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归来

    赵庆山和文梓青是大年三十那天到的家。

    赵庆山本来要文梓青留在青山市照顾文屹然夫妇。冯雪莹那天晕倒后被送进了医院,医院一检查,冯雪莹存在着严重的营养缺乏。不知怎么回事,冯雪莹身体里面的养分在慢慢的流失中。

    胡中良亲自替冯雪莹检查,也没能检查出什么病因。

    冯雪莹只好住进了医院,每天靠着打营养针来维持身体所需的养分。尽管这样,冯雪莹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衰老了下去。原先的冯雪莹,五十多岁的人,看起来还像是四十多的美少妇。现在的冯雪莹,脸上的皱纹深了许多,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也在慢慢地变白。

    冯雪莹的情况有点诡异,以赵庆山的医术,也看不出冯雪莹到底是什么病。还好冯雪莹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除了吃饭和解决身体的排泄问题,其他时间都在昏睡中。要不然,冯雪莹这么爱美的人,看见如今的状况,肯定会接受不了。

    临近过年,文玉伦和文玉祥的妻子王秋燕的单位都放假了。文玉祥所在的市政府却是越到年关越忙。

    有两个人能腾出手,文梓青和赵庆山总算空闲了一点。文家又刚好来了个新的家政阿姨,王秋燕留在医院里照顾冯雪莹,冯玉伦留在家里照顾文屹然,赵庆山才和文屹然提出要回赵家沟过年。

    经过赵庆山这些天不间断的治疗,文屹然的情况已经改善了许多。现在的文屹然,只要动作慢一点,身体的协调性和以前没什么两样。麻木的双手需要长时间的复建,就不是赵庆山能帮的上忙的了。

    文梓青听到赵庆山说要回赵家沟,赶紧死皮赖脸的跟上了。这些天来,他心心念念都是周园园这个小丫头。

    赵庆山回到赵家沟,看见神智昏昏的赵国辉,大吃了一惊。他家国辉,一直是个心中充满了阳光的人,眼前的赵国辉,却是满眼的阴霾。到底发生了怎样的事,把国辉打击的不成人样了?

    赵芸香知道赵庆山担心,把这些天的事和赵庆山说了一遍。不过,赵芸香知道的也有限,赵国辉为什么和徐丽琴闹崩了,赵芸香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赵芸香只知道因为徐二旺,赵国辉要和徐丽琴离婚。

    赵芸香和赵庆山说事,赵国辉木着一张脸,全程一言不发。

    赵庆山听完赵芸香说的事后,并没有拉住赵国辉的手安慰他,而是反手一挥,一个清脆的巴掌就重重的打在了赵国辉的脸上。

    赵庆山很生气。从小到大,赵庆山很少打孩子,只有在孩子们犯了严重错误的时候,赵庆山才打过那么一两回。

    当初赵国辉要娶徐丽琴,赵庆山反对,赵国辉坚持要娶。现在,赵国辉要和徐丽琴离婚,这结婚离婚又不是过家家,想结就结想离就离,赵国辉如果不说个靠谱的理由出来,赵庆山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赵庆山生气的不是赵国辉的被算计,而是事情发生后赵国辉的颓废。

    人的一辈子很长,谁能保证自己的一生都是顺风顺水的?在困境中不认输,在逆境中迎难而上,才是他赵氏子弟应有的气度。

    文梓青一进门,还没去见赵芸香他们,就拉着周家胜到一旁嘀咕去了。文梓青最想知道的是,在他和外公不在家的日子里,小丫头有没有乖乖的养病?

    用不了文梓青套话,周家胜叽里呱啦地把这段时间家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全和文梓青说了一遍。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先是爸爸妈妈闹离婚,接着又是舅舅舅妈闹离婚,在周家胜小小的脑袋里,离婚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周家胜又没有朋友可以倾诉,遇上文梓青,他刚好可以吐吐心里的郁闷。

    文梓青听到小丫头昏睡了两天后才醒,心都揪紧了。因为爷爷的病,他不得不放下小丫头去了青山市,文梓青的心里不是不愧疚的。

    文梓青又听到周家胜说兄妹俩去跟踪两个买布妇女的时候,整颗心都提了起来。他家小丫头就是爱呈强,万一遇上坏人,两个孩子该怎么办?

    潜意识中,文梓青老是会忘记周园园的不寻常之处,小丫头的外表看起来清纯无害,身手却比一般的大人还厉害。但是,文梓青还是会担心她。这……或许是关心则乱吧!

    赵庆山把赵国辉狠狠地骂了一顿。最后,赵庆山说,如果赵国辉还是不能明白自己错在哪里,就不要叫他“爸”。

    赵庆山到家才个把小时,赵家沟的村长赵有田找上门来了。

    “有田,你怎么了?生病了?”赵庆山自己会医术,说话什么的也不忌讳,想着什么嘴里就问了出来。

    赵有田的脸色蜡黄蜡黄的,整个人看起来没有一点精神,一件洗的发白的灰蓝色褂子穿在他身上,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庆山叔,我……我对不起你啊!我辜负了你的提拔你的期望。”看见赵庆山,赵有田像是看到了久违的亲人一般,鼻尖一酸,泪珠就滚了出来。

    想起前些天发生的那件事,赵有田就觉得憋屈的慌。这些天来,他又是气又是悔,吃不下又睡不着。

    “有田啊!别着急,有事慢慢说。”

    赵庆山心里“咯噔”一声,脸上却纹丝不动。赵有田的状况不大好,整个人像是只惊弓之鸟一般。赵有田是赵庆山一手带出来的村干部,一般的事不可能让赵有田这么慌张。

    赵庆山一边劝说着赵有田,一边拉过赵有田的左手替他把了个脉。

    从脉象上看,赵有田是郁结在心。到底出了什么事,让赵有田气成这样?赵庆山没有说话,暗自思忖。

    “有田,凡事要想开一点,不要太在意。”赵庆山收回把脉的手,对赵有田说。

    “庆山叔,唉!”赵有田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那个铁柱媳妇真不是个人,为了一张介绍信,居然诬陷我……”

    “铁柱媳妇?铁柱媳妇回村了?”赵庆山觉得有点奇怪。王碧云做事那么绝,去镇上举报自己的老公古铁柱偷树,古铁柱因此被抓进了派出所,现在还等着上面判刑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