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货车

    “园园,你和哥哥在家不要乱走,妈妈去找一下你们爸爸。”在这一瞬间,赵芸香做了决定。为了弟弟,她愿意把自己和周志新的矛盾先放在一边。

    当务之急,应该让周志新去打听一下赵国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芸香,芸香,你在里面吗?”赵芸香刚想到周志新,门外就传来了周志新的声音。

    周志新这两天跑了几个地方,都没有任何消息。周志新觉得自己和小舅子一开始查的方向错了,光顾着查三合镇上的车,倒忘了三合镇周边还有两个大型的单位,应该也有货车。

    三合镇周边还有两个大单位,一个是于源县水库,另一个是于源县水利发电站。这两个单位都处在比较偏僻的地方,一般人经常会忽略过去。

    周志新刚从水利发电站回来,马上去了供销社找赵国辉,想让赵国辉打个电话给于源县水库查问一下货车的事。

    往日一直在办公室的赵国辉今天居然没在?就连赵国辉的媳妇徐丽琴,柜台上也没有人影。不知怎的,周志新觉得有些心慌,只好先回家看看。

    周志新走近赵国辉家,见平时打开的院门紧紧地关闭着,不由的心里打了个突。说实话,赵国辉和周志新说起那批物资的事时,周志新就觉得有些奇怪。能模仿赵国辉的笔迹,又能拿到赵国辉的印章,这个人,肯定是赵国辉身边亲近的人。

    不过,在没有证据之前,周志新不敢乱说话,怕影响到赵国辉夫妻俩的感情。其实,周志新的心里有过大胆的猜测,坑了赵国辉一把的人,绝对和徐丽琴脱不开关系,不是徐丽琴本人也肯定是徐丽琴信的过的人。

    这两天,周志新把精力都放在找那批物资上了。自行车倒还罢了,三合镇上买的起的人并不多,布匹的事却很急。临近年底,家家户户都会找出一年的布票扯上几尺布做上一身新衣裳,三合镇供销社过年前如果没有布匹供应,物资被冒领的事马上就会包不住。

    “爸爸。”周园园打开门,看见门外愁眉不展的周志新,叫了一声。

    “小九,妈妈在家吗?”周志新看见来开门的是女儿,眼底闪过一丝落寞。芸香一直不肯理他,连开门都不愿意替他开吗?

    “爸爸,快点进来,妈妈找你有事。”周园园看见周志新脸上的神色,哪里猜测不到周志新的心思,赶忙添了一句。

    “哦,好,好。”果然,周志新的脸上马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芸香找他有事?太好了,芸香终于肯理会自己了!

    “志新,小辉被抓走了,我们该怎么办?”赵芸香看见周志新,没有乔情,直接把心中的话问了出来。

    在娘家的时候,赵芸香一直生活在赵庆山和赵国辉的保护之下,出嫁后,赵芸香在周家的日子虽然劳累一点,家里的大事也不需要她来决断。所以,赵国辉一出事,赵芸香直接就慌了神。赵芸香虽说前两天有过离开周志新的念头,家中发生大事后,赵芸香的潜意识里,还是把周志新看成了家里的主心骨。

    周志新说赵国辉被公安抓走的事后,也愣住了。赵国辉明明和他说,县里有王经理替他顶着,货款他也已经补了一部分,到月底供销社盘点这段时间,他应该还是安全的。

    这才两天,事情就捅到公安局去了?这件事,王经理自己也有责任,不可能把这件事主动捅开。这其中,是不是代表着有人在搞鬼呢?

    “志新,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爸去了青山市,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弟弟的事······”赵芸香很心焦。赵庆山不在家,万一赵国辉在她的眼皮底下出了什么事,赵芸香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这些年来,赵芸香和赵国辉虽然没了妈,在赵庆山的照顾下,日子一直平平顺顺,猛然间出了这么大的事,赵芸香的心已经乱了。

    “芸香,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替小舅子洗刷身上的冤屈的,这件事是这样······”

    周志新有心想和赵芸香和好,对赵芸香自然没有丝毫隐瞒,把供销社的物资前几天被人冒领的事,一五一十和赵芸香说了一遍。

    周园园在一旁听到后,脑海里不期然地想起今天“看”到马胜利家堆积如山的麻袋和布匹

    会吗?马胜利家的物资是巧合?还是······

    “芸香,发电站的车子我今天去查了,不是蓝色的,我打算一会儿就去于源水库了解一下他们货车的情况。”周园园发完呆,刚好听到周志新说了这句话。

    于源水库?这段时间一直在替他们家送鱼呢!于源水库的那辆货车正是蓝色的铃木。周园园眼睛一亮。

    “志新。我知道水库的车子是蓝色的。”赵芸香赶紧说了句。水库送鱼的司机老田这段时间经常跑周家村,赵芸香自然清楚老田每天送货的车是什么颜色。

    “爸爸,我知道车牌号码,是xxxxx。”周园园见赵芸香皱眉沉思的样子,知道赵芸香肯定没留意车牌号码,赶紧补充了一句。

    “对,就是这个号码。小九,你真是爸爸的小福星。”周志新乐得抱起周园园在原地转了一个大圈。

    “爸爸爸爸,我下次也会留意车牌号码。”周家胜有些懊恼,他怎么也和妈妈一样,只是留意了车子的颜色和形状,怎么没想到去记一记车牌号码呢?

    “嗯嗯,我们家胜也是爸爸的好儿子。”周志新赶紧放下周园园,伸出宽大的手掌在儿子头上摸了摸。

    周家胜咧着嘴,高兴地笑了。这些天,爸爸妈妈一直不说话,他连笑都不敢笑,都快憋死他了。

    周志新信心满满。找到了车子,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

    这时候,周马胜利家的院门又被敲响了。

    马胜利快被气死了,今天他是犯了哪门子煞?睡个觉一天被人吵醒两次,也太霉运当头了吧?他到现在还困着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