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护花

    何晶晶回国后,不止次跑到军校去找文梓青。可惜文梓青连理都不理她,从来没有给过何晶晶个好脸色。

    何晶晶直记得文梓青和周园园的婚约,天知道,她快要嫉妒死了。她喜欢的文梓青,正在往成功的路上奔跑着,前世的时候,从军的文梓青四十来岁就官至少将,这世的文梓青,既然选择了读军校,就代表着他还会成功。可惜这么好的文梓青,却不属于她。

    何晶晶曾经和何书敏提过,想和文家结亲。可惜何书敏并不是很看好文家。文家的当家人文惊涛在三年前因病去世,留下的儿孙辈没几个有出息的,只有个旁支的文屹然,现在还在能源部部长的职位上。但是在何书敏看来,文屹然的成就也仅于此,再过两年文屹然就要退休了,文屹然的几个儿子没有个挑的起大梁,何书敏根本没把文家当成自家联姻的对象。

    何书敏心里看重的是周家。周将军认回的亲孙子周志新还不到四十已经是少将了,听说周志新的儿子是个小天才,年纪和何晶晶差不多大。何书敏正想找机会和周将军说说,替何晶晶和周家胜订个婚约。

    何晶晶不知道何书敏的打算,不过就算知道了,估计她也不愿意。对何晶晶来说,文梓青已经成了她两辈子求而不得的心头那颗朱砂痣。

    再说了,何晶晶也不知道周园园真实的身份。如果知道周园园就是何书敏口中需要拉拢的周将军家人,何晶晶也不敢在周园园面前得瑟。

    “何晶晶,你不要胡乱咬人,刚才的事大家都看见了,是你上来挑衅在先。”任重远见何晶晶说出来的话带上了攻击性,不由得急了。水性杨花?哪个女孩子被泼上这样盆污水,都会羞愤交加的吧?

    被任重远预料会羞愤交加的周园园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只是睥睨着看了何晶晶眼,根本不理会何晶晶的挑衅。周园园知道何晶晶的脑回路有点奇葩,你越和她争执,她越来劲。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理会她,她自己个人蹦达了会儿没什么意思就消停了。

    任重远和何晶晶不熟悉,并不清楚何晶晶的性格,所以才会对何晶晶的污蔑做出回应。不过,面对何晶晶的挑衅,任重远没有躲开而是选择了挡在了周园园身前,这是周园园认可任重远是她好朋友的原因之。

    今天是开学的第天,校门口人来人往的,有些同学见有热闹看,停住脚步有会儿时间了。

    看见任重远求救般的眼神,看热闹的人群”呼啦“声散开了。何晶晶的大名,在朝阳中学还是很有威慑力的。曾经有个女同学得罪了何晶晶,被何晶晶的家人出面退了学。让他们出面指证何晶晶欺负人?别逗了,他们谁都惹不起。

    “看吧!没有人同意你的话。”何晶晶有些得意洋洋地斜了任重远眼。她就知道,在朝阳中学,还没有人敢当面和自己作对。

    “任重远,咱们走。”周园园白了何晶晶眼,拉了拉任重远的衣角,示意他不要理会何晶晶。

    周园园听说何家人都很护短,特别是这个何晶晶,是何家老太爷何书敏的心肝宝贝,她不怕何晶晶,是因为她有强大的实力做后盾,还有个同样护短的曾爷爷。

    任重远却不同,任大海没有任何背景,陈秋雨也只是个普通的小学老师,承受不起何家的报复。

    “走?你想走有问过我同意不同意吗?”何晶晶这会儿来劲了,她走上前几步拦住了周园园和任重远的去路,指着任重远的鼻子说:“小子,想做护花使者麻烦你撒泡尿照照自己,和我何晶晶作对,你想死是不是?”

    周园园的脸色寒,不知不觉中放出了全身的气势。作为个修士,虽说她不想惹事,但是被个凡人这么指着鼻子骂,周园园的自尊也不允许。

    周园园的气势放开,就像是支出鞘的利剑般直指何晶晶。

    何晶晶被周园园的杀气吓得的脸色白了白,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让开了堵住周园园和任重远进学校的路。

    周园园的气势放开之后,随即想起这里是学校门口,并不适合她在这里教训何晶晶,赶紧收敛了回来。

    此时何晶晶的脑子里响起了”系统“的声音:”警告!警告!女人,这个女孩你惹不起,赶紧离开这里。“

    何晶晶的脸色更白了。自从得到”系统“后,何晶晶还是第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惹不起?这个周园园很厉害吗?

    ”赶紧离开,赶紧离开,要不然后果自负!“何晶晶的脑海里,”系统“的声音已经变得有些尖锐。何晶晶想起每次”系统“说完后果自负这句话后会出现的电击教训,整个人打了个哆嗦。

    要说何晶晶得到”系统“后,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系统“会对她时不时做出惩罚。那种触电时涕泪交加的感觉,何晶晶根本不想尝试。所以只要”系统“说出后果自负四个字,何晶晶向会变的乖乖的。

    周园园和任重远看着突然之间脸色大变,随后又溜烟跑远的何晶晶,面面相觑。

    他们还以为今天何晶晶会大闹场,没想到这么快就败退了,真的让他们莫名其妙。

    ”主人,有重要的事情汇报,请问是现在说还是回去说?“小玉的声音在周园园的识海里响了起来。

    这些年来,随着周园园修为的增高,小玉的实力也大增。刚才在何晶晶身上,小玉感受到了丝波动,这让小玉感到很讶异。

    ”任重远,我回教室了,再见。“周园园见小玉主动找自己汇报事情,赶紧和任重远挥挥手告别。周园园知道小玉的性格,般的小事不会打断她和别人的相处。

    ”再见。“任重远挥了挥手,站在原地看着周园园离去。少女的背影纤细而又挺的笔直,任重远看着渐渐远去的周园园,心中有些酸涩。这么优秀的女孩,注定是自己辈子仰望的存在,虽然他已经偷偷喜欢周园园很久了,却直不敢向她表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