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焦躁

    何晶晶住进文家,打的就是和文梓青朝夕相对的主意。

    何晶晶想着,只要她和文梓青在一起呆上一段时间,每天不停地用“念力”向文梓青灌输“文梓青喜欢何晶晶”的想法,久而久之,文梓青自然会对她产生好感,才有可能进一步爱上她。

    被冯雪莹电召回来的文梓青回青山市住了一晚,第二天就跑的无影无踪了。文梓青在家的时候,连话也不愿意和何晶晶说,更不要说两人有单独相处的机会了。

    眼见着自己的盘算落了空,何晶晶的心里有些焦躁。她来一次青山市并不容易,文梓青这一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呢?

    何晶晶旁敲侧击地向冯雪莹打听,知道文梓青在一个穷山沟里跟人学武时,她的心更凉了。就算何晶晶没有拥有“系统”之前,也知道练武并不是三两年能成的事,拥有“系统”后,何晶晶自己练了两年才练出那么一丝念力,可想而知,要等文梓青武功大成,还不知道要等上多少年。

    文梓青还没有喜欢上自己呢!这么长的时间里,他会不会喜欢上另外一个女孩?就算有前世的记忆打底,何晶晶也不能保证文梓青一定不会喜欢别人。

    文梓青这一走,他们两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难道就这么白白浪费了机会?何晶晶越想越不甘心。

    何晶晶把目光瞄向了冯雪莹。在前世,冯雪莹是文梓青最敬爱的长辈,如果有冯雪莹有心让自己做文家的长孙媳妇,想来文梓青还是要顺从的。等他们结婚后,自己拥有“系统”和“念力”,还怕文梓青不会爱上自己吗?

    打定主意后,何晶晶动用了积攒了许久的“念力”,每天一点一点的替冯雪莹“洗脑”,也就是下达了“何晶晶才是最适合文梓青的女孩”这个指令。

    何晶晶的这个举动说起来还是太大胆了,等“系统”知道时,何晶晶已经向冯雪莹下了一次指令。

    还好冯雪莹心中本来就对何晶晶有着打算,何晶晶的这个指令没有受到丝毫抵抗,就被冯雪莹接受了。

    “系统”差点被何晶晶吓出了一身冷汗(如果它有身体的话),要是碰上个意志坚定的人,何晶晶这种程度的“洗脑”根本不可能成功。向人施展“念力”不成功,何晶晶是会受到反噬的,那个后果,“系统”简直不敢想象。

    文屹然回家后,何晶晶见冯雪莹并不像她自己所说的在文家说一不二,又见文屹然坚持己见,并不理会冯雪莹唠叨,何晶晶的心更是凉了一大截。

    想起自己在冯雪莹身上花费了两年时间练出来的“念力”,何晶晶更是气的想吐血。对冯雪莹的不满让何晶晶冲昏了头脑,她打定主意要让冯雪莹尝尝骗了她的后果。

    何晶晶每天替冯雪莹“洗脑”,冯雪莹也接受了何晶晶的“念力”,这样一来,何晶晶只要在十米之内施展术法,就能直接影响冯雪莹的思想和判断力。

    正是何晶晶出手,才让冯雪莹的脑子陷入了混乱,如同何晶晶所愿,冯雪莹在何晶晶“念力”的引导下,怀疑刘阿姨和文屹然有私情,气的文屹然直接爆了血管。

    文屹然倒地后,冯雪莹和刘阿姨都忙着文屹然的事去了,两人都压根忘记了家里还有一个小客人在。

    何晶晶起初只是想教训教训冯雪莹,让文家夫妇起一些口角,最好能打上一架让她看看热闹。文屹然昏迷后,何晶晶才觉得这次貌似玩大了。

    何晶晶怕文家人找她算账,她这个“念力”虽说很少人能察觉,但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万一有人认出来了呢?她该怎么办?

    何晶晶连夜收拾好自己的行李,跑到了叔叔何伯远下榻的招待所里。有何伯远在,何晶晶相信自己暂时是安全的。

    三合镇,周园园和周家胜在家等了好久,才看见赵芸香笑吟吟地提着半篮子鸡蛋回了家。

    “妈妈,你怎么才回来呀?呜呜······舅舅······舅舅被坏人抓走了。”周家胜纠结了一个多小时,结果还是把那两个公安贴上坏人的标签。

    在周家胜的心目中,舅舅赵国辉肯定是个好人,那么,来抓赵国辉的那两个公安自然就是坏人了。孩子的世界就是这么简单,除了黑就是白,除了好人就是坏人。

    “什么?”赵芸香惊呼了一声。早上做完家务后,赵芸香才决定去集市上走走。这些天,他们一大家子人都在弟弟家吃住,弟媳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赵芸香也做不到厚着脸皮什么都不管,经常去买些肉蛋之类的回来加餐。

    “妈妈,进屋说话。”周园园看见院子外有人在探头探脑的,赶忙提醒了一声。公安上门的时候,附近肯定有人看到了,好奇是众多国民的天性,有公安出没,在很多人心中就代表着有热闹可以看。

    在事情没有明朗之前,周园园不想赵国辉被公安带走的事情被人乱传,所以,她阻止了赵芸香的问话,直接关上了大门,拉着周家胜和赵芸香进了屋。

    “园园,到底是怎么回事?”赵芸香心急如焚,她这才出去一个多小时,家里怎么就发生大事了?抓走?弟弟到底被什么人抓走了?

    “妈妈,刚才有两个公安来舅舅家,把舅舅带走了,说是要调查什么事。”周园园说出来的话比周家胜简单,短短几句把事情的经过给说清楚了。

    “公安?园园,你舅舅说什么了没?”赵芸香一听赵国辉是被公安带走的,心里更慌了。赵国辉的性格赵芸香很清楚,是不可能去做一些作奸犯科的事的。这个年代,被别人暗算乱扣帽子的事屡有发生,她的弟弟······是不是被人暗算了?

    “舅舅让我们在家等妈妈,别的什么都没说。”周家胜这时缓过神来,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了赵芸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