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魔鬼

    周洪明进派出所的时候,刘茉莉正抱着孩子坐在派出所门前的地抹眼泪,周围围了大群人在看热闹。

    国人喜欢看热闹的天性几千年不变,更何况刘茉莉长得不错,哭起来也是梨花带雨的,白皙的手臂几条触目惊心的青紫带着种娇花被凌虐后的凄惨美,让围观的些男人看了心生怜惜。

    对了,听说周家村的周大牛是个会打老婆的主,这么美的小媳妇他也下的手去打,还真是老天都看不过去,让他死了。很多人的心中把刘茉莉手的伤痕归结在周大牛身。对刘茉莉的同情更多了几分。

    周洪明心虚,不敢去看刘茉莉,小心翼翼地绕过人群闪进了派出所的大门。派出所的门这么宽,刘茉莉又直盯着这边的动静,又怎么不知道周洪明进了派出所?不过,刘茉莉可不相信周洪明是来派出所安慰李翠莲的。周洪明那家人,包括周大柱在内,都是自私自利的货色。李翠莲这进去,想出来就难了。

    该!谁让那泼妇下死力打我?老娘就让你尝尝被枪毙的滋味。刘茉莉想到这里,嘴角露出了丝微笑。不过,刘茉莉是个资深小白花,那丝微笑被她用抹眼泪的手快速地挡住了,手掌面,是半张凄凄惨惨的脸,外人并不能看出半丝端倪。

    昨晚,刘茉莉刚回家,周大牛后脚就进了家门。刘茉莉身的衣服有些凌乱,还没有换下来。她怕被周大牛看出不妥,忙掐醒了在床熟睡着的女儿。

    周大牛走进卧室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抱着女儿在地走来走去哄着的刘茉莉。

    婴儿尖锐的哭声让周大牛晕乎乎的头更晕了,他骂道:“臭娘们,在家连个孩子都带不好,养你什么用?”

    这回,刘茉莉没有顶嘴,只是低着头哄着手里的女儿,不会儿,婴儿的哭声就小了,但还有些抽抽噎噎的。小婴儿也很无辜,如果能说话,她肯定也要骂刘茉莉这个狠心的老娘。她这睡的好好的招谁惹谁了?

    周大牛见刘茉莉没顶嘴,心情才好了些,躺在床又开始骂起李翠莲来:”周洪明家的婆娘还真泼辣,老子只是问她拿点钱花花,就把老子的头打破了。妈的,老子明天还去她家,让她赔医药费,看她怎么办!“

    周大牛进门的时候,头包扎的绷带有小团血迹,刘茉莉早就看到了,不过她懒得问。周大牛这货,三天两头喜欢嘴占人家便宜,被人打也不是第次了。

    听到周大牛说这次打他的是李翠莲,刘茉莉眼前亮,心里有了主意。今天在李翠莲面前这么狼狈,刘茉莉心里恨透了李翠莲。反正她想回城,周大牛就是个累赘。

    离婚这事如果周洪明不肯帮忙,她摆脱周大牛简直是做梦。再说了,周大牛又老又丑又没钱,关键的是还会打她,刘茉莉什么时候吃过这种苦?就算下乡几年,刘茉莉也靠自己的身体在周家村过的很滋润。就是嫁给了周大牛之后的这几个月,刘茉莉才尝到了度日如年的滋味,她心里对周大牛积了很多火,不如趁着这个机会让周大牛

    刘茉莉的心里就像住了只魔鬼般,杀心起,这个念头想压也压不住。

    周大牛头有点晕,抱怨了几句后就躺在了床。

    ”李翠莲那婆娘本来就是个泼辣货,谁让你去惹她的?好了好了,我去倒点水给你喝,流血后要多补水。“刘茉莉尽量让自己的声音看起来比较平静,杀心起后,刘茉莉随即想到了她放在厨房的那瓶安眠药。周大牛的力气不小,没有安眠药,刘茉莉也不敢下手。

    刘茉莉把手哭得抽抽噎噎的女儿放在了周大牛旁边,自己站起身去厨房倒水。周大牛家的卧室里连个桌子也没有,刘茉莉前几天心情焦虑睡不着,在三合镇医院里开了小瓶安眠药也直放在厨房的碗柜里。

    刘茉莉从瓶子里拿出十来片安眠药放进周大牛的水杯里,又用手搅拌了下等它们快速融化。药片在水里很久不融,刘茉莉想了想,又拿出来用菜刀柄把它们敲碎了,再重新放回去。

    这么折腾,刘茉莉倒水的时间就比较长了。刘茉莉怕周大牛发现,赶紧往灶膛里塞了把火,做出刚烧水的假象。

    ”臭婆娘,脚断了?倒个水也倒这么久?“周大牛见刘茉莉倒水回来后,骂了声。周大牛口渴的厉害,要不是懒得动,他都想自己去厨房喝水了。

    ”没热水了,我现烧的。“刘茉莉小声地回答了声。

    周大牛见刘茉莉端着杯子的手有点发抖,以为刘茉莉害怕自己打他,”哼“了声后把夺过刘茉莉手里的水杯,口灌了下去。这婆娘还是要调教,前几个月他对刘茉莉那么好,这娘们对着他不理不睬的,这几个月被他狠狠揍了几回后,现在连水都替自己倒了。

    周大牛心里还美滋滋的,为自己打老婆的渣行为找了个完美的借口。周家村的女人们直在这样的环境长大,被打了就被打了,好像也没有什么反抗的心理。刘茉莉却不同,她从城市来到农村,本来心里就积蓄了很多不满,被迫嫁给周大牛后,周大牛还打她,刘茉莉的心理就扭曲了。

    ”呸呸呸!死婆娘,这水怎么这么难喝?“周大牛觉得嘴里的苦涩后,整杯的水已经被他灌下肚子里了。周大牛很恼火,骂了句后,把手里的水杯砸向刘茉莉。刘茉莉身子偏,水杯掉在了地,发出”哐当“声响,吵醒了刚刚睡着的小婴儿,又发出了阵哭声。

    周大牛想起身打刘茉莉。头晕,又躺了回去。哎哟!他今天头痛身也痛,要不然,非好好收拾顿这个懒婆娘不可!周大牛临睡前,脑子里还迷迷糊糊这样想。

    见周大牛不会儿就扯起了鼾声,刘茉莉厌恶地看了他眼后,把手里重新哄睡的女儿放回了床,然后捡起地的水杯往厨房走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