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恶心

    胡三娘不同意赵芸香拜师,却没藏着手艺,每天来教赵芸香刺绣。赵芸香的悟性很高,几天下来,赵芸香绣出来的花草已经似模似样了。

    通讯兵过来传话的时候,赵芸香楞住了。赵芸香还没见过周春平这样恶心的人,年前的时候,周春平都已经下狠手想杀了周志新,这件事在三合镇上人人皆知,现在还有脸跑到驻地来认亲?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胡三娘见赵芸香的脸色不好看,笑着问了句:”大妹子,是你讨厌的人?“

    胡三娘是周园园派到赵芸香身边的,周园园虽然没有明说,胡三娘也猜的到,周园园让她呆在赵芸香身边,方面是赵芸香喜欢裁剪刺绣,让胡三娘教她些手艺,另方面也是有让胡三娘保护赵芸香的意思。经过这些天的接触,胡三娘知道赵芸香的性格有些优柔寡断。赵庆山和周园园都不在,胡三娘自然要帮赵芸香把把关。

    赵芸香这下算是找到吐槽的人了,反正胡三娘和他们两家都没有交集,站在旁观者的立场上,说不定能猜到周春平他们来找周志新的目的呢?

    赵芸香把自家和周春平的恩恩怨怨说了遍后,有些发愁地问:”胡大姐,你说这事我该怎么办?志新不在家,这样的亲人我不想认,又不知道志新的心里怎么想。现在志新的地位不同了,我怕别人会说他富贵了忘记了周春平夫妇的养育之恩。“

    确实,华夏的传统里,个人如果飞黄腾达了不认以前的朋友和亲人,是会被众人唾弃的。

    ”大妹子,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胡三娘替赵芸香出着主意。周春平夫妇俩猛不丁地在驻地门口冒出来,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不是来沾光要好处的就是来抹黑周志新的,胡三娘活了几百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是啊,还是下去看看吧!要不然,志新会被人戳脊梁骨的。“赵芸香则是门心思为周志新打算。今时不同往日,周志新的身上不能出现不认养父母的污点。

    团长办公室,徐大海叫了通讯员去通知赵芸香后,越想越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门口的哨兵打电话过来的时候,说了周春平夫妇俩穿的破破烂烂的。据徐大海所知,周春平是个退休工人,每个月不仅有退休工资,国家还有粮食供应。照理说这两人来京都寻亲,应该会穿的光鲜亮丽点才是。这样副乞丐样,是在故意往周志新身上抹黑呢?

    徐大海打定主意后,马上把电话打到周希那里去了。周希曾经交代过徐大海,有关于周志新的事,不管大小都要第时间通知他。

    周希和徐大海说这句话的时候,就是防着周春平会出什么幺蛾子。果然,没隔几个月,周春平夫妇就被周念新给利用上了。

    周希接到徐大海的电话,心里也在冷笑。这段时间,周希在暗中调查周念新做的事,不查不知道,查吓跳,周希没想到周念新的胆子这么大,居然和海外的个间谍组织有牵连。

    周希跟着周将军干了辈子的革命,最恨的就是不知道自己祖宗是谁的那些人。周念新长在华夏,吃的是华夏的米,喝的是华夏的水。做的却是夏的些见不得人的事,周希觉得这样的周念新,死不足惜。

    周希这次不会替周念新瞒着周将军。以前顾忌着周将军的身体,周念新暗地里的些小动作,周希都没有和周将军说。现在,周将军的身体已经好了,也是时候让他明白周念新的真面目了。

    胡三娘跟着赵芸香来到驻地门口,周春平马上扑了过来,喊叫道:”老三家的,总算找到你们了。“

    周春平身上的馊味熏的胡三娘和赵芸香齐齐退了步。看着眼前这个邋遢的老头,赵芸香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向干净整洁的周春平怎么会这样副狼狈的模样?向泼辣的吴金凤,此时却瑟缩着身子站在边,并没有随着周春平起扑过来。

    ”老三家的,志新呢?他不愿意出来见我吗?我知道,他还在恨着我是不?俗话说,生恩不如养恩大啊!志新怎么这么大气性,把我们二老给怪上了?“周春平看见赵芸香后面没有周志新的人影,不由得露出伤心的神色,故意放大声音说:”老三家的,切都是我的错,我在这里给你下跪了,你让志新原谅我吧!“

    周春平牢记老的教诲,要不遗余力地抹黑周志新的形象。此时周志新没在,他对付赵芸香也是样的。

    周春平打定主意,正想双膝跪地向赵芸香求情。在跪下去之前,周春平还在想,不知道他这样的表演老满意不满意?在农村里,长辈给小辈下跪,那小辈的名声也不用要了。

    ”这位大爷,你是谁?我们可不认识你。“胡三娘见周春平这架势,哪里有不明白他想做什么的道理?从赵芸香出现到现在,周春平都是自说自话,根本没有赵芸香说话的余地。既然这样,胡三娘也不介意让这个厚脸皮的周春平尝尝她的厉害。

    周春平的膝盖弯,还没有跪下去的时候,只听得轻微的咔嚓”声,周春平随即抱着只膝盖哀嚎了起来:“哎哟,痛死了,我的腿断了。”

    “军营驻地不准喧哗!”刘小斌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个自称是周营长养父的家伙,怎么副得了失心疯的样子?胡言乱语的个人在那里叫的欢。

    刘小斌刚才看的清清楚楚的,赵芸香和胡三娘都离开周春平足足有三尺开外的距离,这周春平突然间抱着腿叫痛,刘小斌的脑子里冒出两个大字“碰瓷”。

    这人肯定是过来碰瓷的,不是认亲的。

    想到这里,刘小斌举起手里的枪,大喝了声:“站住,不准出声,举起手来!”

    周春平觉得他的腿肯定是断了,就在他想跪下去的瞬间,他的膝盖被股大力重重地撞了下,随即股剧痛传到了他的脑海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