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嫁祸

    周大牛死了?这个消息够劲爆的。

    赵庆山大吃了惊。昨天赵庆山带着周园园离开周家村的时候,还看到周大牛在村头的大樟树下和人吹牛,当时的周大牛不仅声音洪亮,精神也很好。这么个活蹦乱跳的人,晚上就变成死人了?

    周园园也忍不住从房里走了出来。昨晚周园园走的时候看的清清楚楚的,周大牛迈进家门的脚步虽然有些飘浮,应该是被李翠莲打了有点轻微的脑震荡,但浑身上下的气血什么都是正常的。周园园是个修士,如果周大牛昨晚是垂死之人,周园园能够感应到他身上的死气。

    再说了,李翠莲用棒槌打周大牛的那几下,还没有李翠莲后来打刘茉莉的力气下的重。如果那几下轻飘飘的棒槌能把周大牛给砸死,周大牛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要知道周大牛那人,没有娶刘茉莉之前是满村子的调戏人,只要是个母的落了单,不管长相好看还是难看,周大牛都会在嘴上占几句便宜。周家村的女人大部分都是泼辣的,被周大牛调戏后,十个有九个都会揍他,有时是手里拿着正在洗衣服的棒槌,有时是柴垛里随手抽出来的树枝。周大牛被村里的女人年都要打上最少十次八次,真那么容易被打死,他早就死翘翘了。

    “外公,您问他刘茉莉怎样了?就是周大牛的老婆。”周园园用神识传音和赵庆山交流着。

    “老江,那刘茉莉怎样了?”赵庆山不明白周园园问这些是什么意思,不过,赵庆山向纵着周园园,周园园想知道,他就问了。

    “什么?”老江见房里走出来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小女孩,不由看得有些愣神。

    “我说周大牛的媳妇怎样了?她有没有受伤?”赵庆山又问了句。

    这下子,老江总算是听清楚了。老江觉得有些赫然。他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怎么会看人家小女孩看呆了?不会被当成怪叔叔之类的吧?不过,赵叔家的小姑娘确实太漂亮了。

    “刘茉莉?她好好的呀!昨晚就是刘茉莉到派出所报的案,说周大牛被村长媳妇暴揍顿后,头被打破了,在村里赤脚医生家止血包扎后才回的家。半夜里,周大牛突然间呼吸急促,然后就死了。”老江回忆起昨晚的事,觉得心有余悸。他还是第次见到刘茉莉那样的娘们,什么都不怕,副豁出去的架势。

    大晚上的,老江他们本来想等到天亮后再出警,谁知道刘茉莉的嘴巴厉害的很,直接问老江:“你们公安是不是为人民服务的?现在人民有事,你们怎么可以官僚主义?等天亮了凶手跑了怎么办?”

    刘茉莉犀利的话里直差明说老江想包庇村长媳妇李翠莲了。老江没有办法,只好在半夜叫醒了所长。不过也难怪,刘茉莉是大城市来下乡的知青,有知识又有文化,不像本地的村妇,吓唬几句就乱了方寸。

    老江带着另个公安去刘茉莉家的时候,周大牛正静静地躺在床上,脸上的神情有些狰狞,身体已经冰凉了。周大牛的头上还包扎着绷带,老江特地去赤脚医生家了解了情况,赤脚医生也证实了刘茉莉的话是真的,昨晚周大牛确实被李翠莲打的头破血流后到他家包扎。

    这下子,老江只好去村长周洪明家把李翠莲带回了派出所。李翠莲听说周大牛死了后,整个人都傻了,个劲地嘟囔着“我没杀他”“我没杀他”。

    老江见李翠莲的模样像是吓傻了,只好先让所里的女公安小黄把人看牢,他带着另外几个公安到处调查取证,看周大牛的死是不是真的是李翠莲造成的。

    刘茉莉口咬定,她丈夫就是被村长家媳妇李翠莲砸死的,周大牛回到家的时候头上带伤,刘茉莉问了,周大牛自己说是被李翠莲打的。公安不严惩李翠莲,就是包庇。

    老江被刘茉莉吵的头痛,跑到赵家沟来调查的另个原因也是为了躲避刘茉莉的纠缠。刘茉莉算是豁出去了,手里抱着个孩子就呆在派出所不走。派出所的所长借口开会,早就去了县城,留下大堆烂摊子让老江自己看着办。

    老江也头疼,作为公安,他不能偏听偏信,他要有确实的证据,才能定李翠莲的罪,刘茉莉这样不依不饶的,老江也麻爪了。

    “外公,您问问能不能去现场看看?我觉得有点不对头。”周园园继续传音给赵庆山。刘茉莉昨晚被打后,脸上的神情阴鸷而又狠毒。说实话,周园园怀疑周大牛的死和刘茉莉有关系。

    “庆山叔,你能帮忙肯定是最好了。”老江听到赵庆山提出去看周大牛尸体的要求,虽然有点奇怪,但也同意了。赵庆山是个老中医,或许能从尸体上看出点什么呢?老江想。

    因为周大牛的事,赵庆山和周园园又回到了周家村。

    走进周大牛家之前,老江奇怪地看了几眼赵庆山。他们这是去看死人,又不是来玩的,赵叔他怎么还带着个小女孩?

    赵庆山和周园园当作看不到老江诧异的眼神,面无表情地跨进了周大牛家的门。老江见状,只好吞回了已经到舌尖的话,跟着赵庆山的后脚进了周大牛家。

    周大牛家可真穷,用家徒四壁来形容还真没错。卧室里除了张床,什么家具都没有。

    周大牛的尸体就这么放在床上,刘茉莉并没有替他收敛入棺。刘茉莉也不在家,正在三合镇派出所门前哭天骂地呢!

    “小玉,赶紧看看这人是怎么死的?”周园园进了门后,马上呼叫了识海里的小玉。

    昨天早上,周园园发现小玉这个恶趣味的家伙没有及时告诉她言咒失效的事,特地给小玉重新下了个效果加强版的言咒,这次,没有周园园的呼唤,小玉不仅不能读取周园园的思想,就连窥探外界的权利也被剥夺了。小玉心虚,也不敢反抗。见周园园呼唤自己做事,小玉赶紧仔细地“观察”了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