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五章 琐事

    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样,刚刚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还没等赵国辉选择要不要替徐二旺把罪名揽到自己身上,马胜利一伙被三合镇派出所整窝都给端了。徐二旺,马胜利,周家兴,黄卫东······一个都没跑掉。

    公安从马胜利家里,搜出了三合镇供销社被冒领的大部分物资。除了损耗了十几匹布外,那些物资原原本本地放在马胜利家的东厢房里,连包装都没有拆过。

    替马胜利运货的人正是于源水库的老田,老田被马胜利拿捏住痛脚,不得不昧着良心做了马胜利的帮凶。公安抓捕老田的时候,老田正在家里睡大觉。运完那车货后,老田就向单位请了病假。良心上的不安让老田这些天吃不下睡不着,整个人暴瘦了七八斤。

    公安来抓老田的时候,老田什么话都没有说,跟着就走了。他知道做什么事都会有报应的,他做了坏事,报应到自己身上,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公安连夜审讯,马胜利牙关紧咬,什么都不交代。马胜利手下的那些小弟可没他那个狠劲,一审讯一吓唬,什么都招了。周家兴连老k的事也交代的清清楚楚。

    派出所的所长听说还有一个在逃的教唆犯,赶紧派人去抓老k。可惜的是,老k这个人太狡猾,在他租住的地方一切如常,人却不知去向。

    所长第二天一早赶紧把案情向上级报告,于源县公安局很重视这起重大诈骗案,发出了抓捕令,在全县范围内抓捕老k。说来也怪,老k就像从来没有出现在三合镇一样,什么消息都没有。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让周园园大跌眼镜的是,那张笔迹和赵国辉一模一样的提货单居然是黄卫东写的。黄卫东文化不高,写字却很有天赋,让徐二旺弄了几张赵国辉的字临摹了几次,就能写的有九成九的相似。

    黄卫东这样的人也算是某个领域的天才了,如果走正道,说不定还能成为一代书法大师呢!这是周园园的感慨。

    供销社的物资被追回后,赵国辉身上的冤屈算是被洗脱了,派出所当天就释放了赵国辉。

    王经理的遭遇比赵国辉要好一点点,那几天,王经理被勒令停职在家反省,并没有被抓进派出所。

    这件事了了后,赵国辉和王经理两人受了一个不轻不重的处罚:扣除当年的年终奖,至于职务什么的,还是照旧。

    赵国辉和王经理开始垫付的那一笔钱也归还给了他们。说来也凑巧,被浸水损坏的布价值刚好在一千块钱左右,周园园那天从马胜利那里顺手牵羊得来的一千块钱刚好填上了那个窟窿。

    赵国辉年纪轻轻就做了供销社的主任,可谓是年轻得意。在赵国辉二十三年的生涯中,除了赵母早亡,其它方面一路顺风顺水的,猛然间发生了这么大一个挫折,心里的难过可想而知。

    从派出所出来后,赵国辉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一夜,第二天一大早,赵国辉就坐车去县城向供销社的领导递交了一封辞职信。

    物资丢失的事,上面虽然没有追究赵国辉的责任,但是,赵国辉自己明白,他确实犯了错。错在他太相信徐丽琴,而徐丽琴太相信徐二旺。要不是他没保管好单位的公章,之前的这些事说不定都不会发生。

    赵国辉最不能原谅自己的是,因为这次的挫折,他和徐丽琴的婚姻已经走到了尽头。在徐丽琴开口求赵国辉替徐二旺顶罪后,赵国辉就明白,他和徐丽琴算是回不去了。

    赵国辉是个骄傲的人,他不要求徐丽琴能和自己生死与共祸福相依,但是,他希望自己是徐丽琴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人,就像他一样,把徐丽琴放在自己心中那个重要的位置。

    徐丽琴把娘家看的比赵国辉还重,这对赵国辉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打击。他觉得自己这些年对徐丽琴的爱都成了一个笑话,他爱徐丽琴,不惜反抗最爱他的老爹把徐丽琴娶进了家门,而徐丽琴呢?最爱的却是她的娘家人。

    徐二旺被派出所抓进去后,徐老赖和徐妈妈上门来找赵国辉,想让赵国辉帮徐二旺去找找人情,争取能轻判。赵国辉没有理会那对奇葩夫妻,直接关门,连门都没给他们进。

    赵国辉知道,他这个女婿,在徐家二老的心目中,就是一个帮他们徐家解决麻烦事的冤大头。之前,赵国辉爱着徐丽琴,愿意为她分忧解难。如今,他和徐丽琴的关系被徐家人搅和的不成样子了,徐老赖还妄想他会为徐二旺出头?真是笑话!

    就连徐丽琴,赵国辉也没有让她进门。赵国辉给徐丽琴留了句话:他们俩已经不能再生活在一起了。徐丽琴要是愿意把孩子生下来,他养,要是不愿意,那也随便她。

    徐家人这才明白赵国辉这次是真的火了。在赵国辉怒火正炙的关头,徐老赖不敢再惹赵国辉生气,只好把一腔的怒火全部撒在了徐妈妈和徐丽琴身上。

    至于徐丽琴,如果说她不后悔,那是一句假话。但是,徐丽琴明白赵国辉的性格,在赵国辉做了决定后,徐丽琴不敢再去纠缠,毕竟,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赵庆山是在大年三十那天赶回赵家沟的。赵庆山到家的时候,离赵国辉被派出所放出来已经有五六天了。

    赵国辉整个人都显得很颓废,头发乱蓬蓬的,衣服也几天没换了。浑身散发出一阵难闻的馊味。

    这几天,赵国辉像是失了魂一样,赵芸香煮了饭叫他吃,赵国辉也吃,只不过吃起来像是没味道一般,把肚子塞饱了就算数。

    周园园周家胜他们叫赵国辉,他也会答应,只是眼神却很飘忽,不知道在看哪个方向。周园园他们故意说笑话逗赵国辉笑,赵国辉也笑,但是,赵国辉的笑容比哭还难看。

    几次之后,赵芸香他们就由得赵国辉去了。心病还需心药医,赵国辉的心结,要靠他自己慢慢地去打开,作为赵国辉的亲人,他们只要在旁边关心着,尽量照顾好赵国辉的日常生活就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