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玫瑰

    “好孩子,做人就该记得人家对你的好。”赵庆山听到周园园说想帮助秋香只是因为个饽饽,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有些欣慰。

    这世好人多,白眼狼也不少。赵庆山直教育自家的孩子,要多记住别人对你的好,不要把别人对你的好看成是应该的。要忘记别人对你的打压,因为在逆境中,说不定会爆发出你自己也没发现的能量。在自己有能力的时候,要回报那些帮助过你的人。

    看来,芸香她不仅自己做到了,还教会了孩子们,这才是赵庆山最高兴的地方。

    对于赵庆山教导的这些,周园园只是认同部分。回报对自己好的人是应该的,但是,忘记别人对自己的坏周园园却做不到。以德报怨,何以报德?辈子,周园园家人为什么会那么惨?就是因为心地太好了,好到他们不相信周春平这些“亲人们”会为了利益出卖他们。

    周园园自认不是圣母,别人对她不好,她也做不到漠视,既然敢跑到她面前蹦达,就要不怕她的打压,狠狠的,毫不留情地打压,打压到人家怕了她,以后再也不敢惹她了为止。

    “阿嚏!阿嚏!”

    辆飞驰的列车,被赵庆山念叨着的赵芸香,打了两个大大的喷嚏。

    “姐,你是不是感冒了?披我的方巾。”于美如二话不说就从包里掏出了块羊毛混纺的格子方巾,披在了赵芸香的肩膀。

    “没事,没事,我不冷。”赵芸香摆了摆手,想把方巾拿下来还给于美如。这块方巾两头还坠了同样色系的流苏,看去很典雅,看就不是便宜货。赵芸香可不想把它弄脏了。

    “阿嚏!阿嚏!”赵芸香还没说完,又是大大的两个喷嚏。

    “姐,你和美如客气什么?你这几天累着了,容易感冒。”赵国辉见赵芸香和于美如客气,心里觉得有点闷闷的。虽然美如看去清清冷冷的,但其实对赵家人已经释放出她极大的热情。或许是生长环境不同的原因,赵芸香觉得于美如就像是仕女图中走出来的人样,举动都带着点优雅的气势,赵芸香有些自卑,总会下意识的和于美如客气。

    “哎,那姐就不客气了。”赵芸香见弟弟的眉头都皱起来了,赶紧拉了拉身披着的方巾,开了句玩笑:“还真别说,美如的这块方巾像是有魔力般,披在姐身,浑身都暖烘烘的。”

    这些天,赵芸香又是赶路又是在家里忙活着赵国辉的亲事,整个人连轴转,确实有点累了。今天早起的太早,车,过道那边靠窗边坐着的个小姑娘又非要开窗,说是车厢里气闷。火车开动的时候,风从窗子里灌了进来,小姑娘自己躲在窗后没事,却刚好吹在赵芸香的脸。时间久,赵芸香还真觉得有些头重脚轻的。

    赵国辉几次想走过去拉窗户,被赵芸香制止了。在赵芸香看来,出门在外,谁都不容易,能忍着些的就忍了算了。

    披着于美如的方巾,赵芸香觉得身暖和了很多,不由得趴在座位前的小桌子,昏昏沉沉地睡着了。反正这边几个座位都是赵芸香他们的,也不怕有外人看不过眼。周家胜大早的就起了床,现在正把头枕在文梓青的腿睡的香。

    赵国辉见赵芸香睡着了,就想找于美如说说悄悄话。于美如示意赵国辉看看文梓青,这路,于美如还没听过文梓青开口。小伙子这是怎么了?不喜欢回京都?于美如用眼神问着赵国辉。

    赵国辉看了眼直望着窗外沉默不语的文梓青,差点笑出声来。赵国辉知道,文梓青这是不满意和周园园分开,自从来到赵家沟之后,文梓青直喜欢站在周园园身旁,默默地等候着周园园的指令,在赵国辉看来,文梓青就是个受虐狂,整天被小丫头指使的团团转,还不准别人批评小丫头半句。

    时间可真快,眨眼大半年过去了。赵国辉有些感慨,不由得想起文梓青刚到赵家的时候,谁和他说话也不理,只有看见周园园这个小坏丫头,嘴里才会个字两个字的往外蹦。

    赵家每天都充满了欢声笑语。在赵家住久了,文梓青的自闭症渐渐地好了,到现在为止,文梓青和外人的交流直很正常,就是话少了些,赵国辉听老爹说,文梓青的成绩在年级直保持第名,这点和周家胜有的拼。

    自从离开赵家沟后,文梓青路就没有说过话。行李他抢着拎,买早餐什么的也抢着做,就是不说话。

    青山市没有直达京都的火车,必须在市转下。这个年代的火车很慢,开了两个小时,才开了百来公里。

    车子停靠在个小站,赵芸香他们过道对面的个中年男人下了车,来了个美貌的中年女人。

    中年女人的头发黑亮黑亮的,在脑后挽了个优雅的发髻。发髻什么饰物都没有,尽管如此,这女人给人第眼的感觉就非常贵气。

    女人身穿着件月白色的对襟短袖衣,条同色的阔腿长裤。衣寸宽的立领边滚着的紫色的镶边。型的领口只开到锁骨下面两分处,领口下面绣着朵紫色绿茎的玫瑰。层层深深浅浅的紫色让玫瑰看起来就像正在盛开的瞬间般,绿色的长茎缠缠绕绕的,显出股妖娆的美艳。女人走路的姿势特别好看,带着股独特的风情。

    自从女人了车后,整节车厢的人像是被点了穴道般,全都自觉地闭了嘴。时间,整个车厢悄无声息。

    文梓青没有回头,却在车厢的窗玻璃盯着女人的举动。不知怎的,文梓青觉得这个女人不像她表面看起来这么柔弱。或许,这是朵带毒的玫瑰?

    车厢里静悄悄的,只听到火车和铁轨碰撞的“哐当”“哐当”声。突然间,个突兀的声音打破了车厢里的沉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