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木匣

    赵有田恍然大悟。

    姜还是老的辣。赵庆山的指点,驱散了赵有田心头上的雾霾。

    只要赵有田去镇上报了案,王碧云拿走的那些介绍信差不多就成了一堆废纸。公安同志肯定不会任由王碧云拿着介绍信做坏事的。

    只要想到王碧云花了那么多心思谋算的事落了空,赵有田觉得头顶的天都明朗了不少。

    送走神清气爽的赵有田后,赵庆山才有空料理家事。

    首先,赵庆山就要查问周园园。

    小丫头上次昏迷后,赵庆山替她把了脉。从脉象中赵庆山可以查窥到,周园园体内的“气”几乎枯竭,但是,她的经脉却在自动吸收身体外界一些有用的“气息”。

    赵庆山又惊又喜。惊的是小丫头这样的情况,肯定是强行调动身体里的“气”去做一些超出她现在能力的事,才造成了昏迷的后果。喜的是,他赵家传承几百年,也只出过一位像周园园这样的天才,就连开创赵氏武学的那位先祖,资质也未必会比周园园好。不用打坐也不用刻意去吐纳,身体就能自动练气,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修炼,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存在啊!

    在青山市的这些天里,赵庆山只要有空就会想起周园园身上的怪异之处。或许,他应该把赵氏武学的不传之密传给周园园,只有周园园这样的天才,才能发挥出赵氏武学最大的威力。

    对赵庆山来说,儿子赵国辉脑子犯了拧?一巴掌拍飞再说,让他自己去好好清醒清醒。女儿赵芸香要离婚?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周志新那小子就是欠教训,芸香能强势一把,对他们以后的生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只有周园园这事,才是赵庆山最看重的。赵氏武学能再创辉煌的契机,说不定就在小丫头身上。

    周园园看了看笑的一脸傻乎乎的赵庆山,第n次纠结着要不要提醒外公有事说事,不要走神好不好?

    今天的赵庆山非常奇怪,叫了周园园进房后,特地把文梓青和周志新他们几个支使到大青山上打野鸡去了。美其名曰:过年怎么可以不吃鸡?

    周园园很想吐槽:昨天回赵家沟之前,她家老娘赵芸香刚从三合镇上买回来的那只鸡还在厨房“咯咯咯咯”叫的欢着呢!外公这是老眼昏花了,看不到?

    不管怎样,家里算是被赵庆山强制清场了,此时的赵家,就剩赵庆山和周园园爷孙俩。

    “小九啊~!外公想教你一项特别厉害的本领,你学不学?”赵庆山笑的像是个诱拐小红帽的狼外婆一般,周园园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快冒出来了。

    “外公,我说不想学可以不?”周园园暗地里翻了个白眼,看赵庆山这架势,她说不学能行吗?她要是敢说个不字,外公他老人家说不定今晚都不让大家回家了。

    “嘿嘿嘿……小九啊!那还真不行,外公不能浪费你的一身资质。要不然,咱老赵家的祖宗说不定要气的从坟墓里爬出来。”赵庆山笑的像是一只老狐狸般,忽悠着周园园说:“外公悄悄的告诉你一个秘密,当年,咱们老赵家的第一代祖宗就是靠着这项本领,打遍天下无敌手。”

    “外公,我是女孩子,对打打杀杀没兴趣。”周园园郁闷地撇了撇嘴。外公也真是的,还打遍天下无敌手呢?当她傻啊?古代冷兵器时代,武者练到极致,可以做到百人敌千人敌。现在可是热武器时代,功夫再高,一枚炮弹飞过来,再厉害的铁布衫金钟罩,也都是纸糊的外壳。更何况还有核武这些威力超出想象力的武器······周园园摇了摇头,后面的画面太酸爽,光是想想,周园园都觉得可怕。

    对哦!男孩子才喜欢打架。我真是昏了头了,拿武力值去忽悠一个小女孩,要不······出动赵氏武学附加的鸡肋功能?

    赵庆山打定主意,笑眯眯地说:“小九啊~!咱老赵家的家传武学才不止这么点功效呢!你只要学了这项本领,以后会越长越漂亮的。嗯······皮肤好,相貌美。最重要的是,就算到了六七十岁,看上去还是和二十多岁的大姑娘一样,脸上没有一丝皱纹······”

    赵庆山开启了涛涛不绝的忽悠模式。

    六七十岁的人脸上没有一丝皱纹?呃?驻颜术?

    这下子,周园园的兴趣被调动起来了。

    前世的时候,周园园看过一部电视剧,里面有神仙还有妖精,个个年轻漂亮,上百岁了还像十七八岁一样。当时年过三十的周园园,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苍老十岁还不止。看着电视里青春靓丽的俊男美女,周园园的内心是非常自卑的。她愧对爸妈给她的一副好皮囊,一辈子活的太累又太心酸。

    如今,外公竟然说练了他的功法后能青春常驻?这是不是代表着这辈子的自己,能够美多几十年?哪个女人不爱美?吼吼吼!这结果,想想都激动啊!周园园星星眼。

    看着周园园因为惊讶微微张开的小嘴,赵庆山觉得自己郁闷的心灵瞬时间被治愈了。小女孩家家的,哪个不喜欢长得漂亮?看来,他这次算是找对了方法。

    “怎么样怎么样?小九,只要你练功,长大后会非常漂亮非常漂亮的哦!”赵庆山怕周园园不同意,赶紧加多一把火。

    “外公,你给我说说呗!到底是什么?难不难?”周园园确实很好奇,也顾不上再和外公装高冷范儿,直接拉着赵庆山的大手摇了起来。要不是周园园死命控制住内心的狂喜,说不定连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小九,你等会,外公去给你拿样东西。”赵庆山这下子总算是放了心,赶紧站起身,从衣柜顶部拿下一只用黑布包裹着的匣子状的东西。要不是祖宗留下遗训,非赵氏血脉不得修炼此功,非心甘情愿者不得修炼此功,赵庆山也不至于非要等周园园点头后才去“请”出宝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