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传承

    赵庆山把东西放在桌上,伸出大手慢慢地拂去黑布上那层厚厚的灰。做这些动作的时候,赵庆山脸上的神情中带着一丝凝重,让周园园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

    烟尘散去后,赵庆山慢慢地掀开黑布,露出里面被黑布层层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一只木匣子。木匣子的颜色黑漆漆的,透着一股厚实的凝重。木匣子的长和宽大概都在一尺左右。

    周园园好奇地看了一眼木匣。整个木匣仿若一体,看不到一丝缝隙。木匣的正面左上方雕刻着一朵云纹,右下角雕刻着一朵半开的牡丹。

    看赵庆山端着匣子时吃力的模样,可以判断出这只匣子的重量不轻。匣子黑沉沉的外表看似不起眼,周园园在不经意间看见匣子上面好像有一两丝游光闪过,似乎向世人昭告着它的不平凡。

    图案的雕刻手法看似简单,实际上却有些特殊,那朵云纹虽然只是聊聊数笔,头和尾却是连成一气,看不出哪边是起头,哪边是收笔。周园园好奇心起,想找到云纹的起笔。

    盯着那朵云纹看了几秒后,周园园只觉得眼前一黑,随即一阵头晕目眩,像是有千万支小针在她的脑子里面乱窜。

    好痛!

    一时间,周园园只觉得头痛欲裂,小小的身子站立不稳,晃了两晃。

    赵庆山看着黑匣子感慨万千,这只黑匣子,承载着赵氏家族几百年的传承,也承载着赵庆山这些年的痛苦和内疚。

    赵庆山一闪神间,周园园已经中了招。看着周园园小小的脸蛋上一片苍白,赵庆山赶紧叫了一声:“小九,不能盯着匣子上的图案看。”

    说完这句话后,赵庆山赶紧一手扶着周园园摇摇欲坠的小身子,另一只大手遮住了周园园的双眼,手心里吐出一丝丝真“气”,在周园园的眼眶周围游走了一圈。

    赵庆山有些自责,他自己经历过黑匣子的“结缘”仪式,对黑匣子上的图案已经有了免疫力。而周园园不一样,她今天才第一次看到匣子。孩子好奇心强,他拿匣子前,应该先和周园园交代一声的。

    当年,孩子他娘就是因为好奇,动了这个匣子,才会······赵庆山想起早死的媳妇儿,一时间感慨万千。

    赵庆山的爷爷临死时,把这个木匣子交给了赵庆山,交代了非赵氏血脉不能触碰黑匣子的禁令。这匣子上的图案有些奇怪,除了举行过“结缘”仪式的赵氏子孙,其他人盯着看久了,就会头痛恶心,进而陷入昏迷之中。这也是赵庆山保管匣子几十年,一直用黑布袋子把它套起来的原因。

    赵庆山的媳妇吴宝莲心中好奇,趁着赵庆山不在家,想打开匣子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这些年来,赵庆山什么事都不会瞒着她,只有这个匣子,赵庆山拿到手后就偷偷藏了起来。

    结果,吴宝莲根本打不开黑匣子。吴宝莲是外姓媳妇,身上根本没有赵氏血脉,她看了匣子上面的图案后,陷入了昏迷之中。

    等赵庆山晚上回家,吴宝莲已经是奄奄一息、强撑着说完黑匣子的“古怪”后,吴宝莲就断了气。可以说,吴宝莲是因为赵家的这个传家之宝黑匣子送了命。

    如果不是先祖有遗训:赵氏子弟要代代把匣子传承下去,直到匣子找到有缘人。赵庆山真的想把这个害死了媳妇的黑匣子给扔了。

    赵庆山对吴宝莲心中愧疚,所以对两个孩子格外疼惜。这么多年,赵庆山为了两个孩子,愣是没有起过再娶一个媳妇的想法。

    赵庆山的大手盖住周园园的眼皮时,周园园只觉得一股凉飕飕的气息沿着她的眼眶绕了一圈后,又沿着眼角处向太阳**处散开,接着聚成一条头发丝粗细的一条线,在周园园的太阳**周围游走了几圈,最后渐渐地散去了。

    被那股清凉的气息滋润后,周园园觉得头痛减缓了许多,恶心感也没有了,这才张开双眼。

    黑沉沉的木匣子静静地摆在桌子上,似乎有股无声的威严。周园园不敢再像刚才那样盯着黑匣子看,只是把探究的目光扫向了站在桌旁神情凝重的赵庆山。

    赵庆山的大手慢慢地拂过木匣的表面,遥远的记忆渐渐地浮现。爷爷临终时说的话,此时一字不漏地出现在赵庆山的脑海里。

    “山儿,这是我们赵家传承几百年的宝贝,每一任家主在接掌这个匣子的时候,都要让族中未参加过“结缘”仪式的子弟挤出一滴心头血滴在那朵牡丹花上。宝贝如果遇上有缘人,会自行择主,功法也会自动显现。”

    据赵庆山爷爷说,黑匣子里有一套赵氏武学最顶尖的功法。黑匣子没有缝隙,根本无法打开。这些年来,赵氏家族没有一个人能得到匣子的“青睐”,这部功法一直被束之高阁。

    传说中,赵氏的先祖武功超群,年过六旬却犹如翩翩少年。据赵庆山所知,赵家先祖天赋异禀,其中一项就是每天不用盘膝修炼,天地元气会自动进入先祖体内,沿着体内经脉循环着大周天。

    赵庆山替周园园把脉时,发现周园园内气循环的模样,酷似传说中的先祖体质,这才起了把赵氏家族的宝贝木匣子传给周园园的心。

    赵氏家族的传承,一向秉着“传子不传女”的宗旨。经过几百年的变迁,赵家嫡系血脉所剩无几。

    传到赵庆山这一支,目前只剩下他和一儿一女。儿子赵国辉的经脉天生不适合练习赵氏武学,女儿赵芸香对学武没有半分兴趣。等赵国辉的儿子出世,似乎也不太靠谱。

    吴宝莲死后,赵庆山替自己和一儿一女测试过,三个人都未能被匣子认同。

    反而赵芸香的一儿一女,学起赵氏武学来似模似样。周家胜的资质比赵国辉好一些,但是,在赵庆山看来,周园园的资质要比周家胜好上许多。

    所以,赵庆山才不管不顾地想让周园园得到木匣子的传承,以了他赵家历代祖先多年的心愿。

    赵庆山深吸了一口气,手腕一翻,手里已经出现了一支寒光闪闪的银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