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顺路

    看到李建新带着家人下了车,满车厢的人都欢呼了起来。

    这下好了,喜欢闹腾的家人终于走了,想睡觉的总算可以睡个安稳觉了。不想睡觉的也耳根清净点,小姑娘刚才的哭嚎声真的很有杀伤力,直刺的人耳膜发痛。

    胡三娘抿嘴笑了笑,心里却在遗憾,假如李建新再坚持下去,胡三娘打算下车前送给他们家三口个“大礼包”:三天三夜睡不着觉的那种。胡三娘的本命神通是幻境和魅惑,她现在伤势好了大半,使出来的幻术可不是周园园他们那天在十里屯碰上的那么简单。在幻境里加上些恶鬼之类的吓唬人,对胡三娘来说轻松的很。

    “大姐,谢谢你啊!刚才我有点冷,谢谢你替我关上窗子。”赵芸香见胡三娘上来就和小姑娘家对上了,不仅没有觉得胡三娘咄咄逼人,反而觉得胡三娘的性情很豪爽。从细节看个人的心性,光看胡三娘为陌生的自己拉上窗子这件小事,赵芸香觉得胡三娘是个善良的人。

    “没事,大妹子,大路不平有人铲。“胡三娘大气地挥了挥手,冲着赵芸香笑嘻嘻地说。

    美女就是美女,就算胡三娘的年纪看不去不算小了,这个明显有些粗鲁的挥手动作在胡三娘做起来,却让人觉得有种大气的美。赵芸香羡慕地看了眼胡三娘的衣服,胡三娘的衣服可真漂亮,赵芸香有生之年只见过有件衣服可以和胡三娘身上这件媲美的,那就是十里屯那家裁缝店里的旗袍。样有着精致的绣花,也样的风格典雅。

    胡三娘见赵芸香眼睛错不错地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心里暗暗有些得意。胡三娘那天就看出来了,赵芸香对美丽的衣服有着种下意识中的偏爱。主人交代给她的任务是要到赵芸香身边去,要想吸引赵芸香的注意,件精美的服装必不可少。

    “大姐,你这身衣服可真漂亮,是买的还是自己做的呀?”果然,赵芸香忍不住问了声。运动虽然过去了,这个年代的人还习惯于十年里的蓝灰黑几种颜色,像胡三娘穿的这么精致的,赵芸香还没看到过。这件衣服的款式很明显是民国旗袍的改良款,看上去大气又典雅,般的人还真做不出来。

    “是我自己做的,我妈是个手艺不错的老裁缝,我家家传的手艺呢!”胡三娘乐滋滋地回答了声。很显然,胡三娘把当初那个老太婆模样的自己信口开河说成了她的“母亲”。反正胡三娘现在的模样太年轻,就算和赵芸香说她就是当初小巷子里的老太婆,赵芸香也不定会相信。

    赵芸香自己就是个手艺不错的裁缝师傅,对同样做裁缝的胡三娘下子增添了不少好感。赵芸香看着胡三娘身上的衣服,越看越是赞叹不已。赵芸香的脑子不笨,什么款式的衣服只要看上遍,回家就能做出差不多模样的仿制品来。但是,胡三娘身上的这件衣服,赵芸香觉得自己仿制不了,原因无它,赵芸香对刺绣窍不通,胡三娘的这件衣服如果少了那朵玫瑰的搭配,韵味比现在差了不止八成。

    赵芸香是个服装痴迷者,要不是和胡三娘不熟,赵芸香还真想向胡三娘请教请教。

    “大妹子,你们家子去哪里啊?我去京都。”胡三娘等了许久没有等到赵芸香问她刺绣的事,不由得有些急了。主人的命令,她要尽力去完成。要不然,她以后在主人面前就没有地位了。

    赵芸香这群人中,文梓青脸色冷冰冰的,身上的气息也让胡三娘觉得有些危险,所以下意识地不想和文梓青搭话。赵国辉夫妇看上去也是对精明内敛的,只有赵芸香,看起来比较好糊弄些。

    果然,赵芸香听到胡三娘说去京都,马上接了句:“大姐,我们也去京都呢!看来咱们还真有缘分。”

    “是啊是啊!咱们可真有缘分,大妹子,到了京都去大姐家坐坐,我娘家就在十里屯。”胡三娘见赵芸香打开了话匣子,赶紧把大家的关系套牢些。这个年代的人都很纯朴,邀请你上门做客,就是代表着不把你当外人看。

    “十里屯?那还真巧。”赵芸香又想起了十里屯那个小裁缝铺子里的那件旗袍,不知道那个老太太是不是就是胡三娘的妈妈呢?

    火车路飞奔着,赵芸香和胡三娘谈性正浓。两个人说话的声音都不大,既不会吵到其他乘客,两人的气氛又很热烈,赵芸香听着胡三娘说了几个裁制服装时要注意的几个要点,不由得两眼放光。

    胡大姐懂的可真多,不知道她收不收徒弟?赵芸香想。

    周家胜躺在文梓青的腿上睡的正香。这孩子,昨晚想着回京都的事,兴奋地大半晚没睡着,天刚蒙蒙亮又被赵芸香从床上拎起来了,就连到青山市的公交车上,周家胜也是睡了路,他实在是太困了,刚才车厢里这么大的动静也没能把周家胜吵醒。

    文梓青听到胡三娘说了十里屯几个字后,看着窗外的脸终于转了回来。文梓青的眼神锐利地盯着胡三娘,像是要从她身上看出什么蹊跷来似的。

    十里屯的那条小巷子里根本没有裁缝铺,文梓青后来去调查过,裁缝铺和铺子里的老太婆就像凭空出现又像是凭空消失了般,附近的居民的印象中根本没有铺子和那个老太婆。这个胡三娘真的是那老太婆的女儿吗?不可能吧?

    文梓青想到这里,身上的寒气更重了些。

    “大大侄子,有什么事吗?”胡三娘在文梓青的眼神下,觉得心里有些发毛。哎呀妈呀!她怎么从这个半大小伙子身上感受到了主人那样的威压?这小伙子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文梓青没有作声,就这么冷冷地盯着胡三娘。

    胡三娘在文梓青的目光下,不由得缩了缩肩膀,嘀咕了句:“我不是坏人,是小九姑娘让我来的。“

    难怪主人说她的冰块哥哥不好惹,哎呀妈呀!差点冻坏她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