破了脸,这些年来,文屹然和吴市长一直是面和心不和。

    只要想起这些,冯雪莹就恨赵庆山恨的牙痒痒的。要不是为了那个乡巴佬,老文的工作至于这么难开展吗?老文的工作开展困难,政绩自然不是很好看,以至于他们一家都陪着老文呆在这个偏远的青山市。

    ”雪莹,赵老弟是个有真功夫的人,当年要不是有他相救,我这条命早就扔在战场上啰!“文屹然虽然不满意冯雪莹对赵庆山的态度,但还是不厌其烦地把当年赵庆山对他的恩情说了一遍。在文屹然看来,赵庆山是个真汉子,他让自己帮忙的事也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众多乡亲。那年的灾害,如果不是有赵庆山仗义直言,下面的县级领导还在粉饰太平。如果照往年那样收税,说不定要饿死一大批人。

    文屹然管辖的范围内如果真出现了大批饿死人的情况,他文屹然头顶上的这顶乌纱,就算上面不摘,他文屹然也没脸戴下去了。

    说实话,那次的事文屹然挺感激赵庆山,如果没有赵庆山的实言相告,他刚刚上任,两眼一抹黑的,很容易做出错误的决策,又怎么能靠着那件事在青山市迅速地站稳脚跟?

    ”行了吧!就赵庆山那瘸子,自己的腿脚都不方便,还能救你?你救他还差不多。“冯雪莹撇了撇嘴,对文屹然的说辞不以为然。

    冯雪莹一直以为文屹然夸大了赵庆山的恩情。战场上,枪炮无眼,有谁会那么傻用自己的身躯为别人挡子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