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二章 老人

    眼看元宝巷就在前面,周志新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周志新有个预感,说不定供销社那单事还真是马胜利干的。

    马胜利胆子大,在三合镇上算是有点名气,手底下聚集了几个游手好闲的小混子。胆大又有人,弄件“大事”出来比较容易。

    周志新刚走到巷子口,元宝巷里走出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老人大头发已经半白,他或许在想着什么心事,低着头匆匆地走着,一头撞在了周志新身上。

    周志新一闪避,卸掉了那人撞过来的一部分力。老人一个趔趄,差点摔到。

    “大爷,小心。”周志新伸出手扶了老人一把。

    “老······爷?”老人抬起头,看见周志新的容貌后,不由得大吃一惊。

    “您说什么?”老人的说话声音很小,周志新没听清楚,不由得问了一句。老人长着一双眯眯眼,看人的时候好像一直在笑,显得很有亲和力。

    “没什么没什么,我说我老了,连路都没看清楚。”老人眨巴了几下眯眯眼,尴尬地笑了笑,赶紧把话给圆了回来。

    “哦,乡下地方,路上不太平整,大爷走慢点。”周志新放开了扶住老人的手,好心地交代了一句。

    老人虽然穿着一身乡下老农才会穿的蓝色粗布衣裳,但是脸上的神色却不像乡下老农那般带着点瑟缩,相反,老人的眼睛很亮,看人的时候带着一丝锐利。

    元宝巷的地面是泥土地,昨晚上刚下了场雨,地上有些湿漉漉的,有些地方还有小水洼。

    “是啊是啊!年轻人,谢谢你了。”老人冲着周志新笑着点了点头。

    周志新笑了笑,绕过老人的身子,往巷子里走去。

    “正像啊!太像了,怎么会这么像?”老人站在原地咕哝了一句。就如果不是知道小少年出生不久就夭折了,老人肯定会以为周志新就时是他们家小少爷。那五官,那神情,和年轻时的老爷一模一样。

    刚看到周志新的一瞬间,老人恍惚间还以为老爷跟着他来了三合镇。和周志新略有不同的是,他家老爷年轻的时候喜欢穿长褂,而周志新身上穿着一身军绿色的便装。

    原来年轻人还是个军人呀!军人好啊!老人暗自感慨。这个年代,军人是最光荣的职业,起码,当兵的人不会挨饿,一年四季还有几身免费的衣裳发。周志新此时身上穿的便装也是部队里发的,军人回家探亲,一般都不会穿正装,而是选择穿便装。

    看着周志新越来越远的背影,老人脸上闪过一丝挣扎。巷子深处有个老人不喜欢的人在,他刚才就是为了躲避那人,才急匆匆地跑了出来,差点撞到了周志新身上。

    好不容易看见一个长得和老爷这么像的年轻人,老人很好奇。他很想跟上去看看年轻人到底住在哪儿?这人会不会和老爷有什么一丁点儿的关系?

    对了,老k!

    老k这半年来一直在外面转悠,老人很确定他家老爷近段时间并没有安排任务给老k。

    自从老k自作聪明地投靠少爷后,在老爷的心中老k就没有一丁点的地位了。但是,老人却不敢放松警惕,他知道,有些人虽然成事不足,败起事来杀伤力却是不小。

    或许······这个年轻人就是少爷派老k来到这个小地方的原因?老人心中思潮翻滚,想想知道周志新身份的渴望,让他迈开脚步跟了上去。就算被老k发现了又怎样?一个恬不知耻的下人而已,还不值得他周明远忌惮。要不是为了老爷的心情着想,这次的三合镇之行,他也用不着这么低调。

    周园园走进巷子,看见她家老爹正绕着马胜利家门口转悠,不远处,有一个老人正悄悄地盯着周志新的一举一动。

    看样子,周志新是被人盯上了?周园园忍不住扶额。

    她家老爸前几天还在吹自己是一名优秀的侦查员。一名优秀的侦查员被人盯梢了,怎么没有发觉啊?一点警觉性都没!

    周园园心底虽然在吐槽,却也没办法不管。

    周明远远远看见周志新来到他刚刚离开的那扇大门前,心中一惊。还没等他想一想老k和周志新是不是有关系,忽然,一阵清风从他身边抚过,周明远只觉得脖子上一痛,眼前一黑,随即华丽丽地晕倒了。

    晕倒前,周明远心里骂了一声:靠,这个小地方怎么会有高手?

    周园园小心地把周明远拖到墙角边,为他摆了个低着头靠着墙根晒太阳的造型。农村里,很多老人冬天没事干,喜欢靠着墙边晒太阳,周明远的这个造型,看起来也不算突兀。

    做完这些后,周园园才慢条斯理的把手里那根闪着寒光的银针收了起来。周园园一点都没有暗算人家的自觉性,不知道周明远是敌是友之前,周园园肯定毫不客气地把他放倒先,以免影响了他们父女俩接下来要做的事。

    周志新在马胜利家门口徘徊着。里面依稀传出几个人的说话声。

    家里有人呢!怎么办呢?直接敲门要求进去看看?还是······等晚上再过来?

    马胜利家的房子有前后院子,周志新一眼就判断出,要知道这屋子里有没有东西,一定要进了院子后才能确定。

    周志新正犯难时,门里说话的声音已经渐渐地移到了院子里。

    “k叔,慢走啊!”马胜利的声音里满是欢喜。他的手里还捏着老k刚刚给的一千块钱,十块钱一张的大团结,一百张厚厚的一大叠,马胜利拿在手上很有满足感。这些钱,够他带着小弟们吃香的喝辣的用上一年半载的了,最让马胜利高兴的,还是老k帮忙出手那批物资。那批物资一脱手,三几千的肯定没少!

    “小马,记得今晚10点啊。”老k办好了事,也不愿意在马胜利这里浪费时间。他的事情还多着呢!周春平的事他要赶紧打电话和少爷报告一声,不知道少爷等会知道周春平的蠢事后会不会把火发在他身上?

    想到这里,老k满心的欢喜不由得暗淡了几分。碰上了周春平这样的猪队友,他也够倒霉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