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谈心

    之前赵有田听到村里人的风言风语,说王碧云这人不正派。赵有田还以为是村里的小媳妇们嫉妒王碧云长的好才这么说。今天看来,这女人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

    王碧云算是豁出去,威胁着说:“赵有田,你不给我开介绍信,我就这样从你这里冲出去,在村里吼上几声村长耍流氓,你说后果会怎样?”

    “铁柱媳妇,你不要太过分了。”赵有田此时才明白过来,王碧云一开始进来就关紧房门,原来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房门紧闭,孤男寡女的在里面,就算此时赵有田醒悟过来去打开房门,貌似都没什么用处了。

    要是任由王碧云这样出去胡说八道,赵有田又不甘心。和王碧云扯在一起,他清清白白的名声算是毁了个一干二净。

    赵有田家媳妇可是个厉害娘们,万一被媳妇误会了,赵有田还不知道他媳妇会怎么闹。还有……村里不是没有人不眼热他得了庆山叔的青睐,做上了村长。王碧云这件事要是说不清楚,他这个村长的位置肯定坐不牢。最重要的是,耍流氓?他赵有田不是要被派出所抓去关上几天?

    赵有田欲哭无泪,一瞬间脑海里转过了无数个念头,每个念头都是他倒霉的景象。

    “赵有田,赶紧给我开张介绍信,还有,空白的介绍信盖上公章,来个十张。反正我王碧云在村里的名声已经坏了,拉多一个村长下水,我也不亏。”王碧云一咬牙,直接大开口。反正她今天和赵有田撕破脸后,以后都不会再回赵家沟了。

    看着一脸狠戾的王碧云,赵有田怂了。他真的很害怕,如果不答应王碧云的要求,他赵有田的名声就要臭大街了。

    赵有田怕了王碧云,只好替王碧云开了张介绍信,最后,王碧云还从赵有田这里拿走了十张盖了村委公章的空白介绍信。王碧云打算好了,赵有田反正已经得罪了,她也不怕再得罪深一些。空白的介绍信在手上,自己想怎么填就怎么填。

    王碧云拿到介绍信后匆匆的离开了赵家沟,赵有田却天天背着良心的煎熬,被王碧云耍了一道的懊恼和违反原则开了介绍信这两件事一直沉甸甸的压在赵有田心上。连自家媳妇也不敢说。

    几天下来,赵有田自己把自己折磨的不成个人样。

    “有田,这事不怪你,要怪就怪铁柱媳妇太不要脸。”赵庆山安慰着赵有田。赵庆山知道赵有田的性格,赵有田这人,责任心很强,能力却只是普通。当初赵庆山也是看中了赵有田有颗热忱为村民们服务的心,才一步一步把他扶上了村长的位置。

    这一遇上什么事,赵有田能力不足的缺点就暴露出来了。不过,赵庆山不会打击赵有田,而是会安慰他,帮助他度过心里的难关。

    毕竟,赵庆山觉得,自己能呆在赵家沟的日子或许已经不多了。在他离开赵家沟之前,赵庆山希望能培养赵有田独当一面的能力。

    “庆山叔,你不怪我太没担当?”赵有田听了赵庆山的话,脸上露出了这些天来的第一个微笑。

    “不会,有田,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这件事要是被叔碰上,说不定也得栽。”赵庆山实事求是地说了句。

    站在院子里“偷”听的周园园听到赵庆山的这句话,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可不是嘛~!前世的时候,赵庆山就是被王碧云的诬陷气的吐了血。这辈子,因为文屹然的事,赵庆山去了青山市,这王碧云转而祸害起赵有田来了?看来这贱人就是贱人,改不了害人的毛病。

    “园园,怎么了?”在一旁紧盯周园园的文梓青听到笑声,觉得有些奇怪。刚才他和周家胜说的话里,明明没有什么好笑的地方啊?

    “没什么没什么。”周园园笑着摇了摇手,随即又觉得有些奇怪,问道:“梓青哥哥,你听不到外公他们说的话吗?”

    文梓青目测了一下赵庆山所在的厢房和他们现在呆的位置,貌似……有十几米吧?小丫头能听的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文梓青脸上虽然没有表情,心底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十几米的距离,文梓青自己凝神静听,也可以听到赵庆山他们的谈话。可是,小丫头刚才明明和周家胜在玩闹,分神的情况下轻轻松松听到了赵庆山他们在说什么,这是文梓青自己也办不到的事。

    上次在周家村,文梓青刚回到大樟树上,就被周园园指挥着往周春平家冲。

    到了半路,周园园又让文梓青改变方向,埋伏在了周家村的那片荒地旁,这才用周大牛换下了昏迷中的周志新。

    那天文梓青就在怀疑,小丫头是不是能未卜先知,才知道周春平父子俩要走荒地那条路?还是小丫头根本能看到周春平父子几个在做些什么?

    何寡妇和周春平家的直线距离大概有一百多米,在前世的特训队里,文梓青见过有一个队友能感知到自己身周二十来米的范围,一百多米,这是一件令人想都不敢想的事。

    难道……小丫头的武学比自己以为的要厉害许多?或者说,赵氏武学并没有自己认为的那样简单?文梓青陷入了沉思中。

    周园园半晌没听到文梓青回答,不由得偏过头看了他一眼。文梓青眼里的探究让周园园一惊。随即讪笑着说:“呵呵……梓青哥哥,我也听不到。”

    这下子,文梓青的心中可以肯定,小丫头一定是听到了赵庆山和赵有田的谈话,才喷笑出声。是什么事让小丫头遮遮掩掩的?

    文梓青起了好奇心,也专注地听起墙角来。

    厢房里,赵庆山和赵有田的谈话已经接近尾声。赵有田被赵庆山开解后,觉得心里好受了许多。最重要的是,赵庆山替赵有田出了个主意,让他去镇上的派出所报案。王碧云拿了村里十几张空白介绍信,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谁知道王碧云会不会利用手上的空白介绍信做坏事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