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章 报酬

    大门被拍的震天响,马胜利吃完午饭,刚睡着又被吵醒了,不由得满肚子的火气。这些天来,马胜利天天守在家里,一步都没有踏出过家门,对于他这种天天在外面闲逛的人来说,这样的日子比杀了他还难受。

    “周家兴,周家兴,赶紧给老子开门去。”马胜利睡在床上,扯着嗓子怒吼了一声。

    马胜利在附近的凶名很甚,马胜利家一般人都不敢上门。

    马胜利在心里算了算时间,上次那个人也应该上门了吧?今天会不会是他呢?

    “马哥,我这就去。”周家兴顶着一张猪头脸,赶紧从床上爬起身。

    从周家村回到三合镇后,周家兴的心情已经平静了下来。周春平的这一巴掌,直接把周家兴打了个透心凉。

    算了算了,有周春平那样凉薄的爷爷,算他周家兴倒霉。从今以后,他懒得去管其他人,只管自己吃香的喝辣的。

    周家兴这段时间和马胜利他们一起久了,也听了一耳朵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己痛快了才是不枉白活一回”,经过周春平的打击后,周家兴觉得之前听到的那些话特别有道理,从今以后,他就为自己活着。

    周家兴打开院子门后,楞了楞,马上把门给关上了。

    门外站着那个中年男人?他不会眼花了吧?那人在周家村侮辱了自己还不够,竟然还找到马哥家来了?

    “小子,开门。”门外的中年男人在门打开的瞬间,已经看到了周家兴的相貌。虽然周家兴顶着半边红肿的脸,中年男人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做他们这一行的,讲究的就是眼明心亮,分开还不到两个小时,中年男人就算是想忘记周家兴也难。不过,这小子怎么也住在这里?中年男人皱了皱眉头。

    中年男人找马胜利做的事比较危险,一不小心就会被人连锅给端了,要不然,马胜利家这么宽敞,中年男人也不用还要另找地方住。

    周家兴闭了闭眼睛后,再次打开了门。没错,门口站着的正是他一上午恨的咬牙切齿的中年男人。

    “马胜利在家吗?”中年男人毫不在意周家兴一脸的敌视,平静地问了句。

    “啊?······呃?马哥在家。”周家兴心里松了一口气,偏过身子,让出了进门的路。原来,中年男人不是来找自己,而是来找马哥的呀!

    中年男人穿着一身灰色的中山装,手上拎着一只公文包,看上去就不像普通人,倒像是城里来的干部。

    马哥什么时候认识这么高级的人物了?周家兴虽然暗自嘀咕,却也不敢把这些话问出口。

    马胜利的脾气不好,周家兴他们这些小弟有时说多几句话都会惹来一顿骂。周家兴今天刚和家里翻脸,他不敢触怒中年男人,也不敢触怒马胜利,除了马胜利这里,他暂时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

    “小马,还在睡觉呢?”中年男人走进东厢房,眼睛扫了扫锁着大锁的那个房间,才走进了马胜利的卧室。

    中年男人看见躺在床上懒洋洋的马胜利时,眼底迅速地飘过一丝鄙夷。

    要不是少爷说了不准动用老爷的关系,中年男人也不至于在三合镇上两眼抹黑。为了完成少爷交代的任务,中年男人才找上了马胜利。毕竟,马胜利虽说只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混混,可架不住他对三合镇熟呀!三合镇上就算多了一只猫或是一只狗的,马胜利这样的混子都有他知道的渠道。

    “哟~!k叔,今天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马胜利听到中年男人的声音,赶紧从床上跳了起来。

    虽说马胜利已经猜到来人就是前几天找上他的中年男人,但是,马胜利可不想摆出一副盼望已久的模样。从中年男人说的话和他的打扮上,马胜利已经猜到中年男人并不是普通人。这样的人,一般都不喜欢别人太聪明。

    马胜利的莽撞果然很好的愉悦了中年男人,他需要的,正是马胜利这样脑子有点蠢笨的合伙人,太聪明的人,中年男人一般都不喜欢招惹,免得大家散伙的时候他还要费力去擦屁股。毕竟,人命虽然不值钱,但经常有人失踪也会惹来有关部门关注的。

    中年男人正是在青山市找胡中良看过病的老k,前一段时间,老k奉了他家少爷的命令,到三合镇来办几件事。

    而老k要办的事,每一件都和周家村的周志新有关。说实话,老k并不明白他家尊贵的少爷,为什么要和一个穷山沟里的穷小子过不去。

    是的,在老k看来,在部队当个副营级军官的周志新并不算什么,想他老k,到京都市走到哪儿都是大把人巴结的对象,更不用说少爷,更是走到哪儿都有人捧着。

    不过,老k最大的优点就是嘴巴紧。自从老k投靠了少爷后,两年过去了,老爷对于少爷私底下做的事一概不知,这其中就有老k帮着隐瞒的功劳。

    “小马啊~!我来和你说一声,最近风声紧,你要好好约束你手底下的人,等过完这个年,我再替你们捞一桩好差事。”老k看见马胜利对他恭恭敬敬的,心里有些满意。

    自从来到这个穷山沟后,老k老觉得诸事不顺,前些天因为旧病复发,找了青山市的胡中良,才算把病症给压了下来。没想到他就离开这么几天,周家村的周春平父子蠢的弄砸了他的计划,一天没有收到周志新的死讯,老k的心就提到高高的。他知道,他家少爷可不是个心慈手软的,办砸了少爷的差事,他老k的好日子也算是到头了。

    今天,马胜利让老k重温了一把旧时被人围住恭维的体验,老k对马胜利的好感瞬间大增。

    “k叔,您放心,这些人我早就吩咐过了,谅来他们也不敢不听。”马胜利满脸堆笑,对中年男人说:“k叔,您上次说的那个报酬不知什么时候能······?”

    当初老k找上马胜利的时候,说了事成后会给马胜利一千块钱的报酬。如今事情办下来几天了,这一千块钱还没到马胜利的手里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