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死了

    李翠莲在儿子和侄儿的劝慰下抹着眼泪离开了,周洪明也没敢留下来安慰刘茉莉,说了句:“有什么事过几天再说”后,匆匆地追着李翠莲他们的身影远去了。

    周洪明也怕李翠莲找他老爹告状,周大柱的铜烟斗打起人来痛的要命,就算他这么大了,周大柱要打他的时候还是照打不误,周洪明怕李翠莲跑到老爹面前告状,他还是有些怕的。

    见周洪明头也不回地走了,刘茉莉的脸有些扭曲。她恨!为什么这些人个两个的都要和她作对?为什么她刘茉莉想办点事就这么难!

    刘茉莉站在大队部门前静静地站了好会儿,才咬着唇瘸拐地往自家走去。

    于此同时,周大牛从赤脚医生那里包扎好了头的伤口,深脚浅脚地往家里走。他娘的!今晚可真倒霉!想问李翠莲要点钱花花,不仅没要到,脑袋还被砸出了血。赤脚医生说,要不是他闪的快,砸到太阳穴的话,说不定老命都没了。

    周大牛觉得有些头晕,他晃了晃头,继续走着。周家村的路是周大牛走惯了的,就算是闭着眼睛也能找到回家的路。

    人走戏散场,周园园坐在大队部的屋顶,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这么句话。

    今晚的整出戏,除了男女的果体有些辣眼睛,其他部分周园园都很满意。眼看着刘茉莉回了家后,周大牛也跟着刘茉莉的后脚进了门,周园园摇了摇头,纵身踏了回赵家沟的路。

    路,周园园的心情没有因为刘茉莉的出丑而变得美好,相反的,周园园的心情有些低落,她在想着家庭暴力这件事。

    说实话,现在的农村很少有不打老婆的男人,男人的力气比女人大,在家里也直是赚公分的顶梁柱。男人在外面玩的出格,只要家里的女人不知道,转身回到家就能扮演个好丈夫和好父亲的角色。就像周洪明。

    女人却不样,在农村里,女人不仅家庭地位低下,就连出轨的下场也和男人大不相同。男人出轨,叫做被人勾引,女人出轨,就是下流下贱。

    周园园很讨厌周大牛这样会打老婆的暴力男人,虽然那个刘茉莉的所作所为确实有点欠揍。

    婚姻,是为了什么?就为了找个男人凑合着过辈子?还是找个随时可以家暴自己的男人为他做牛做马?

    辈子,周园园吃够了家暴的苦头,这辈子,周园园觉得自己并不需要嫁人。现在的她,有强大的武力值做后盾,什么事没有男人靠她自己也能做到。

    这辈子还是做个快乐的单身汪吧!人吃饱全家不饿!周园园想。

    文梓青不知道自己离开周园园段时间,就让周园园对婚姻有了这么大的抵触,连不想嫁人的念头也坚定了很多。这让文梓青不止次后悔不该离开周园园回京都学。可惜这世很多事,都没有早知道这回事。

    周园园慢悠悠地走着,边吹着凉风边思考着人生。周园园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夜晚十二点了。

    赵庆山已经睡着了,听到动静正想起床看个究竟,听到周园园扬声问好的声音,赵庆山才睡了回去。

    周园园今晚不想修炼,她的情绪有些低落,洗刷完后床睡了。周园园本以为她会睡不着,没想到沾枕头就睡着了,而且觉睡到了大中午。

    院子里传来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周园园仔细听,正是三合镇派出所的公安老江。,

    赵庆山正在院子里修补着条缺了边腿的木凳子,见老江进门,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下。老江的神情很严肃,眉头紧紧地皱着,就算他自己说是闲的慌来喝茶的,赵庆山也会不信啊!

    “赵叔,在家呢?今天有点事来麻烦您。”老江进门后,连水都没顾喝口,就冲着赵庆山来了这么句。还好老江对着赵庆山说话的时候脸扯出了点笑容,要不然赵庆山还真以为他是门找茬来的。

    赵庆山和老江也算是老熟人了,赵庆山在三合镇供销社当主任的时候,老江退伍进的派出所。老江这人虽然看去很严肃,但是只要是在路碰了,该有的礼貌什么的都不缺。赵庆山对老江的印象直蛮好的。

    “小江啊,有事你就说吧!咱俩谁跟谁啊?”赵庆山比老江大,对老江的称呼也变成了小江。三合镇的风俗就是这样,年纪大的称呼年纪小的,都是在姓氏前面加个小字。

    “庆山叔,我过来调查点事。周家村昨晚出事了,我想着你家女儿不就嫁在周家村吗?想来周家村的事你们也比较了解。是这样的,村长家媳妇昨晚把个门调戏她的男人给打死了,你们平时有没有听说村长家和村里哪些人家有矛盾啊?”想到昨晚整晚的奔波,老江头都大了。

    大半夜的,死者周大牛的妻子跑到三合镇派出所大吵大闹,说她家男人被村长媳妇给打死了,要公安替她做主。

    昨晚刚好老江值班,听说出了命案,老江赶紧向所长汇报了下,带着另个公安去了周家村现场勘查。今天大早,三合镇派出所的公安全部出动四处搜集信息,看看是不是真的如同死者妻子所说的,她男人是被村长媳妇给打死的。

    老江从村民口里了解到赵庆山昨天去周家村替村民周其家治病,想起赵庆山的女儿嫁在周家村,这才赵庆山家了解情况来了。赵芸香回了京都的事周家村的人并不清楚,老江还以为赵芸香还在娘家住着呢!

    “谁死了?”赵庆山觉得有些匪夷所思,村长家要整治人,有的是办法让人吃个哑巴亏,用的着把人给打死吗?

    “周大牛,就是前段时间被人传的沸沸扬扬的出了名好运气的周大牛,对了,周大牛去年过年前刚娶了他们村最漂亮的女知青。”老江想起周大牛,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他才好。几个月前还被人羡慕好命的周大牛,就这么嘎嘣下咽了气,让人不得不感叹命运的无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