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三章 过年

    周园园好奇之下,神识又延伸开来。

    终于在山脚下的一家人中看到了赵国辉忙忙碌碌的身影,周园园高兴地笑了。她就知道小舅表面上看起来冷硬,实际上却是个心肠很软的人。

    这些天来,赵国辉一直郁郁寡欢。跟着大家伙儿一起去大青山上跑了一圈后,赵国辉的心情渐渐开朗了起来。

    大青山上郁郁葱葱的树,大青山上明亮高远的蓝天,大青山上一望无际的松涛驱散了赵国辉心里的阴霾。几经波折,亲手抓到第一只山鸡的时候,赵国辉“哈哈”大笑出了声。

    这一笑,赵国辉算是把心中的郁气赶出了体外。赵国辉本来就是个阳光的人。这些天来,他只是钻进了牛角尖,才把自己折腾的了无生趣。

    人生之中难免有些挫折,人生之中也难免会有失意。不管是挫折还是失意,几年过后回头来看,都是一次难得的磨练。他现在还年轻,他和徐丽琴之间的矛盾事实上一直存在,这个时候发现徐丽琴的心思,好过十几二十年后,徐丽琴再为了娘家人抛弃了他赵国辉。

    放下心结后,笑容重新回到了赵国辉的脸上。一行人中,赵国辉笑的声音最大,每次抓住一只山鸡,赵国辉总要举起小外甥周家胜乐呵一番。

    打山鸡最出色的还属文梓青。只见他手里捏着一把小石子,在山鸡出没的时候,手里的石子就这么一弹出去,准准地打在山鸡的头上,能把山鸡给弹晕。

    今天打到的七只山鸡,除了周志新和赵国辉每人扑到一只,其它的都是被文梓青的“弹指神通”放倒的。

    最高兴的人就是周家胜。小孩子本来就喜欢热闹,能跟着大家一起跑到大青山上打山鸡,对周家胜来说是一次难得的体验。每当文梓青打晕一只山鸡,周家胜总是冲在最前面,呼叫着把那只晕倒的山鸡给捡回来。

    不过,周家胜毕竟还是个小孩子,他不知道山鸡没死,捡回来后只管着往赵芸香身边堆。有一只山鸡几分钟后醒了过来,扑腾着翅膀想逃走,要不是赵芸香眼疾手快,这只山鸡还真会“越狱”成功。一时间,周家胜的惊呼声,赵芸香的笑声混杂在一起,周志新,赵国辉和文梓青也不禁莞尔。

    后来还是周志新有办法,割了一小捆藤条回来。赵芸香用藤条把山鸡的两只脚捆在一起,这才杜绝了山鸡们的“逃跑计划”。

    周志新也不禁高看了文梓青一眼。用石子打山鸡,周志新也能做到,但是,他可不能像文梓青这样力度控制的刚刚好,准头也差了好多。山鸡逃跑的时候都是扑腾着翅膀乱飞一气,像文梓青能稳,狠,准地打中山鸡的脑袋,确实不容易。

    找山鸡窝最出色的要数周志新。周志新是部队里的侦查好手,进了大青山后,周志新的警觉性就提到了最高。运用部队里学到的追踪知识,周志新循着山鸡的脚印和粪便,不一会儿就找到了一个山鸡窝。

    说实话,如果文梓青有心抢着找山鸡,还真没周志新什么事。文梓青前世在特训队里学到的知识,找起山鸡来根本不用像周志新那么费劲。不过,文梓青可不是傻子,他露一手打山鸡的本领也就罢了,要是连找山鸡的活都抢过来做,周志新岂不是没了在妻儿面前表现的机会?

    在文梓青有意的放水下,周志新算的上是志得意满。每次找到山鸡的踪影,周志新总会特地看赵芸香一眼。看着赵芸香高兴的笑容和儿子周家胜满眼的崇拜,周志新觉得前些天受伤的心瞬间痊愈了。

    看吧!芸香和孩子们都离不开我呢!周志新自己安慰着自己。

    在赵芸香的心中,一直觉得周志新很能干,就算周志新找不到山鸡,她也不会埋怨什么。每次看见周志新找到山鸡后投过来求表扬的眼神,赵芸香也不吝回复一个大大的笑容。毕竟大过年的,大家都开开心心的才好。至于离婚不离婚,过完年再说也不迟。

    一连端了三个山鸡窝后,文梓青就提议回家准备年夜饭。大过年的,被赵庆山找借口赶出家门也还罢了,要是连年夜饭都来不及准备,这个年过的就没那么完美了。

    文梓青是牵挂着家里的小丫头。小丫头是个爱玩的人,一个多月前,文梓青刚认识周园园那会儿,周园园和古大娘家的小草玩的好,两人结伴进大青山捡松塔,还抓过一只山鸡。

    虽然那只山鸡最后是被文梓青手里的石子弹晕后才被周园园扑中的,周园园追着山鸡活蹦乱跳的身影却在那一天迅速地撞进了文梓青的心里。要不是赵庆山抓住小丫头不放人,文梓青今天很想带着小丫头来抓山鸡,每次听到小丫头“咯咯咯”的笑声,文梓青都觉得心中满满都是幸福。

    春节可是个大节日。只要是华夏人,都对春节非常重视。于源县的风俗,从年二十五开始,家家户户就准备过年的菜品,准备吃一顿丰盛的年夜饭。

    家里的主妇在大年三十这一天,基本上都是一大早就开始在家里忙活。炸丸子,炖鸡,煮肉,忙的不亦乐乎。像赵芸香这样在年三十这天还跑到山上抓山鸡的主妇,估计整个于源县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前几天赵芸香在三合镇上住的时候,一边等待赵庆山归来,一边也抽空做好了一大堆吃食。鱼丸,炸肉丸子,炸豆腐,米糖米糕什么的也做了一大堆。

    昨天回赵家沟时,赵芸香又在镇上买了两条大草鱼,割了十来斤猪肉,买了一只鸡,带上在赵国辉家做的那些吃食,把赵庆山家的厨房塞了个满满当当。

    赵芸香也赞成大家赶紧回去。年夜饭的菜式虽说已经弄了一大半,做为主妇,在没有完成之前却还是心心念念的。再说了,已经抓了这么多山鸡,老爹总不能说过年没鸡吃了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