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羞愤

    从胡三娘找到周园园修炼的大树周围开始,周园园就觉得有些不对头,今天的小玉,太过呱噪了,而且对她的心思也摸的透透了。就像刚认识小玉那会儿样,那时的小玉,可以偷窥到周园园的内心世界,周园园想什么,不用说出口,小玉就能知道的清清楚楚。

    只要想起自己昨晚上辗转反侧睡不着的时候,没少在心里想起文梓青,周园园就觉得羞愤交加。

    两个小时后,周园园和赵庆山来到了周家村。

    秋香已经站在村口等了会儿时间了。昨天从赵家沟回来,秋香就把赵庆山愿意接诊的事告诉了周其家,夫妻俩抱头痛哭了场。哭完后,周其家睡了个安稳觉。

    秋香见状,心里又是欢喜又是酸楚。周其家受伤后,经常在半夜惊醒,昨晚是他受伤后睡的第个安稳觉,夜睡到了大天亮。

    秋香家离村口不远,就在大队部的旁边。周园园和赵庆山见秋香站在村口迎接他们,显得有些意外。他们今天来到不算迟,现在也不过早上八点多点。

    ”我······我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才走多了几步路。“秋香笑着解释了句。

    周园园知道秋香可能是心里忐忑,在家呆着有些焦虑,所以才迎了出来。不过也是,任谁听说已经没得治的亲人突然之间有可能被治好,反应和秋香大概都差不多。

    ”走吧。“赵庆山也想到了这些,所以并没有觉得秋香这样做是在催促自己,吩咐了声,顾自走在了秋香的前头。

    赵庆山之前经常来周家村,秋香的家他也知道。

    ”小妹妹,今年几岁了呀?“秋香认识周园园,为了平静下激动的心,故意找话和周园园说。

    ”秋香姨,我叫周园园,今年七岁了。“周园园觉得秋香当地起她称呼声”姨“,前世的秋香,塞给周园园兄妹俩手里的不仅仅是几个杂菜窝窝头,还有她那颗善良的心。

    ”园园长得可真漂亮!“秋香听着周园园软糯的声音,觉得小姑娘怎么看怎么可爱。秋香家也有个女儿,今年才四岁,懂事的让人心疼,是全家的开心果。

    周园园冲着秋香甜甜地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秋香和周园园说着话的时候,正好经过周大牛家门前。周大牛家和秋香家离的很近,就隔了座房子。

    ”哼!个丫头片子,长得再好看还不是被人草的命!“个恶毒的声音响了起来,正是抱着女儿站在门口看热闹的刘茉莉。

    刘茉莉和几个月前比起来像是换了个人般。刘茉莉没嫁给周大牛之前,喜欢把头长发梳成束马尾,高高地扎在脑后。衣服也比般的女知青来的时髦。现在的刘茉莉,头长发剪成了齐耳这么长,乱蓬蓬地顶在脑袋上,双水汪汪的桃花眼也没有了以往的神采,眼神变得凶狠又恶毒。

    周园园大怒,这个刘茉莉说话也太恶心了。刘茉莉算计周志新在前,现在又来得罪她周园园在后,看来,让她嫁给周大牛这个惩罚还来得太小了。

    周园园不期然地想起前世的时候,周志新被刘茉莉算计成功,把命送了不说,还被说成了”臭流氓“,连累到她家人在村里抬不起头,这个刘茉莉倒好,跑回城享福去了。几年后,刘茉莉再次回到三合镇,周家胜找她报仇,没把她给捅死,周家胜反而被抓进了监狱。

    前世周园园家人的灾难之源,其实就是这个刘茉莉。

    这辈子,有周园园的先知先觉和努力帮助,周志新好悬才逃过了刘茉莉的算计。刘茉莉算计人不成,反倒把自己的人生给赔了出去。本来照着周园园的想法,前世毕竟是前世,这世的刘茉莉既然没能算计到周志新,周园园他们设计让刘茉莉嫁给周大牛成了位农妇,就算是报了仇了。

    没想到喜欢作死的人辈子都改不了作死的毛病,就冲着刘茉莉这句恶毒的话,周园园觉得,今晚她应该好好找刘茉莉”谈谈人生”。

    赵庆山走的快,已经走到秋香家门口了。刘茉莉说话的声音小,赵庆山并没有听到。要不然,凭着赵庆山护犊子的性子,非得回来扇刘茉莉两个大耳光不可。

    秋香被刘茉莉这句话怼,脸都憋黑了。秋香有些责怪自己,如果她不去撩拨周园园说话,刘茉莉就没有借口说那么难听的话了。可是现在,刘茉莉的污言秽语已经被小姑娘听到了,不知道小姑娘会不会哭?

    秋香担心地看了周园园眼,见小姑娘脸的平静,秋香以为周园园还小,听不懂刘茉莉话里的意思,就把到了嘴边的骂人话吞了回去。

    得!算她们倒霉,出门踩到了刘茉莉这坨臭狗屎!

    尽管如此,秋香还是安慰了周园园句:”园园,刚才那个女人昨晚应该又被她家老公打了,那女人脑子有毛病,说出来的话咱们不要听,啊?“

    秋香家和周大牛家离的近,这两个月,周大牛经常在半夜打老婆,刘茉莉的惨叫声大半夜的经常飘荡在半空,附近的几户人家可没少听到。不过秋香他们几户邻居去劝过次后就不管了,原因说起来有些丢人,周大牛说刘茉莉在外面偷人,回家却不许他碰,所以才下手打她,

    在农村里,女人偷汉子是被人鄙夷的,刘茉莉在嫁给周大牛之前就不检点,也难怪周大牛打她。

    那臭女人,该!周园园听到这样消息,越发觉得自己今晚该来周家村趟,能亲耳听听刘茉莉的惨叫,说不定周园园的心情就好了,也省得她整晚躺在床上想着远去的人。

    周园园发现,就这么会儿时间,她已经想起文梓青好多遍了,想起他们俩调皮跑到周春平家扮鬼吓唬吴金凤,想起他们俩在夜里偷偷搬空周春平家的地下藏宝室,想起每次来回赵家沟和周家村时文梓青那并不厚实却让周园园感到安心的肩膀······

    刘茉莉骂完那句话后,觉得心里有些爽快。这些天来,刘茉莉的心里窝着好多火。她不仅想骂人,还想骂老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