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四章 下跪

    赵国辉到了派出所后,并没有吃苦,老江给赵国辉安排了一间有床有桌的房间,如果不是不能到处走,赵国辉和在家没什么两样。

    老江和赵国辉的私交不错,两人现在的身份虽说有了变化,但是,老江不是个势利人,在赵国辉的处分下来之前,老江没有把赵国辉当罪犯看待。

    赵国辉中午的饭还是老江请的,虽说只是饭堂打的两菜一汤,却让赵国辉的心觉得暖暖的。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难呐!老江这个朋友,他赵国辉认定了。

    徐丽琴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趴在写字桌上写着什么的赵国辉。

    “丽琴,你怎么来了?”赵国辉看见徐丽琴,脸上闪过一丝欣喜。

    他没想到徐丽琴会来看自己,明明他跟着老江走之前,交代了徐丽琴先和他划清界限再说。

    万一被骗的物资找不回,赵国辉肯定是要担责任的。这个年代,家里有人犯了错,会连累整家人被人看不起。

    赵国辉这样安排,是为了徐丽琴好。毕竟他们还没有孩子,万一赵国辉要被判刑,徐丽琴还可以离婚再嫁。

    “国辉,我对不起你。”徐丽琴看见赵国辉,眼里的泪又流了下来。

    “丽琴,出了什么事了?有话慢慢说。”赵国辉伸出胳膊抱了抱妻子的肩膀,马上放开了。他差点忘了,自己是待定罪的人,现在这个关键时刻,可不能给丽琴带来麻烦。

    “国辉。”徐丽琴退后了一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丽琴,你这是怎么了?有话好好说呀!”赵国辉一愣,只好上前去扶徐丽琴。

    “国辉,你让我跪着吧!这样子我心里舒坦些。”徐丽琴身子一扭,错开了赵国辉伸过来扶她的手。此时此刻,徐丽琴觉得自己的心像是放在滚油里煎熬一样。她觉得自己不下跪,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

    赵国辉脸上的笑意收了起来。看徐丽琴这个架势,她已经决定和自己划清界限了吗?

    虽说赵国辉不愿意拖累徐丽琴,但是,在赵国辉的心底,还是有着一点点的期望,谁不希望自己的妻子和一般人不一样?谁不希望身边有一个生死与共不离不弃的妻子?

    当赵国辉的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不由得唾弃了自己一把。男子汉大丈夫,眼看着就要倒霉了,还拖着自家娘们儿下水,算什么?

    徐丽琴不敢看赵国辉的脸色,擦了把眼泪,接着说:”国辉,我知道委屈你了,可是,二旺他是我一手带大的弟弟,从那么小一点点大我就带着他。”徐丽琴用手比了比一尺来长的长度,哽咽了一下,接着说:“在我心里,二旺和自己的孩子差不多,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去坐牢。国辉,你······你原谅我的自私吧!“

    徐二旺?真的是徐二旺那小子害了自己?赵国辉听到这里,觉得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混合在一起,咂摸不出是什么滋味。

    公章的事,赵国辉这个聪明的人,又怎么会没有怀疑过徐丽琴?可是,徐丽琴是赵国辉的妻子,结婚两年来,徐丽琴对赵国辉嘘寒问暖,事事上心,要说徐丽琴故意害他,赵国辉是不会相信的。

    唯一的可能,就是徐丽琴被人钻了空子偷盖了公章,才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这一切能怪徐丽琴吗?不!是他赵国辉警惕性太低,一切都是他赵国辉的错。

    老江和小张去赵国辉家的时候,赵国辉已经打定了主意,他是家里的男人,公章被盗用,不管是怎样被盗用的,他这个公章的保管者都脱不开责任。至于徐丽琴,他怎么舍得拖她下水?

    赵国辉面沉如水,往日和徐丽琴点点滴滴的相处片段,塞满了他整个脑袋。

    徐丽琴是个温柔而又善良的姑娘,刚刚认识那会儿,赵国辉发现有双美丽的眼睛经常注视着自己,当他抬头去寻找的时候,那双眼睛会受到惊吓般地逃开。

    认识不久后,赵国辉知道了徐丽琴家的状况,爸妈重男轻女,她是长女,身上的担子并不轻。

    或许是心中有着怜惜,也或者是被徐丽琴的善良所打动,赵国辉不顾赵庆山的反对,决定娶徐丽琴为妻。这么美好的姑娘,应该生活在呵护之下,而不是经常被人打骂。

    两年的婚姻生活,确实如赵国辉所期待的那样,徐丽琴除了放不下娘家,其他的都做得很好。赵国辉曾经想过,万一有一天,徐丽琴要在娘家和自己当中二选一的话,他或者就是被放弃的那一个。

    果不其然,徐丽琴如今所说话里的意思,她已经知道公章是徐二旺偷盖的?而且,她知道后竟然要求自己为徐二旺背黑锅?在徐丽琴的心中,公理正义,他这个丈夫,统统及不上徐二旺的一根汗毛?

    赵国辉想呐喊,想破口大骂,偏偏他的嗓子干涩的厉害,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徐丽琴见赵国辉张了张口,又闭上了,以为赵国辉是不愿意,赶忙说:”国辉,我今天去医院检查了,医生说我有了,我怀上咱们的孩子了,老赵家有后了。这次的事,反正不管怎样你都脱不了身,只要你不追究二旺的责任,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带着孩子等你,我会一辈子做牛做马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丽琴,你不要说了。“赵国辉终于发出了声音。他的身子微微颤抖着,他不是高兴,而是被徐丽琴气的。什么叫做老赵家有后了他就该进监狱?什么叫做做牛做马报答一辈子?他娶徐丽琴,是因为喜欢她,而不是要娶一个生儿育女的机器,或者是娶个女奴回来服侍自己。

    徐丽琴有了孩子,就拿孩子来当筹码逼自己替徐二旺顶罪?故意犯罪和过失犯罪的处罚相差十万八千里,徐丽琴怎么敢?她怎么有这么大的脸?

    赵国辉此时的心像是被撕裂了一个大口子般,痛,太痛了,原来······痛彻心扉这个词就是这种滋味?赵国辉痛的弯起了腰。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