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二章 彩虹

    什么武功盖世驻颜有术,在这一**动疼痛中全部是浮云啊浮云。外公还说这是赵家的传家宝,有这么要人命的传家宝吗?太不靠谱了吧?

    一**的疼痛持续袭来,周园园牙关紧咬,嘴里尝到了一股铁锈味,她全身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身上的衣服都被冷汗浸湿透了。

    周园园放开了自己的思想,什么都不去想也没办法想。这一**的疼痛就像是炼狱一般,一重有一重,一波又一波。周园园此时已经没有其他感觉,除了痛还是痛。她想哭,她想喊,整个人却像是一个木偶一般矗立在那里,动也动不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疼痛才渐渐地停止了。周园园等了好久,也没有等到下一波疼痛的到来。突然间,疼到麻木的脑袋此时划过一丝清明,就像是黑暗中一闪而过的流星,又像是一把利刃挥开了黑暗的幕布,周园园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幕奇异的景象:蓝天,碧海,一道彩虹像是一条桥梁一般,一头没入了海底,一头连接着天际。

    彩虹出现后,周园园觉得前额处一阵冰凉。如果此时赵庆山睁开双眼,可以看见一股筷子般粗细的**白色气体从白玉上缓缓地吐了出来,沿着皮肤融进了周园园的脑部。

    **白色的气沿着彩虹桥,从天际缓缓而来,渐渐地没入了碧海深处。

    周园园觉得自己像是泡进了温水中,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舒爽的感觉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循环了几圈。

    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啊!周园园浑身说不出的舒服和惬意,她的灵魂也舒爽地颤抖着。

    周园园的每个毛孔都张开着,身体里的杂质顺着她的汗水直往外冒,不多时,周园园的全身披上了一层厚厚的黑色污垢。

    **白色的气息输入的时间持续了大概五秒钟左右。白玉“吐”完气后,变成了淡淡的青色,“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白玉掉地的声音惊醒了周园园,也惊醒了赵庆山。

    周园园睁开双眼,只觉得神清气爽,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活力。这一会儿,周园园甚至觉的,假如眼前有一只大老虎,她都能和它有一搏之力。

    周园园的头发本来有些发黄,也只长到耳际,此时,周园园的头发已经长到了肩膀下,散发着乌黑柔亮的光泽。经过毛孔从身体里排出的污泥把一张小脸涂的黑糊糊,污泥下面,却是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让人望而目炫神迷。

    “小九,发生什么事了?”赵庆山大吃一惊。赵家的木匣子传承了几百年,里面有什么,连赵庆山都不知道。要不是木匣子传到赵庆山手中的时候,赵爷爷曾经交代过很多事,赵庆山非给刚才的一幕吓坏不可。

    可不是吗?会自动打开的盒子,会飞的白玉,变成了小泥人的周园园,这一幕幕,都是奇奇怪怪的存在。

    “外公,我很好。”周园园不想让赵庆山担心,赶紧回答了一声。

    周园园伸了伸懒腰,全身的骨骼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身体外地那层污垢,像是鸡蛋壳一般从周园园身上一块块地脱落了下来。

    不多时,污垢全部脱落,露出里面的周园园。周园园脸上的皮肤像是刚剥了壳的鸡蛋一般,又嫩又滑,看一看就让人觉得嫩的能掐出水来。

    赵庆山差点没认出周园园来。周志新和赵芸香相貌不错,可以称的上是俊男美女,周家胜的相貌像足了周志新,也是阳光小美男一个。

    和爸妈哥哥比起来,周园园的相貌就有些平庸了。可以说,以前的周园园,只能让人觉得是个可爱的小女孩,而不能说是个美丽的小女孩。

    周园园的五官分开来看都很好看,杏眼,菱唇,柳眉······,可是,这样的五官配上一张带着婴儿肥圆圆的苹果脸,相貌只能算得上中等偏上。

    现在的周园园,苹果脸上的婴儿肥已经褪去,苹果脸变成了鹅蛋脸。眼睛还是那样的眼睛,鼻子还是那样的鼻子,只是在细微处自动做了些修整,比如周园园的杏眼比原来大了那么一点点,鼻梁比原先挺了那么一丝丝,这方方面面的细微改变,让周园园看上去还是那个周园园,却让她的相貌,美上了几个台阶。

    赵庆山看着玄幻的这一幕,整个人都惊呆了。要不是亲自守在这里没有离开半步,赵庆山差点以为他家的外孙女已经换了一个人。他女儿赵芸香已经是个大美人了,而周园园,却比妈妈赵芸香还要美上五六分。

    “小九丫头,这下子外公想把你藏起来啰!”赵庆山感叹了一句,背着双手往房外走去。女孩子长得太美并不是一件好事,这样的事赵庆山见的多了。不过,他家的小九,应该是与众不同的。

    他家小丫头,之前就很美,现在的她,美的更是让人炫目。倒是便宜文家小子了!

    赵庆山心底有着一丝说不出的惆怅。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有些心酸。或许是因为赵家的“传家宝”有了着落,又或者是周园园的改变让赵庆山想起了死去的媳妇······罢了罢了,这烫手的山芋总算是交了出去,以后的赵家,就看小九的了。

    赵庆山站在房外,顺手带回了房门,他已经听到文梓青他们回来的声音。

    爷爷曾经交代过,赵氏武学的传承需要大量的时间去融合,赵庆山不知道周园园刚才那样算不算已经融合好了,不过,在周园园没走出房门之前,他还是替她到门外“护法”吧!

    看着赵庆山大步而出的背影,周园园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赵庆山能听到文梓青他们回来的声音,周园园又怎么会“看”不到?文梓青他们一行人已经走到离大门口十来米的地方,几个人手上都最少拎着一只山鸡。看来,这次打猎,满载而归啊!他们一大家子,能过上一个肥年了!

    房里的周园园也是笑逐颜开。

    咦?怎么少了小舅舅赵国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