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饽饽

    赵庆山的嘴唇动了动,他真的想劝周园园放弃这次治疗。周其家的情况太严重,治好他之后,等待着他们祖孙俩的,说不定是无穷无尽的麻烦。

    “外公,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请您放心。”周园园用神识传音给赵庆山。她只做她觉得应该做的事,至于后面会怎样,那就等那天到来再说。周园园还真不相信,凭着她和小玉的本事,这俗世间的人还能来硬的不成?

    “好吧!你来试试,会儿外公考考你。”赵庆山见周园园坚持,只好往旁边挪开了两步,把位置让出来给周园园。

    “哎呀!我芸香妹子还真有福气,这么小个女娃娃都会看病了。”秋香听了赵庆山祖孙俩的对话,心里的羡慕挡也挡不住。她家大儿子今年八岁,比周园园还大岁哩!秋香之前很为自家大儿自豪,秋香家大儿子在家什么活都会干,带弟弟妹妹,做饭,洗衣服,捡柴火可是和周园园比,秋香顿时觉得自家大儿子算不上什么了,她家儿子不识字。瞧人家芸香家女儿,七岁就会看病了。

    其实周园园已经很小心了,她故意说复习下把脉本领,就是向周其家夫妇释放出她只是赵庆山的学徒的信号。周其家的病治能治好也是赵庆山的功劳。

    可是,农村人分不清楚把脉和看病有什么区别,在秋香眼里,赵庆山这样的老中医把完脉后,就会唰唰唰写张药方出来。所以想当然地以为周园园说的复习下把脉的本领就是出手替周其家看病。

    不得不说,秋香这个认知就是个美好的误会。秋香的无心之失也替周园园找来了个大麻烦。不过,这些都是后话,后面再说。

    秋香的感叹,周园园和赵庆山都没有搭腔,在农村里,当着大人的面夸你家孩子是最给面子的做法。秋香这样做,无非也是在变着法子和赵庆山攀交情罢了。秋香这样做无可厚非,华夏的习俗就是这样,不管做什么事都喜欢找熟人,就连去医院看病,也觉得找个熟悉的医生会替自己看到仔细些。

    周园园的几根手指搭上周其家的脉门的时候,就放出了丝灵气,沿着周其家的经脉去探测背部受伤的情况。

    灵气就像是周园园的眼睛样,所过之处,周其家体内的情况就反馈到了周园园的脑海里,比拍片还要厉害。只不过周园园就有些受罪了,血糊糊的内脏什么的,刚看见的时候还真有种不忍即视感。

    还好周园园有替赵庆山和周家胜他们用灵气梳理经脉的经验,现在做起来算是熟门熟路。

    灵气路来到了周其家的脊椎处,在第五节的地方,周园园发现有颗黄豆大小的黑点。那处应该就是周其家落地时的着力点,附近有条神经已经偏离了原来的位置,诡异地扭曲着,颜色也和周围正常的神经的淡粉色不样,而是有点灰灰的,看上去没有半点生机。周园园要做的,就是把那条神经复原,然后在那里释放点灵气慢慢温养。

    找到病源后,周园园总算是松了口气。来周家村之前,虽然小玉信誓旦旦说灵气肯定对周其家有用,但是,没见到人之前,周园园心里其实也没底。周园园的灵气在那条神经附近打转的时候,周园园看见上面的灰色好像浅了点点。这下好了,能帮到秋香夫妇,周园园也算是还了前世秋香的恩情。

    周园园让那丝灵气包裹在周其家脊椎上的那颗黑点上,慢慢地温养着那里,周园园自己收回手站起了身。

    周其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感觉错了,他总觉得自己身体里面好像有丝凉凉的气息,再仔细感应时,却又没有。

    周其家不知道,周园园的灵气没有在周其家的经脉上行走的时候,那股气息当然就感觉不到了,周园园把灵气留在自己去的脊椎受伤部分,就是因为知道周其家那里现在还没有知觉。

    周园园知道自己的灵气会带给普通人种舒适的感觉,所以把脉的时候,没有像赵庆山那样把就是几分钟。而是快速地十几秒钟就搞定了,快的让人以为她是小孩子在玩。

    赵庆山见周园园冲着自己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颗心总算是落到了实处。说实话,赵庆山知道自己并没有能力治好周其家,要让他开口说能治,还真有点难为他。

    人就是这样,没有希望的时候说不定还能天天地熬着,有了希望后再失去,说不定连天都熬不下去了。赵庆山直害怕他们祖孙俩好心办了坏事,万周园园说了能治后又治不了,对秋香夫妇的打击更大。

    赵庆山开了方子后,祖孙俩就离开了周家村。赵庆山开的方子是正常的方子,是些滋补身体的药,赵庆山和秋香说了,十五天后,他再来周家村替周其家做针灸。

    秋香夫妇俩见赵庆山信心满满的样子,不由得惊喜交加。病还没治好,夫妻俩就觉得,这次真遇上神医了。

    赵庆山骑上自行车带着周园园离开周家村有段距离后,才问道:“小九啊!你为什么非要治好他?”

    赵庆山是个人精,他知道自家小外孙女可不是什么爱心泛滥的人,这次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要治好周其家,让赵庆山觉得其中定有他不知道的原因。本来赵庆山不想问的,可是,他是真的担心周园园。

    “外公,我有次肚子饿,秋香姨给我杂菜饽饽吃。”周园园想了想,还是把原因说了出来。只不过,周园园在心里添了句:是前世。因秋香给饽饽的事发生在前世,周园园怕赵庆山去问周家胜,只好把吃过饽饽的周家胜给剔除了,就说是她自己。

    赵庆山以为周园园说的是她在周家村住过的那几年发生的事。想到周春平这对夫妇狠心地让周园园饿肚子,要不是顾忌着周志新现在的身份不能被人诟病,赵庆山就恨不得冲到周春平家和他们好好撕撸撕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