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抉择

    周志新听见院子里的脚步声往外走,赶紧一个纵身,跑到了拐角的巷道上掩藏好身形。

    院门开处,老k站在门口看了看左右两边,看见巷子里空无一人,才往和周志新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马胜利关上院子门,拿着一叠钱乐呵呵地正要回屋。一阵清风抚过他的身旁,马胜利只觉得眼前一黑,晕倒在了地上。

    周园园正要进屋,看见马胜利手里捏的紧紧的一千块钱,想了想,弯下身子,毫不客气地把钱从马胜利的手里抽了出来,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这个坏人,害得舅舅被公安抓,拿他一点钱,应该不算过分吧?就当是给舅舅的精神赔偿好了。

    马胜利送老k出门,周家兴还沉浸在看到那么多钱的震撼中,正在屋里兴奋地转圈圈。一千块钱啊!那么一大叠,那人说给就真的给了?俗话说:见者有份。一会儿他去问马哥要个三两张的,马哥应该也会给他吧?

    还没等周家兴做完白日梦,就觉得后颈上一痛,整个人就晕倒在了地上。

    周园园嫌恶地看了一眼周家兴的猪头脸。这小子,上辈子不学好,这辈子还是不学好,要不是看他脸上肿的厉害,周园园都想在周家兴脸上踩上几脚了。

    周志新等老k走远了,才蹑手蹑脚地回到了马胜利家门前。

    院门毫无征兆地打开了,露出了他家闺女周园园那张笑嘻嘻的苹果脸。

    徐丽琴在医院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是晚霞满天。

    “姐,你总算醒了。”徐丽芳一直守着徐丽琴,昨天徐丽琴刚上了晚班,今天轮到休息。要不然,徐丽琴身边可没人照顾。徐丽芳凭着自己的面子,在欠费的情况下,总算替她大姐弄了一间病房。

    徐丽琴刚送到医院的时候,徐二旺差点吓坏了。后来医生说徐丽琴的吐血是因为郁结在胸,而不是因为被他砸了个杯子后,徐二旺就跑的不见了人影。

    徐丽芳看见徐丽琴睁开眼睛,赶忙扑到床边,高兴地说:“姐,你知道吗?你怀上小侄子了。”

    “我······怀孕了?”徐丽琴慢了一拍,才明白徐丽芳说的是什么意思。

    结婚两年没怀上,在赵国辉被抓到这个关头竟然怀孕了?徐丽琴欣喜若狂。这个孩子,来的可算是太及时了。

    “姐,二旺他太过分了,姐对他那么好,这小子竟然这么没良心。”徐丽芳是真心替大姐高兴。大姐结婚这么久了,一直没怀孕,徐妈妈有空的时候就会在徐丽芳面前唠叨这件事,本来徐家和赵家比起来家势就矮了一大截,徐丽琴要是不能生,结果肯定不会美妙。

    徐丽芳是个聪明的姑娘,从徐丽琴和徐二旺的对话中,徐丽芳猜到徐二旺肯定做了对不起徐丽琴夫妻俩的事。而且这件事还对赵国辉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徐丽芳虽然不清楚那是什么事,但是,这并不妨碍徐丽芳趁这个机会踩徐二旺一脚。徐家需要徐丽琴拉拨的兄妹太多,徐丽芳希望自己能成为徐丽琴最喜欢的那一个。而且,从徐丽琴的态度来看,徐丽琴肯定非常在意徐二旺的背叛。

    “小妹,不要说了,这事儿,算是我们徐家对不起人家。”徐丽琴摇了摇头,打断了徐丽芳的话。此时此刻,徐丽琴的心里非常矛盾,她既不想赵国辉有事,也不想徐二旺倒霉。

    没找到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之前,徐丽琴一点都不想听妹妹提起那件令她伤心的事。

    “琴子,琴子。”徐妈妈的声音在病房门口响了起来。

    看见徐丽琴已经清醒过来,徐妈妈高兴的抹起了眼泪,说:“琴子啊!你不要和你弟计较,你弟还小,不懂事……”

    徐丽芳在一旁听的直撇嘴。不懂事?十六岁的人了还不懂事?她们姐妹俩可是六岁开始就帮着徐妈妈忙里忙外的干活,徐二旺这么大了,还没帮家里做过什么事呢!

    “琴子啊~!妈知道这次难为你了,可是,你只有这么一个弟弟啊,你要是不帮他,他就没活路了。”徐妈妈拉着徐丽琴的手,语重心长地说:“这女人哪!结婚后还要靠娘家撑腰,可不能把娘家得罪死了,以后想退都没有退路。”

    徐丽琴沉默不语。

    徐妈妈接着说:“琴子啊~!你爸说了,如果你不念姐弟之情,他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女儿。你爸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你可不能和他对着干哪!”

    “妈,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让我姐和姐夫放过二旺那小子?”徐丽芳越听越觉得离谱,她爸妈的算盘打得可太精了吧!二旺伤害了她姐和姐夫,徐妈妈就这样逼着徐丽琴放过他?爸妈的心,可算是偏到胳肢窝里去了。

    “姐,你可要想清楚啊!事情到底到了什么地步?姐夫有没有事?”徐丽芳转过头,劝说起徐丽琴来:“这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自己的日子最重要,可不要被爸妈给忽悠了。”

    徐丽琴还没说什么,徐妈妈怒了,伸出手在徐丽芳身上重重的拍了几下,骂道:“丽芳你这个死丫头,你到底是不是徐家人?哪里有你这样胳膊肘子往外拐的?”

    徐妈妈做惯了力气活,手上的力气很大,两巴掌拍下去,拍的徐丽芳“呼呼”叫痛。

    “妈,你别说了,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徐丽琴转过头,不想再听徐妈妈说话。

    “你这孩子,还怨上妈了?好了好了,我不说了,家里事多,我要回去替你爸做晚饭去了。”徐妈妈讪笑了几声,见徐丽琴不想理会自己,只好走了。

    临走前,徐妈妈把徐丽芳也拉走了,家里事多,光靠她一个人还不知道忙到什么时候,有徐丽芳帮忙,她也能轻松一些。

    徐丽琴泪如雨下,这就是她的妈妈,有事的时候第一个想到让自己帮忙,没事的时候连一句安慰的话也不会说,到医院来探病,连包糖也舍不得买,她前世造了什么孽,才摊上了这么一家人做亲人啊?

    半个小时后,徐丽琴站在了三合镇派出所门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