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四章 打消

    赵芸香不明白老爹为什么今天还要赶他们出门,还打着“过年没鸡”的借口。不过,赵芸香一直是个乖巧的,对于赵庆山的决定,一般都只有服从的份。赵芸香这辈子在赵庆山面前唯一的一次坚持,就是嫁给周志新。

    此时已经到了中午时分,赵国辉一行人浩浩荡荡地下了山。

    平日里看起来有些冷清的赵家沟,家家户户的烟囱里冒起了白烟,孩子们放鞭炮的声音不时在赵家沟的上空响起,小小的山村在大年三十这天焕发着勃勃的生机。

    平时过的再穷苦的人家,都要在大年三十那天做上一大堆的菜,一家人乐呵呵地吃上一半,另一半留到大年初一吃,叫做“年年有余”。

    大年三十,于源县的风俗是要在午后拜祭祖先,然后放几挂鞭炮,在太阳还未西斜的时候就开始吃年夜饭。吃完年夜饭,家里就要用碟子摆上一些瓜子糖块之类的,等村子里的孩子们明天一大早上门拜年,就给他(她)抓上一把。

    前几年反对封建迷信,吃年夜饭前拜祭祖先这项算是取消了。但是还是有很多村民在吃年夜饭之前,摆上满满一桌菜品,点上几支香,对着天空和空白的墙壁胡乱拜上几拜,算是拜过了过路的神仙和自己家的祖先。

    路过大青山脚下的古铁柱家时,赵国辉特地拿了一只山鸡进门看看铁柱娘。

    赵国辉没去三合镇上班时,是赵家沟的孩子头。古铁柱的年纪虽然比赵国辉大,却也服赵国辉管。

    古铁柱被抓后,赵国辉还买了十几只肉包子,专门跑派出所去了一次。老江说古铁柱的案子还没审判,不能探视,赵国辉托老江把包子拿给古铁柱,才回了家。

    前两天赵国辉是自己生不如死,也没想到去古铁柱家看看。如今刚好路过,赵国辉说什么也要走上一趟才安心。

    古铁柱家冷冷清清的,连火都没有开。铁柱娘躺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两个孩子脸上还挂着泪痕,正躺在铁柱娘身边睡的香。

    铁柱被抓后,铁柱娘刺激到了,这些天一直手脚发软,躺在床上下不了地。还好有村长赵有田安排了人照顾,一家三口才没有饿死。为了省点粮食,这些天铁柱娘一直拘着两个孩子不让他们到处乱跑,饿了就吃点东西,吃完后就**睡觉。

    看见赵国辉给她送山鸡,铁柱娘感动地直抹眼泪。这老书记家教出来的小辈就是好,先前老书记的外孙女给她送山鸡,现在老书记的儿子也给他们家送山鸡哩!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自从古铁柱被抓后,铁柱家除了村长赵有田安排的几个妇女轮流过来帮忙,很少有人上门。今天是大年三十,到铁柱家帮忙的妇女们自家也有一大堆事要做,自然没有人过来铁柱家帮忙做活。

    农村人胆子小,又不知道古铁柱犯了什么罪,在他们的眼里,被公安抓走的古铁柱就是一个坏人。铁柱娘和铁柱的两个孩子,自然成了村民们眼中的坏分子家属。除了赵有田安排的几个妇女,村里的其他人不会靠近铁柱家半步。就连村里的孩子,也被自家大人反复交代不准去找铁柱家的两个孩子玩。

    铁柱娘病倒后,古大娘倒是来过几次,也送过一些吃食过来。古大娘的儿媳妇却不是省油的灯,本来就不满意自家婆婆经常往娘家拿东西,铁柱被抓后,古大娘的媳妇气焰也高涨了起来。只要古大娘去一次铁柱家,媳妇就在家里骂一次。骂古大娘不顾家里人的死活和坏分子家属来往,骂古大娘就算想死也不要拖累一大家子人。

    这一次,古大娘的男人没帮着古大娘压制儿媳妇,反而劝说古大娘和娘家疏远一些。他们家一大家子人,可不能因为古大娘的好心而被牵连。

    就这样,铁柱一家现在已经成了赵家沟村民眼中唯恐避之不及的人物。赵国辉此时送一只山鸡去,暖的不仅仅是铁柱娘和两个孩子的胃,还有他们的心。

    赵国辉见古大娘家冷锅冷灶的,怕古大娘没有力气起床弄饭,特地留下来帮古大娘把一只山鸡收拾地干干净净,然后斩块,又削了一些土豆切成块,和山鸡一起放进锅里,焖了一大锅。

    山鸡的香味把古铁柱的一儿一女的馋虫都勾了上来,两个孩子醒来后,也不睡了,围着赵国辉叫“国辉叔叔”。

    赵国辉见古大娘家还有几斤白米,特地又帮古大娘做了一锅饭。

    鸡炖在锅里,饭焖在锅里,收拾完这些后,赵国辉才回了家。

    赵国辉走后,铁柱家两个孩子眼巴巴地守着灶间,一边烧火一边等着饭熟。

    铁柱娘见孩子们不在跟前,颤抖着双手从床褥下面拿出一包耗子药,看了又看。

    如果不是赵国辉,古大娘打算今晚带着两个孩子拿那包耗子药当晚餐了。

    儿啊!这世上还是好心人多,娘就拖着这副破败的身子熬多一些日子,等着你归来。铁柱娘打消了带着孩子们一起死的念头,把老鼠药藏的密密实实后,才合着手掌朝天拜了几拜,黯淡的眼中渐渐有了光彩。

    文梓青一行人打猎归来后,整个赵家开始热闹了起来。

    赵庆山站在廊下,见到几个孩子喜气洋洋地满载而归,心里也很高兴。

    赵庆山怕说话声吵到了房里的周园园,特地打了几个手势,让大家禁声。

    大伙进门时收到了赵庆山的手势,个个放轻了脚步,嘴里也不再说话。

    赵庆山没有看见赵国辉的身影,心里有些失望。难道……国辉他出去转了一圈,也没能走出心中的阴霾?

    文梓青两只手里各抓了一只山鸡,进门的时候眼睛在院子里四处扫了扫,没能看见那个小小的身影。

    园园不在家吗?文梓青觉得心情有些失落。

    文梓青的这一眼可逃不过赵庆山那老辣的眼光,看见文梓青脸上闪过的一丝落寞,赵庆山马上心情大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